1. <tt id="c4fji"></tt>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陳述紅樓真本事

    發布者: fengyu | 發布時間: 2009-7-25 11:51| 查看數: 17062| 評論數: 12|帖子模式

    《陳述紅樓真本事》
           ——引言 時間玄機
    陳傳坤
      提要:在對長期以來懸而未解的《紅樓夢》——“3 W”死結的時間解索過程中,本文首先擯棄了“脂”評、文史資料等尚待證實其真實性的“外證”條件下,借鑒信息學、集合學與控制實驗模式等方法,完全依足120回《紅樓夢》(通行程乙本)文本內容陳述作了九曲回環式的探求和推斷,使用“日梭萬年歷”、數理天文歷法知識檢索文本內容,一意“孤行”文本自證。
      在進行“紅樓真本”的版本研究時,論文從結構生成功能出發,推陳出新,準確陳述,最后再回頭反證“外圍”論據,“金蘭契互破金蘭語”(《紅樓夢》第45回標題),追究其可采信程度,反觀自證,得到石破天驚的結論:一、120回《紅樓夢》是一塊“完璧”,確定是紅樓真本,通觀前80回和后40回敘述文本,不論是內容還是結構,大體上都是一個統一的和諧系統。至今流毒的草根紅學或學院派所秉承的“百衲本”或者“程、高續后40回”或者“紅樓原本只有前78回或80”等等殘本之說,均被證偽。二、120回《紅樓夢》文本敘述各關隘時間,在結構編寫、系年與內容和諧對稱,體大精思。如每5年內容為一折關目,其標目分類集合卻又暗含傳統天文知識(“九九”節氣紀日)等完全與歷史紀年“契若虎符”,可謂真意存焉。三、《紅樓夢》作者纂制了自況文體文學——日記式“散文體小說”,暗藏清晰的時間脈絡,正如魯迅評論“正因寫實,轉成新鮮”。四、考訂出《紅樓夢》賈寶玉的具體生辰,作者并非公認的生活原型“曹雪芹”,而是另有其人其事的。 ( H3 w! a, G; p5 b
    引言:時間玄機  《紅樓夢》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長篇小說。它以一個貴族家庭為中心展開了一幅廣闊的社會歷史圖景,社會的各個階級和階層,上至皇妃國公,下至販夫走卒,都得到了生動的描畫。它對貴族家庭的飲食起居各方面的生活細節都進行了真切細致的描寫,對園林建筑、家具器皿、服飾擺設、車轎排場等等描寫,都具有很強的可信性。它還表現了作者對烹調、醫藥、詩詞、小說、繪畫、建筑、戲曲等等各種文化藝術的豐富知識和精到見解。
    ( w' Q# l! f" O8 ~) @3 d$ u0 O1 J  《紅樓夢》的博大精深并沒有被束之高閣,藏之名山。 “紅學”和《紅樓夢》最初以抄本“出山”:當時好事者每傳抄一部,置廟市中,昂其價,得金數十,可謂不脛而走者矣。(程偉元《紅樓夢序》)它在1791年用活字印行之后,流傳更廣,俗謂“男不看紅樓,女不看西廂”,反其義而說之。賈寶玉、林黛玉和薛寶釵的愛情婚姻悲劇引起了封建時代渴求自由的青年們的共鳴,因此當局統治者把它視為洪水猛獸,在清代文字獄時代被多次明令禁毀,但《紅樓夢》屢禁而不絕,影響越來越大。清朝乾隆時代的文人有感于《紅樓夢》又不滿于《紅樓夢》,于是創作了五光十色的續《紅》書。
    & U" e" J/ L5 L8 A9 v7 e4 U  但是,最早對《紅樓夢》的評論和研究的應該是從“脂硯齋”開始的,上世紀初前,影響最大的是評點派和索隱派。評點派以脂硯齋為代表,其后還有“護花主人”王雪香、“太平閑人”張新之、“大某山民”姚燮等。索隱派的代表性著作出現在清末民初,有王夢阮、沈瓶庵的《紅樓夢索隱》,蔡元培的《石頭記索隱》,鄧狂言的《紅樓夢釋真》等,他們認為《紅樓夢》的人物情節只是作品主旨的幕障,人物情節影射著歷史真事,只有考索出作品影射的真事才能明了《紅樓夢》的真意。這種方法幾近于猜謎。“五四”運動以后,以胡適的《紅樓夢考證》和俞平伯的《紅樓夢辨》為代表的“新紅學派”崛起,掃除了索隱派的夢囈,但由于觀點、方法的限制,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的自傳,仍舊沒有能夠正確解釋《紅樓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紅樓夢》研究得到蓬勃發展,逐漸深入,領域逐漸擴大到《紅樓夢》的版本、《紅樓夢》的思想和藝術、 《紅樓夢》后40回、 《紅樓夢》的歷史地位、《紅樓夢》的續書和改編、《紅樓夢》批評史等等。科學意義的“紅學”正在形成后來發展到五四以來的傳統索隱派和考證派,現在又有新紅學、周汝昌的曹學,還有最近出現的劉心武的秦學,陳林現象和土默熱紅學等等書層出不窮,重拍電視劇《紅樓夢》的角兒也在“海選”,可謂五彩斑斕,蔚為大觀。
    2 C8 {; x$ V4 R3 d+ N) R! O  《紅樓夢》早期抄本題為《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其實這些抄本上的批語不盡出自脂硯齋,署名還有:畸笏叟、棠村、梅溪、松齋等等,但是以脂批為多。脂硯齋生平不詳,據他的批語的口吻和內容,大抵可以知道他很熟悉《紅樓夢》創作的情形,參與修改,與“雪芹”極親近,周汝昌推定為文本所寫的“湘云”。周的論證有一定論家的代表性。脂批中確實有“余比釵顰”、“老貨”、“我也要惱”、“我也要擰”等女性口吻,脂批中也確實透露出他(她)與作者之間說話十分親昵隨便,關系之親密非同一般,再次,脂批中明確顯示,他(她)與作者的過去,有著共同的生活經歷,作者描寫的好多事情,都是他(她)親歷親聞的。但是這仍是猜測。而且周汝昌“史湘云原型說”有著致命的缺陷,最根本的此說不僅對曹雪芹的作者地位無補,而且進一步證實了曹雪芹著作權的不可靠——如果曹雪芹沒趕上江南的風月繁華,他的妻子或續弦也決無經歷過風月繁華的可能,是誰也杜撰不出《紅樓夢》來!
    ) s% d. [: A* ]! U5 D  用《紅樓夢》中的史湘云反推,是不科學的、非學術的研究方法。脂硯齋的批評有不盡確當之處。至于《紅樓夢》作者是曹雪芹,并且提供了曹雪芹生平家世的重要線索,提供了《紅樓夢》生活原型的一些材料和創作過程的一些情況,對《紅樓夢》的藝術分析有獨到之見,它還透露了曹雪芹原稿八十回以后的一些情節要點,如果能自證,那就意義非常了。但這就象推測鬼怪之存在,以資內證其必具備可證偽性。7 o" J$ c9 c0 ?
      但是研究紅樓,就要了解“3W三大基本命題”,即WHOM /何人著,WHAT/何著,WHY/何為著?這就是困惑紅學界的多年懸案。這是紅學研究萬里長征勝利的第一步,需慎之又慎。3 c$ s  m1 z7 V5 C
    紅樓敘述有譜嗎  《紅樓夢》中有許多人物的年齡前后存在著出入,面對這個困惑紅學界的懸案,一般論者推測為是作者的疏漏,或信筆泛敘。但我采用反證法,假設《紅樓夢》是一步嚴格意義上的現實主義作品,是精確的時間敘述作品,依此來檢驗文本,看有否成立。! _4 ~4 r$ O. J8 }
      我們就象王夫人檢抄大觀園中學習起來,看看大觀園姑娘、丫環的年齡瞞報沒有。在《紅樓夢》紅學史上,曾經有許多紅學大家為編寫系年,出入可謂云泥之別。周紹良所編的系年為:第18至52回,紅十二年。第53至69回,紅十三年。第70至80回,紅十四年。此系年固然經過細推密敲編出來了,但有時卻發現了不大不小的問題:大觀園中的姑娘丫環年齡之謎。比如,《紅樓夢》第49回大觀園中來了眾多姐妹:- p8 L6 f3 h4 L  W4 r$ h
      李紈為首,余者迎春、探春、惜春、寶釵、黛玉、湘云、李紋、李綺、寶琴、邢岫煙,再添上鳳姐兒和寶玉,一共十三個。敘起年庚,除李紈年紀最長,他十二人皆不過十五六七歲,或有這三個同年,或有那五個共歲。”3 \1 w) R4 J4 s8 R4 D
      此處 “十五六七歲”,周汝昌《紅樓紀歷》里按:& H* D% \  _5 ^! ?5 t
      “按本年寶玉十三歲,(如依周紹良所編系年,本年寶玉十二歲,筆者注),凡小于寶玉者不能超過十三歲;鳳姐又絕不止十五六七歲。此為信筆泛敘。”
    + U6 r/ C5 i' {5 d8 p  這種結論是草率的。雖然文學作品對年齡的準確度要求比較寬松,但也總要以實際常例為依據,要大至相當才可。如把十二三歲的人,二十左右的人,統統泛敘為是“十五六七歲”,這種泛敘未免太不“生活”了。 如果說第49回年齡問題還可勉強用“信筆泛敘”解釋的話,那么第45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里,比寶玉還小一歲的黛玉竟然也自云“我長了今年十五歲”之語又將何呢?對此,周汝昌只得推測道:“按黛玉小寶玉一歲,實當十二歲。所敘明明不合,疑字有訛誤。”其實古代紀年“女進男退”,不可斷然推斷。
    , ?2 e: g9 G* J$ E: D, n9 e  我們如果仔細再推敲一下,那絕對不是統統泛敘為“十五六七歲”的。如大觀園中的幾個大丫環年齡,其淺顯明了得頗是令人吃驚的。我們看第32回(屬周歸類的紅十二年):
    3 @* x/ p  W( ]2 N/ A  史湘云紅了臉,吃茶不答。襲人道:“這會兒又害臊了。你還記得十年前,咱們在西邊暖閣住著,晚上你同我說的話兒?那會子不害臊,這會子怎么又害臊了?”: a9 P  d" G' t  j' f, C- e4 K
      根據第6回說的襲人大寶玉兩歲之語推算,第三十二回她應是十四歲,但這樣一來,“十年前”的襲人只有四歲!尤為奇怪的是,第54回賈母談起襲人時還曾說過:“我想著,她從小兒服侍了我一場,又服侍了云兒一場,末后給了一個魔王寶玉”這樣算起來,襲人四歲之前早已服侍了老太太一場了!不到四歲的小孩居然服侍起人來,真真令人瞠目結舌。
    / B( e+ B  O" C& A  g  根據有關細節(特別是第46回),我們知道襲人跟鴛鴦、紫鵑、金釧等皆從小一起在賈府做丫頭,且都是年齡相仿的姐妹,用鴛鴦的話說就是:“這十來個人,從小兒什么話兒不說?什么事兒不作?”也即她們都是四歲左右就做了丫頭,有著近十年的丫頭史。- m% h$ f7 y& L7 y( \
      對此,民國時期著名的評點派人物王伯沆認為《紅樓夢》這部小說“不必過于稽考年月”,指出湘云、襲人的年齡“殊出情理之外,疑‘十年’十字必誤無疑”,因而主張“十”字改為“數”字。 可是,早于襲人與湘云說笑之前,第30回,丫環金釧就已說過了與襲人很相似的話,她說自己“跟了太太十來年”,這又作何解釋?難道說作者特別喜歡“十”字不成?難道此處“十”字也是“數”字之誤? 綜觀紅學論著,大多紅學家面對年齡之謎,在無可如何的情況下,只得推測為是作者的“疏漏”或“信筆泛敘”,這其實是找不到結論的結論。絕對不是抄工過錄之時積非所成的。; e2 ^- E( k- Z/ K7 g
    孟光接了梁鴻案  但作品中卻有幾個客觀存在的問題:按常理,人物的年齡是隨年代的遞增而同步遞增的,如果作者對自己陳述的年代更遞混淆不清,那么人物年齡也就不可避免地要有出入。但是仔細閱讀文本,有關情節來看作者實際上對作品的年代更遞情況了如指掌,而且表現出驚人的記憶力,但何故姑娘丫環的年齡反而接二連三地“疏漏”起來呢?
    4 N$ F* q' A2 P4 J  許許多多的細節都可證明作者對自己敘述的流程更遞是清楚仔細,比如《紅樓夢》第59回(屬紅十三年)有如下一段對話:. b9 ^5 D! ]# w
      春燕問道:“你們在外頭這二三年積了些什么仇恨,如今還不解開?”藕官冷笑道:“有什么仇恨?他們不知足,反怨我們了。在外頭這兩年,別的東西不算,只算我們的米菜,不知賺了多少家去。”4 M9 I- S/ J  Q9 T
      藕官等人是第18回里為了迎接賈妃省親而從蘇州采買來唱戲的,她們到達賈府是在紅十一年十月左右,離紅十三年頭尾正好相隔“二三年”。另外,因為藕官是在紅十三年到大觀園里改行做丫頭(58回),她在外頭唱戲,受老婆子盤剝實際上只有兩年左右時間,所以藕官又特別說明“在外頭這兩年”,可謂準確之至,細心之至再如第66回(屬紅十三年)。該回賈璉要替尤三姐做媒,尤二姐說三姐已有了意中人柳湘蓮了。賈璉聽說后,就說柳湘蓮“最和寶玉合的來。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見我們的,不知哪里去了。” 柳湘蓮痛打薛蟠是在屬紅十二年的第47回發生的,“去年”之說一點不錯。
    3 n, f! ~6 [  H2 j2 J; [  類似的細節還有很多,為《紅樓夢》編年的各種文章,大多不謀而合,這也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如果作者思緒混亂,所寫年代雜亂無章,那后人是根本無法編寫系年的,即便編出來,也不可能那么一致。
    ( G* e+ }" ]) f' J" T  第二即如果作者對作品人物年齡并不重視,那么即便他能準確地記清作品所寫的年數,姑娘丫環年齡之出入也是難以避免的。但是閱讀《紅樓夢》可以看到,作品對非主要人物的年齡都不厭其煩地予以具體交代,那么理所當然地,對黛玉、鳳姐、襲人等主要人物的年齡將會更其重視,可是為何她們的年齡反而含糊不清,屢有出入呢? ; S+ J2 V7 W3 P. D6 H1 B0 J
      關于非主要人物年齡的描寫,這里不仿舉若干例子:
    " q6 ]$ y4 _2 }7 d, q* F  “原來這一個名喚賈薔,……如今長了十六歲。”(第9回)
    , h" s; @, T# e! F  “原來這小紅本姓林,……年方十六歲。”(第24回)# _$ z5 J* j+ B9 K% L, l8 q
      “目今傅秋芳年已二十三歲,尚未許人。”(第35回) * B5 l1 k* d" C- O* @6 D- t' \/ E* q
      寶玉一面看鶯兒打絡子,一面說閑話,因問他:“十幾了?”鶯兒手里打著,一面答話說:“十六了”。(第35回)
    ! L) I5 ^. B& c, q) N/ ]  “旺兒有個小子,今年十七歲了。”(第72回) 3 L: w0 Z% Y% q; C& G5 U
      “原來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歲。”(第79回) 8 D& N6 B/ g, o5 S8 ~. {
      這里所舉的人物,算不上是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可他們都有確切的年齡,這足以說明作者是非常重視年齡問題的。作者對非主要人物年齡尚且那么重視,那對主要人物就更沒有理由疏漏了。$ T0 K4 C+ O0 N+ _" }' s
      第三,《紅樓夢》姑娘丫環年齡之出入,看似雜亂無章,其實是非常有規律的:讓小者增大,讓大者減小,統統合于“十五六七歲”這個標準歲數。試想,如果是反復修改、疏押的話,能那么有規律嗎? 只要分析一下第一節所舉的例子,就不難找出這種規律。比如黛玉、寶玉的年齡,她們顯然被增大了,而鳳姐的年齡,第6回(屬紅八年)劉姥姥說她“不過二十歲罷了”,可她卻越活越年輕,時隔四五年,到第49回反而只有“十五六七歲”。
    - f  n$ Z5 M5 h- i. d. [  《紅樓夢》姑娘丫環年齡出入如此有規律,這是什么原因呢? 我們可以這樣說,為了使前后描寫更符合情理。人物年齡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她們身心成熟與否。對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作者在創作過程中無疑是會考慮進去的。《紅樓夢》前一部分,出現在讀者面前的寶玉、黛玉,她們只有六七八歲,這顯然是作者有意的安排。
    ' {& X& C* E  x; P3 Z  從以上分析可知,《紅樓夢》姑娘丫環年齡的前后出入,用疏漏、信筆泛敘等言語是很難解釋的。而且事實上我們也難以相信,象曹雪芹這樣一個對《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的嚴肅認真的作家,居然會對自己筆下一連串心愛人物的年齡大小混淆不清,接二連三地疏漏起來,據我的理解,《紅樓夢》姑娘丫環年齡之謎,跟作者的創作構思和思想是有很大關聯的% b7 E0 A- e# Z8 H! `$ Z/ o# r

    最新評論

    fengyu 發表于 2009-7-25 11:52:50
    《陳述紅樓真本事》
           ——第一章 溯本探“元”
    §1.1干支紀年
      我國古代是用一套序數系統來標記年、月、日和時辰,即干支紀年法。就是天干和地支, “干”指十干,依次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支”指十二支,依次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干支按順序兩兩相配,至60次循環一周,稱為一個“甲子”。干支紀年法既簡單又準確,不論大月、小月,閏年、平年,它總是以60次循環一周依次記下去。干支紀年最晚在戰國時代開始采用,紀日最早在殷商甲骨卜辭中,幾乎每一片甲骨都刻有干支記日。從古至今,我國已有3700多年不亂不疊的干支紀年歷史,這是世界上連續使用時間最長的方法,對于推算歷史事件的確切日期具有重要價值。
    + Y5 R0 D, D# {1 v) S7 Q; K  但按古代陰陽五行論,干支標記年份的起止時間段并不是從每年的正月初一(古代稱元日)起到年末最后一天,而是起于第一年的立春日,止于次年的立春前一日。譬如 ,《紅樓夢》第九十五回《因訛成實元妃薨逝、以假混真寶玉瘋顛》:. X9 R/ w2 `$ h5 \9 c
      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第1344頁); t* I5 x5 u1 t" D/ C7 E/ N0 P
      依此為例,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那么立春當日就到了乙卯年。元春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因此就是死于乙卯年的第二天。
    * n2 Z8 x  R  L  干支紀月的方法與記紀年和記紀日的方法不一樣,每月的地支都是固定不變的,即十二地支與十二個月份相配,以“冬至”所在的那個月建為子月,依序順推。但是,月支并不是以農歷每月初一為分界線,而是以節令為準,交節前為上個月的地支,交節及節后為下個月的地支。上文中“甲寅年十二月”已經立春,元春死于立春次日,由此推知,死于乙卯年寅月的第二天。
    ; L- ^$ [+ @- S  以干支記時辰,自漢代開始,主要做法是將一晝夜劃分為十二個時段,再配以十二地支名。8 ^9 G0 w6 l  J" F
      了解了干支紀時的基本方法,下面我們就可以根據作品文本,來考察元春的生年死月和她確切的存年數。前提是:假設《紅樓夢》120回本的文本呈現的是作者所精心設置的。
    4 u. p+ L' ^0 T- F §1.2元妃生辰滑稽誰之過?  既然假設后四十回與前80回是一個系統內的元素,那我們不妨首先從“發就順”的第86回出發。120回《紅樓夢》第86回《受私賄老官翻案牘、寄閑情淑女解琴書》中有一段令我們眼花繚亂的描寫:
    ! t9 e* F  U9 `+ B; X' ^  寶釵道:“不但是外頭的訛言舛錯,便在家里的,一聽見‘娘娘’兩個字,也就都忙 了,過后才明白。這兩天那府里這些丫頭婆子來說,他們早知道不是咱們家的娘娘。我說:‘你們那里拿得定呢?’他說道:‘前幾年正月,外省薦了一個算命的,說是很準。那老太太叫人將元妃八字夾在丫頭們八字里頭,送出去叫他推算。他獨說這正月初一日生日的那位姑娘只怕時辰錯了,不然真是個貴人,也不能在這府中。老爺和眾人說,不管他錯不錯,照八字算去。那先生便說,甲申年正月丙寅這四個字內有傷官敗財,惟申字內有正官祿馬,這就是家里養不住的,也不見什么好。這日子是乙卯,初春木旺,雖是比肩,那里知道愈比愈好,就象那個好木料,愈經斲削,才成大器。獨喜得時上什么辛金為貴,什么巳中正官祿馬獨旺,這叫作飛天祿馬格。又說什么日祿歸時,貴重的很,天月二德坐本命,貴受椒房之寵。這位姑娘若是時辰準了,定是一位主子娘娘。這不是算準了么!我們還記得說,可惜榮華不久,只怕遇著寅年卯月,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瓏剔透,本質就不堅了。他們把這些話都忘記了,只管瞎忙。我才想起來告訴我們大奶奶,今年那里是寅年卯月呢。”
    % k( D, t& ~+ L8 w& D  由此文本敘述可知,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正月初一)辛巳時”。對照第95回:9 D3 r+ ^: }$ K" G3 P
      “是(應為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
    ' d) Q- {$ _+ e6 j; @  我們發現可疑之處了。根據《六十甲子順序表》,甲申年正月初一出生,乙卯年第二天去世,相差31或91年,但只能是三十一歲,絕非文本中的“存年四十三歲”。
      p$ Q( N! Z, X8 P! X. V6 ~( g( g  一、生年錯了。查電子版萬年歷,甲申年丙寅月只能是1584年 /1644年 /1704年 /1764年,但日子不對,帶卯日的分別為1584年初一日、1644年初二日、1764年初三日,其中也只有1584年初一是丙寅月己卯日。在時間敘述的問題上真是“只怕時辰錯了”。; v5 H1 w' V5 B/ r
      二、假如生年時間記述正確,但去世和存年的年份都錯了。譬如張愛玲說,古文豎立排版,過錄工抄錯了,應存年四十一、二歲(古代男子減歲女子進歲,計算可能2-3/歲差數,實際38/39歲)尚可接受。但是一:如果生于甲申年而去世時38/39/40歲,那么當年必定是癸亥年/壬戌年/甲子年,而第95回中“是(應為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應該寫作癸亥年/ 壬戌年/ 甲子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二,如果去世時的確是43歲,且逝世時是立春交乙卯年寅月,那么她應該逝世于丙寅年是二月十九日。第95回中“是(應為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應該寫作為丙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在時間敘述的問題上又是“只怕時辰錯了”,是否文本過錄抄寫有誤?! k7 A. ?& F4 M
      三、假如去世、存年的年份是正確的,但生年年份卻錯了。“是(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正確,那么元春應生于壬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正月初一)辛巳時,按壬申年查萬年歷,1632/1692/1752年,除夕、初一、初二三天此三個年份分別為戊戌/己亥/庚子日、庚戌/壬子/辛亥日、壬戌/癸亥/甲子日,均無乙干和卯支日。此情況最不可能存在。
    * K0 E. s6 r" N  總之,寅/子、和甲/丙,這幾個字云泥之別,口讀或手書時不可能象張愛玲說的抄寫之誤的《紅樓夢》第95回的文本中犯了明顯的常識性錯誤,但現存的程偉元和高鶚元本子都是完全一致,置明顯錯誤若罔聞,聽之任之。但仔細琢磨,全書120回,正兒八經的天干地支紀年只有這一處詳細使用了。應該是作者慎重提筆的。1 d) g5 {! x. Y' D
      可見元春的生、死、年三者記述都錯了。也是故意“抖摟”的?
    ( g3 P. T$ \/ {# z  Y/ \
    0 q- J1 a* I7 v) H( m1 [+ i0 e§1.3 存年四十三歲之不可能?
    ! N  w, p8 A6 e: o1 l  對于元春的存年歲數,現在流行的說法是陳林在《紅樓夢時間秘密》中分析,從文本前80回的情節來看,元春薨時的年齡絕不可能是43歲,只能31歲:
    # s5 L7 ?& W) y' ~: w) q  按照后40回作者的安排,賈寶玉在元春去世時大約16歲。如果元春死時43歲,那么她竟然比胞弟寶玉大了27歲,這是不合情理的。第33回《手足耽耽小動唇舌 不肖種種大承笞撻》寫到,當年端午節后,王夫人哭求賈政不要打寶玉,她說:“我如今已將快五十歲的人,只有這個孽障。”這一情節距離元春去世日期不到4年時間。如果元春死時43歲,那么王夫人此時最多54歲。難道王夫人在11歲時就生下了元春?難道王夫人不滿10歲就嫁給了賈政?從小說的情節和日常生活的邏輯來看,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的錯誤還不止于此,在關于元春年齡安排的問題上,這位作者也犯了一個明顯的情理和邏輯上的錯誤。從小說前80回的情節來看,在31歲和43歲這兩個存年數中,元春死時的年齡只可能是31歲,而絕不可能是43歲。按照后40回作者的安排,賈寶玉在元春去世時大約16歲。如果元春死時43歲,那么她竟然比胞弟寶玉大了27歲,這是不合情理的。
    * X4 z$ P6 \3 F, I  1998年,徐子余《紅樓夢學刊》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虎兔相逢”解作康雍兩朝交替之年新證》的論文,也對元春年齡的錯誤作了細致的分析,但他明白地承認自己無法解釋這個錯誤的由來:
    " w) {# O( r, K9 s  C3 j+ p4 v  如果按元春死于甲寅年算,則存年三十一。這樣才與前八十回有關人物的年齡相適應。第三十三回寫賈政笞撻寶玉時,王夫人曾說:“我如今已將五十歲的人”。按此推算,年后元春死時,王夫人也只有五十掛零。如果元春存年四十三歲,那么母女相差最多只有十歲,顯然不合常情。如果元春存年三十一歲,那么, 她比母親小二十來歲,就合乎常情了。還有冷子興說,王夫人先生賈珠,次生元春,再次生寶玉。如果把王夫人生元春定在二十來歲,那么,在這以前一二年生賈珠,三十多歲生寶玉,而寶玉挨打時約十五歲,元春比寶玉長十余歲。這樣,作者介紹說“那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賈妃手引口傳,教授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也就合情合理了。如果元春存年四十三,長寶玉二十來歲,那么,寶玉三四歲時,元春早已選入宮中作女史了,哪有機會教授寶玉?總之,元春存年三十一歲,才與前八十回所寫王夫人和寶玉的年齡相適應。舊時以干支紀年,文人都能算出從甲申到甲寅是三十一年,到乙卯是三十二年,但續作者卻算錯了。何以會在這種常識性的問題上出差錯呢?這真使人疑惑不解。
    % G- q. x8 c* R$ t4 T  從“續作說”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一定會讓人感到疑惑不解。其實,這是想當然的。紅學家周思遠說是“陳林現象”,“是誰還是大清法律規定只能是31歲,而不是43歲?至今沒有歷史文獻資料支持。”* s+ r$ k9 k1 x- O5 F1 M' e
      我的看法是:一按照古代紀年,張愛玲說的元妃存年實際為38/39歲(虛歲四十一、二歲),如果元春存世四十一、二歲,胞弟賈寶玉在她去世時大約16歲,大了20歲左右,推知元妃入宮作女使時20多歲,這是合情理的嗎?合理的。
    2 x9 B" U5 C3 d  譬如,有史料記載,容妃和卓氏(1734—1788),和卓氏,生于雍正十二年九月十五日,回族人,即傳說中的香妃。乾隆二十五年入宮封為和貴人,時年二十七歲。深受皇太后喜愛,進宮第三年冊封為容嬪,時年二十九歲。乾隆三十年隨夫君、太后、皇后、令貴妃、慶妃以及孝賢皇后之弟傅恒等人南巡,一路上乾隆還遵照維吾爾族伊斯蘭教的習俗賞賜給容嬪特制的飯菜。又如,恂嬪(?—1761)霍碩特氏,亦作郭氏,臺吉烏巴什之女。生年不詳,生辰為十二月二十四日。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十九日新封郭常在(1759),二十五年晉郭貴人(1761年),二十六年八月扈從木蘭,八月二十七日突發急病,薨于行在。
    8 w4 ]0 D; o7 }% h  二:王夫人此時最多54歲。王夫人在15/16歲時生下了元春。這合乎古代13歲“及笈”的習慣,13-16歲“女字”、“弄璋之喜”再正常不過了。中國古代歷朝歷代關于適婚年齡的法律規定來看,女子通常在14歲左右出嫁,男子通常在16歲左右結婚。例如《欽定大清通禮》卷二十四《嘉禮》規定:
    " q! D, j4 p1 {  官員(七品以上)自昏及為子孫主昏,豫訪門第清白女、年齒相當者,使媒氏往通言俟許。男年十六以上,女年十四以上,身及主昏者無期以上服,皆可行。(下士、庶人同。)
    . j& T4 r/ d. Y; H+ {  這就是說,陳林論證的“元春死時只可能是‘存年31歲’,而絕不可能是43歲,元春只比寶玉大15歲左右。”是誤解,偏證不能成立。
    + F9 A& H' ?; o, n  此外存年41、2歲,還可以和文本再比兌看看,依然成立。
    ) u& E& R# ]3 O4 |  一、“存年四十一、二歲”這個年齡差距,元春比胞弟賈寶玉大了20歲左右,正如第18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榮國府歸省慶元宵》所寫“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 k) }+ m" d$ g! m7 A/ n
      二、最早指出關于元春去世時年齡安排的常識性錯誤的是清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一位署名“苕溪漁隱”的紅樓愛好者。他在當年刊刻的《癡人說夢》中指出:“賈妃薨逝,存年四十三歲。”(九十五回)案八十六回云元妃生于甲申年,而此回云“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甲申至乙卯僅止三十二年。年四十三歲當改三十二歲。
    ! ~; a: {. i* ]; l  三、張愛玲在《紅樓夢魘》中對這個錯誤作了較為細致的分析,并對錯誤產生的原因提出了大膽的猜測:
    ' d/ V7 ~- O! Q, t0 @  元妃亡年四十三歲,我記得最初讀到的時候非常感到突兀。一般讀者看元妃省親,總以為是個年輕的美人,因為剛冊立為妃子。元春寶玉姊弟相差的年齡,第二回與第十八回矛盾。光看第十八回,元春進宮時寶玉三四歲。0 B5 @! Y8 b" H, o, o8 X: g" k, O
      康熙雍正選秀女都是十三歲以上,假定十三歲入宮,比寶玉大九歲。省親那年他十三歲,她二十二歲,冊立為妃正差不多。寫她四十一、二歲死,已經有人指出她三十八歲才立為妃。冊立后“圣眷隆重,身體發福”,中風而死,是續書一貫的“殺風景”,卻是任何續《紅樓夢》的人再也編造不出來的,確是像知道曹家這位福晉的歲數。他是否太熟悉曹家的事,寫到這里就像沖口而出,照實寫下四十一二歲?9 |, l# U0 ~1 I9 [' ]
      張愛玲所說的“曹家這位福晉(王妃)”,指的是曹雪芹的大姑、曹寅的長女、由康熙皇帝指婚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嫁給平郡王納爾蘇的曹佳,想當然耳。在她看來,曹佳就是元春的原型人物,就象劉心武猜測寫小說似的。張愛玲堅信后40回是續書,但她并不認為程偉元和高鶚是續書作者。她提出了續書作者知道曹佳的歲數、非常熟悉曹家的事情這樣的疑問。
    $ T% i  e0 ?9 I: R' S1 b- }- ?. c" T! Y  《紅樓夢》自乾隆中后期開始廣泛流傳到清末民初的大約160年間,從現在發現并公開的史料來看,沒有人確切地知道小說的作者究竟是誰。雖然小說明寫曹雪芹對初稿披閱增刪,分章纂回(土默熱最近用文藝比較,解作洪升的“傳奇初稿”改編成了小說《石頭記》,尚難確立,但是對于雪芹的身份則莫衷一是,周汝昌在《紅樓夢新證》第七章《史事稽年》中寫到,蔣瑞藻《小說考證拾遺》頁五十二引趙烈文的《能靜居筆記》:7 T3 w6 ]- a# G+ F) n2 v& ], f
      謁宋于庭丈(翔鳳)于葑溪精舍,于翁言:曹雪芹《紅樓夢》,高廟末年,和珅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廟閱而然之,曰:“此蓋為明珠家作也。”后遂以此書為珠遺事。
    * w1 l4 t/ t2 m7 \  U7 n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乾隆皇帝也不知道小說所寫究竟是何人何事,“然之”就是肯定了“不知所指”這個情況。然后,乾隆皇帝又作出了自己的推測:小說大概、也許寫的是明珠家的事情吧。
    ' Q9 J6 j3 V6 }7 Y" z. _9 i  且不說歷史上是否真有乾隆讀紅樓這回事,有一點可以肯定:在程偉元和高鶚的時代,沒有哪位讀者知道小說情節人物的歷史原型。這樣看來,張愛玲所謂“續書作者知道曹佳的歲數,非常熟悉曹家的事情”的猜測,反面即可能就是續書=作者,原作如此。存年四十一、二歲極有可能。
    # H6 @+ P! x7 n8 I# j. |  總之,不論31歲還是41歲,生死的年份貌似不符合文本,客觀上都合情、合理。
    fengyu 發表于 2009-7-25 11:53:50
    《陳述紅樓真本事》
           ——第二章 “元”來如此
    §2.1元春生辰為哪般?  究竟元春年齡的常識性的錯誤,是不是作者故意留下的明顯破綻,“此地無銀三百兩”?是否還有其他確鑿的證據支持此論斷嗎?現在我們就來考察一下,后40回的文本作者故意設置這些錯誤究竟是何用意,順藤摸瓜地梳理下去,看看究竟能夠發現什么大的驚心埋伏。 , w/ v( ~1 A; \0 f
      我們使用實驗控制法和排除法,仔細對證看看文本陳述矛盾否,尤其對照關鍵回目,嘗試用31歲和43歲分別“試商”,核對集合系列現象是否符合文本關卡。
    % F* `/ z( G" [4 M# I  《紅樓夢》第5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釵 飲仙醪曲演紅樓夢》寫到了元春判詞:
    3 Y7 z+ C, |! i& ~0 }8 M+ O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 T0 U$ o& m5 b6 U7 M4 Z* M
      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第78頁)/ P5 e- d6 Q4 Z" z
      其中“兕”是指“犀牛類猛獸”。“虎兕”,原作“虎兔”,甲戌、蒙府、戚序、甲辰、舒序本均同,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三卷本120回從己卯、夢稿本改。2 a! h- w( M& N0 b
      第九十五回寫道:“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第1344頁)根據地支、節氣與農歷十二個月的關系可知,后40回的作者將“虎兕(兔)相逢大夢歸”這一句判詞明確解釋成了元春去世日期的時間特征。如果作“虎兕”,則是指“十二月(丑月)立春,寅(虎)月與丑(牛)月相交”;如果作“虎兔”,則是指“寅(虎)年十二月立春,交卯(兔)年寅月”。由此看來,無論第五回的判詞究竟是作“虎兔”還是作“虎兕”,第九十五回對元春去世日期的描寫,都是符合前80回作者文本字面意思的。' `" F) ~' h/ ~# v7 n; O! c- z
      清朝入關后,從順治二年(1645年)起,棄明朝的“大統歷”而改用“時憲歷”,頒行《時憲萬年書》,“時憲歷”一直施行到清末。鄭鶴聲編撰的《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上起1516年(明代中葉正德十一年),下迄1941年(民國三十年),將陰歷的年月日與陽歷的年月日一一對照排列,其中“節氣紀載,自清世祖順治二年起,全以《萬年書》為依據”;書的中縫,從上到下,排有當年的干支、公元和朝代年號紀元。因此《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所載的小說作者所處時代的干支歷日和節氣等資料數據,與他創作時所依據的歷法資料和天象數據是完全一致的。8 X! f7 W. `: G- }" ]% w
      康熙皇帝后四次南巡至和江寧等地,都是由曹寅接駕。由此可以確定:考察元春去世日期的上限是1703年。文本是由程偉元和高鶚于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年)首次刊印出版的。無論作者是誰,后40回所載的歷法情況(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也應該與其親身經歷有關,并且絕不會在乾隆辛亥冬至之后。因此考察元春去世日期的時續下限為1792。用《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在后40回作者生活與創作的年代中,究竟有沒有某寅年十二月立春、某卯年寅月的情況。/ N% g. S) c' v6 h$ p3 l
      陳林《紅樓夢時間解密》推論與此迥然抵牾,他論證說:
    " M* K2 t. N2 A' V  元春只可能死于寅年十二月立春后的十二月底或卯年正月初某日,因此可以首先排除兩個年份:1711年和1771年。在剩下來的兩個年份中,只有“1723年2月4日,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惟一恰當的時間。也就是說,后40回作者所暗示的元春真實的去世日期,一定是在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立春之后,理由如下:
    - v! w0 ~0 t' H4 _+ Y: [2 l  (1)這個日期符合筆者對其真實去世日期的判斷,即按照小說上下文來推斷,元春必然死于十二月底或一月初,而不是十二月十九日。如果元春死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當天(下午3時左右立春之后),則可以推斷作者在創作時很可能有意將“廿九”改編成了“十九”。這就是說,小說作者很有可能在真實日期的基礎上通過增減數字筆畫以隱瞞小說情節的真實朝代年紀。如果元春死于壬寅年十二月立春之后一日,查《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可知她死于癸卯年正月初一。; C* B, t8 _3 G/ Z" f- a+ J
      (2)不論元春死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當天,還是死于次年正月初一,她都是死于雍正元年年初。這個日期非同小可,絕非偶然,它必然是后40回作者的精心安排,因為這個日期對于小說中的賈府和歷史上的曹家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w- U- D7 [: Y$ v% l3 B
      元春之死,是賈府敗落的導火線,賈府失去了政治靠山,潛伏已久的種種危機終于匯聚在一起,來了一個總爆發,導致賈府被查抄。對于現實中的曹家而言,“虎兔(兕)相逢”更是“新舊社會兩重天”的臨界點。
    ) E" d# U- u1 D$ j" P$ Z. n9 [! k* t  康熙六十一年正是壬寅年,康熙在位61年,曹家因為與康熙的特殊關系也享盡榮華富貴,真是“烈火烹油”“鮮花簇錦”。康熙于壬寅年壬寅月十一月十七日(1722年12月24日)駕崩;十一月二十日(12月27日),康熙第四子即位,以第二年癸卯年(1723年)為雍正元年,雍正元年正月初一正好在立春后一日,即1723年2月5日。
    # R) v! D1 ~+ N; {- h) W/ E  筆者經過查電子萬年歷索證,臘月十八日立春并不是稀有之事,甚至找到年份有7、8個,因此可以成為小說作者創作的現實依據。從1703到1791年間,“寅年十二月立春”的年份如下:1 w2 W1 D  t: ~+ f) x
      1703月2月4日,癸未年是臘月十九;
    ) y" s2 I( B& ?- A# [" A  1704年,乙未年臘月廿九日;
      Y) E3 b, h6 A$ c( }: D  1706年2月4日,癸未年十二月廿一日;
    3 U" s# C& r1 u0 T+ t  1711年2月4日,庚寅年十二月十七日,16時58分,或16時44分;0 M" G  P% S! T. l5 h5 X6 Y) K
      1723年2月4日,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5時5分,或14時51分;. F) U) L6 n# ?) J& l& [
      1747年2月4日,丙寅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0時46分,或10時31分;" K' Y, ^) G& Q  y0 B. i
      1771年2月4日,庚寅年十二月二十日,6時32分,或6時15分。
    - I% Z" h3 c2 D/ l8 v  其中,符合 “十二月17日-19日立春” 條件的年份應有1703年、1711年。可見陳林“首先排除兩個年份:1711年和1771年,剩下來的兩個年份中,只有‘1723年2月4日,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惟一恰當的時間”是錯誤的!: b1 C5 T) L' w5 }
      譬如,1703年2月4日,為壬午年臘月乙未日(十九日18:44:20時立春),交癸未年甲寅月乙未日,也可以表述為:“是年甲寅(月)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這與第95回: 元春“是(應為逝)年甲寅(月)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也算基本符合。- }2 Q1 e. v: V0 V
      而且,1711年也可取用,譬如,此按紀年法真實的文本表達為:元春逝世的時間是公歷1711年2月5日——(康熙50年)辛卯年庚寅月戊寅日(臘月十八日)逢辛卯年庚寅月十七日/丁丑日16:58:34時立春。也就是說,后40回作者所暗示的元春真實的去世日期,并非象陳林言之鑿鑿的“一定是在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立春之后”。因為作者撰寫《紅樓夢》真本的當時,文本豎著寫,古人是句讀尚未采用“泊來”的標點符號),其實按照文本表述,解讀標點還可以是這樣的(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八日,十七日立春):2 J' i# v6 U5 N* A* k0 u
      是(應為逝)年甲(應為某天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一、二歲。(實際40/39歲或31歲)
    ( A% g" s+ p, b6 d. F6 H  這1711年也符合文本第95回陳述——元春“是(應為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當時)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
    5 Z/ V/ X+ c  n8 x" H; K  筆者由此推論:、符合筆者對其真實去世日期的判斷,即按照小說上下文來推斷,元春逝世十八日,不是公認的立春次日即十二月十九日。不會出現象陳林說的“如果元春死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當天(下午3時左右立春之后),則可以推斷作者在創作時很可能有意將“廿九”改編成了“十九”。這就是說,小說作者很有可能在真實日期的基礎上通過增減數字筆畫以隱瞞小說情節的真實朝代年紀。如果元春死于壬寅年十二月立春之后一日,查《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可知她死于癸卯年正月初一。”他“不論死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當天,還是死于次年正月初一,她都是死于雍正元年年初。”目的是推論“這個日期非同小可,絕非偶然,它必然是后40回作者的精心安排,因為這個日期對于小說中的賈府和歷史上的曹家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U/ [* p: s3 T2 {) V5 \7 \
      二、陳林改造時間,循環假設。說:元春去世時間是公歷1711年2月5日——(康熙50年)辛卯年庚寅月戊寅日(臘月十八日)。存年39歲或30歲,那么生于1681年或者1692年。目的是為了論證預先設定的框框:
    ; n" j# @$ a1 |% P1 T  元春之死,是賈府敗落的導火線,賈府失去了政治靠山,潛伏已久的種種危機終于匯聚在一起,來了一個總爆發,導致賈府被查抄。對于現實中的“虎兔(兕)相逢”更是敗落的臨界點。康熙23年—51年,從1684年,曹寅由接父親曹璽織造到1712年7月斃命,曹家因為與康熙的特殊關系也享盡榮華富貴,真是“烈火烹油”“鮮花簇錦”。康熙于壬寅年壬寅月十一月十七日(1722年12月24日)駕崩;十一月二十日(12月27日),康熙第四子即位,以第二年癸卯年(1723年)為雍正元年,雍正元年正月初一正好在立春后一日,即1723年2月5日。 通過對歷法資料的查證和辨析,陳林論證了“元春真實的去世日期必定是康熙61年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立春之后(二十九日當天或雍正元年癸卯年正月初一)。能夠在小說中做出如此精心安排設計的,必然是前80回的作者本人,而絕不可能是與曹家毫無關系的外人。也就是說,前80回和后40回必然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 ^- O* _- H% u! T5 @  很顯然,陳林是改造了幾處關鍵的控制變量,導致因變量太多,問題復雜化了,所以控制實驗的結果可信度不高。陳林通過改動元妃生辰時令,推斷元春生平1692——1723年,完全附會歷史時間——比附較厲害。而且以后推論還有可能依次推論、改造樣本純粹性,何來科學性。6 r% i. h, g/ g; ^( ]7 ^1 x

    / m3 E$ F( |3 z+ @8 b  {# t( ?  其實,我們更簡單的做法是“舍車保帥”——鑒于120回《紅樓夢》文本只有一處用了天干地支紀年,文本中上千處用的紀年法是節令和排列數字法的系列物理現象,以及文本結構符合對稱的循環功能,我們完全可以假設文本信息系統排除節令紀年是假造的可能,直接用元春存年31歲和43歲分別“試商”。) [9 Y/ u: F  K; ~* }. c+ m0 O
      下節的論證是基于以下假設條件的可證偽性功能:) G; ~3 E; P, c( C' A) T
      1、干支紀年法在文本系統中存在的幾率近忽略不計,可以完全拋棄不顧,直接拿系列節令數字樣本嘗試;
    . h6 q0 v6 Q( {* ~4 H1 h  2、拿來的系統抽樣符合信息分類的三個特性,即互斥性、純粹性和完備性。
    # d( e. e4 ]* u7 L# F1 q4 D! Z: R  3、回頭再來比兌、驗證,看那種情況更“契合”文本信息敘述。1 t6 g- k6 K0 B& U8 z0 U9 W3 m
    §2.2“元”來如此  從上章的討論可以看出,后40回的作者在元春去世日期的問題上進行了精心的處理。第一章已經論證過,在《紅樓夢》自乾隆中后期開始廣泛流傳到清末民初的大約160年間,從現在發現并公開的史料來看,沒有人確切地知道小說的作者究竟是誰。后40回作者在時間敘述問題上不會出現的明顯破綻而構成了一個“證據鏈”:后40回的作者與前80回的作者是同一個人,120回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3 f( _* o, S+ Y3 i% A) k
      那么我們現在就順理成章推算元春的生辰。我們遴選確定文本系統抽樣標準參數:元春“貴重的很”的命理特征是出生和去世的節氣時令——“生于正月初一(元旦日)”和“逝世時臘月十九日,臘月十八日立春”。其中暗示了三個共有特性:1、元月初一立春;2、若干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 3、年干有寅、卯或辰。
    ! \% s! Q. v3 T  此外,還要界定年份范圍。史料可查的重大時間是——120回《紅樓夢》文本第16回“賈元春春才選鳳藻宮秦鯨卿夭逝黃泉路”:王熙鳳和趙嬤嬤關于“太祖皇帝仿舜南巡”的對話以及有關的史料記載可知,小說所寫的故事大致發生在康熙、雍正、乾隆年間。太祖皇帝六次南巡,獨甄家“接駕四次”的描述,如果是自傳體作品,將取材于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四次以江寧織造曹寅的織造署和居所為行宮這個獨一無二的史實。第十七、十八回所寫的元妃省親的情節,可能是隱射康熙南巡、曹寅接駕的史實,也可能是作者根據曹家某位王妃省親的真實事件改編而成,以后再證。
    ! b3 a, t/ i8 n/ \% c6 C4 b  從小說文本來看,“千載稀逢的太祖皇帝六次南巡,甄家接駕四次,早生二三十年就趕上了。”元春是在“太祖皇帝”南巡、江南甄家“接駕四次”之后去世的。確切地說,根據小說各回年代之間大致的關系來推斷,元春是在第十六回所寫情節的大約4、5年之后去世的。據《清史稿·圣祖本紀》記載。康熙六次南巡的起、止時間分別如下:0 m7 Y" Z1 p+ L: f
      第一次南巡:二十三年甲子九月辛卯(二十八日)(1684年11月5日)啟鑾;(十一月)庚寅(1685年1月3日),上還京。* p  ]5 b- F1 A
      第二次南巡:二十八年己巳春正月丙子(1689年1月28日)啟鑾;三月丙戌(4月8日),上還京。
    9 Z. C, R/ c1 D5 L; x8 ]4 d$ M- m- m
      第三次南巡:三十八年己卯二月癸卯(1699年3月4日),上奉皇太后南巡啟鑾;五月乙酉(6月14日),上奉皇太后還宮。  6 ^( c2 r4 s& b8 x) O
      第四次南巡:四十二年癸未春正月壬戌(1703年3月3日),上南巡閱河;三月庚申(4月30日),上還京。. U6 e" o  V) {6 W% z2 Y# `$ V
      第五次南巡:四十四年乙酉二月癸酉(1705年3月3日),上南巡閱河;閏四月辛酉(6月19日),上還京。 
    ; x% O* p( \0 s3 C  第六次南巡:四十六年丁亥春正月丁卯(1707年2月5日),詔南巡閱河;五月癸酉(6月21日),上還京。康熙皇帝后四次南巡至都是由曹寅接駕。
    6 E- n( f1 s7 v; ]  由此可以推定,考察元春去世日期的上限是1703年——下限是1791年,程偉元和高鶚于乾隆56年辛苦收索、整理,并于當年冬至后以木活字排印的120回本的《紅樓夢》,就是通常所說的“程甲本”。再查網上電子版《萬年歷》可知,符合條件“正月初一立春”、十二月十八日立春”的年份如下:
    3 [" n( P0 g9 X+ J
    正月初一的共計6個:
    1704月2月4日,康熙43年(甲申年丙月寅辛丑日)正月初一,00:29:52立春;  m  i  m6 Z+ {1 i
    1707年2月4日,丁亥年元月初二,17:54:31立春;
    8 X- N& c  B. Q# l1715年2月4日,正月初一,乙未年戊寅月戊戌日,16:25:43立春;" q$ _) `* Z0 a" A# E, x# i) h
    1723年2月4日,正月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15:5:00或14:51:00立春;1 F6 @2 o: o; F" A) K' x9 v
    1734年2月4日,雍正12年(甲寅年丙寅月戊寅日)正月初一,06:56:01立春;2 x  @2 O+ [4 H( E+ d
    1772年2月4日,乾隆37年(壬辰年壬寅月丁酉日)正月初一日,12:26:46立春。4 F- b! w9 O/ ?% |+ j
    臘月十八日立春的有2個:
    1760年2月4日,乾隆25年庚辰年十二月十八日(戊寅月甲午日),14:38:52立春;/ ?+ L# O7 V: p" L# a5 x* J
    1779年2月4日,壬辰年,十二月十八日,22:47:43立春/ d& Q* S- ^- o/ r7 g$ |
    ( {, m) d. e( L* t! Q4 i/ p# {
      以上有2*6種排列組合,但是文本敘述元春存年應有個范圍,年歲之差應在寶玉年齡18、9歲與王夫人歲數60歲之間。最小18+4=22歲,最大不超過60-13=47歲。組合排列后,合適的選項組只有三種如下:
    ; [2 K, V* K+ V* H( \; x  一、誕辰1715年2月4日,康熙54年正月初一(乙未年戊寅月戊戌日),16:25:43立春——逝于1760年2月5日乾隆25年(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十二月十九日),臘月十八日14:38:52立春;享年45歲。  s) f( W" w. s$ B1 }& d& `
      二、誕辰1723年2月4日,雍正元年正月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15時5分 / 或14時51分立春——逝于1760年2月5日(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十二月十九日),臘月十八日14:38:52立春;享年3 8歲。# K3 S7 T$ ]2 m7 ]
      三、誕辰1734年2月4日,雍正12年正月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7.:39:47:43立春——逝于1760年2月5日(乾隆25年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十二月十九日),臘月十八日14:38:52立春;享年2 6歲。
    * Y: K* u0 p) S* ~$ P& q3 M  接下來,還要在抽出的樣本框中鑒別考證更合適的一組,以契合文本信息系統在《紅樓夢》文本敘述86回,已知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正月初一)辛巳時”。但選定月日以后,所以時辰辛巳時沒有相斥證據下,就是不能推翻,同時,沒有反證推翻,那就是最好選擇,但有了排斥的系統因素除外。2 m' E; S: [: X! T& K
    §2.3寶玉生日  統觀120回《紅樓夢》文本,主角“男一號人物”賈寶玉的生辰最為突出。連一個丫頭小子都確定的標示出日子,只有他例外,文本陳述仿佛有深意。' i$ f. q0 J0 D; p( s
      但是我們可以從幾回夜宴吃酒行令可以推斷,他的生辰就是“餞花節”:# k9 d3 b& W# ~4 M6 j0 m' k6 T7 B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尚古風俗:凡交芒種節的這日,都要設擺各色禮物,祭餞花神,言芒種一過,便是夏日了,眾花皆卸,花神退位,須要餞行。閨中更興這件風俗,所以大觀園中之人都早起來了。那些女孩子們,或用花瓣柳枝編成轎馬的,或用續錦紗羅疊成千旄旌幢的,都用彩線系了,每一棵樹頭每一枝花上,都系了這些物事。滿園里繡帶飄搖,花枝招展,更兼這些人打扮的桃羞杏讓,燕妒鶯慚,一時也道不盡。第27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 、埋香冢飛燕泣殘紅》
    9 A* p$ L9 ~& ]  y2 \  這透漏了《紅樓夢》著者的信息:自己避諱和寶玉形象的隱語。但是節令很特殊,因為第63回“ 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敘述寶玉正當過生日宴晚會時,出了壞事:
    : ^3 I# ~9 F8 ~9 w- C  原是老爺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壞事,小道們也曾勸說'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爺于今夜守庚申時悄悄的服了下去,便升仙了。這恐是虔心得道,已出苦海,脫去皮囊,自了去也。/ ]/ C& J5 d: A6 i8 D# y# ]
      這暗示并明確敘述了一個宗教活動——“庚申時”道教修煉的方術。修煉者在庚申日徹夜靜坐不眠。道教認為人體內有上、中、下三尸(或稱三彭、三蟲),上尸名彭倨,在人頭中;中尸名彭質,在人腹中;下尸名彭矯,在人足中。三尸能為萬病,并專記人之罪過,每于庚申日即上白天曹,下訟地府,述人罪過,減人壽命。故于是日清齋不寢,阻止三尸上天入地報告。三尸及守庚申之說早已見諸道教經籍中。《抱樸子·內篇》有記述:
    / H; j7 h  G( k  守庚申亦稱“守三尸”,“斬三尸”。指于庚申日通宵靜坐不眠,以消滅“三尸”。“三尸”又稱“三蟲”,其概念源于漢代緯書《河圖紀命符》曰:“天地有司過之神,隨人所犯輕重,以奪其算紀。惡事大者,奪紀,紀一年也;過小者,奪算,算一日也。每到六甲窮(當為庚)日輒上天白司命,道人罪過。有益,乃成仙。”道教承襲此說,以治三尸為成仙之要。一方面,給三尸取名,并描述其各種罪行;另方面,提出種種治三尸的方法。 東晉葛洪《抱樸子內篇·微旨》已引《易內戒》《赤松子經》及《河圖紀命符》言三尸之性質及危害,又在《遐覽》中著錄《三尸集》一卷,表明魏晉道教已視滅三尸為修道所必需。4 G7 Y3 S" p, o1 \& O5 Z$ ]: F
      其后,南北朝至隋唐間,又有不少道書專論三尸及守庚申,《云笈七籤》引錄為“庚申部”,載卷八十一至八十三。 許多道書載有消滅三尸的方法,除以辟谷服氣、符咒、服藥以驅除三蟲外,主要為守庚申。《三尸中經》云:“凡至庚申日,兼夜不臥,守之,若曉體疲,小伏床數覺,莫令睡熟,此尸即不得上告天帝……三守庚申,即三尸振恐,七守庚申,三尸長絕。”守庚申以除三尸,在唐宋十分流行。《中國道教卷三》' L7 S$ D( e5 B; Y) x3 J8 n- @

    ) [6 F0 s, t( n4 n: l/ G: l) z  可見,寶玉生日當時“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也是“ 庚申”日。再比照此后四年左右的第95回元春去世的敘述,所以時間范圍應在元春上限生辰范圍:1730年—1760年。查一查電子萬年歷,四月二十六日/端午節、芒種節、庚申日三者重逢的有哪些年份? # c# X5 G4 D+ Y# W% C% L% d+ S. @
      查閱的情況很令人驚奇居然只有一個——時間是1753年6月6日(乾隆18年,癸酉年戊午月庚申日)!8 q' _% E: }* Z, J2 r
      這個時間是賈敬的“生日”——升天的日子,像秦氏、元春和正在論證的寶玉的生日一樣,是打開紅樓秘密的金鑰匙,尤其重要。以后論證時大大有用。
    " [: Q+ d8 B. i/ \  寶玉此時離元妃薨逝有4-6歲,從文本敘述推算,寶玉此時僅為14-19歲。所以在1730-1760年,對照萬年歷可看到如下:
    " b/ A& V. R7 U/ Q0 G8 g2 @+ \1734年6月6日,雍正12年五月初五日,端午節/芒種節/餞花節,09:50:36 交節;7 a! @! j5 {1 L: i! D, ?; D( P
    1735年6月6日,雍正13年四月十六日,15:42:14 交芒種節;, |$ K' M, I$ f7 ~( d- C7 b
    1736年6月5日,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21:25:01 交芒種節/萬圣節/餞花節;0 E9 L, i, |0 I2 V, I
    1747年6月6日,乾隆12年四月廿九日,13:16(未時)交芒種節/餞花節;
    2 h) N! c* `% R2 H5 M5 @1750年6月6日,乾隆15年五月初三日,芒種節/餞花節,06:36(卯時)交節;! Q2 c/ |9 z: j; I6 p
    1752年6月6日,乾隆17年四月二十三日,18:14(申時)交節;3 ^4 ]- b$ O7 W0 K
    1753年6月6日,乾隆18年五月初五日, & W3 c7 K9 p4 r) g" u/ K, [' V7 A
    (癸酉年戊午月庚申日),端午節/芒種節00:04:52 交芒種節 ;
    + a) D% t2 h5 R* `1754年5月17日,乾隆19年四月二十六日,無節;, e: O- H( U' o7 }1 s  b
    ——6月6日,閏 四月十六日,06:03:10 交芒種節。& |5 x- F1 I$ s8 [
      另外,從第3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敘述,寶玉與元妃相差十幾歲。兩廂對應,當在1730-1760年。對照萬年歷可看到,四月十六或二十六日是芒種節的只有2個年份如下:
    8 ]% |, k. E; m! c0 j3 A1735年6月6日,雍正13年四月十六日,15:42:14 交芒種節;/ n+ p2 V6 U7 Q+ J& o+ m
    1736年6月5日,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21:25:01 交芒種節。
    2 t+ M; L* l9 L/ R  v- n' i7 ~- E( a' i  q* S+ d/ k. d
    所以寶玉生辰只能為:1736年6月5日——乾隆元年芒種節(四月二十六日)- ^' x" [9 \7 a* {9 _: o' j
      我們反過來再看元春誕辰,發現情況一、二均符合集合列的必要條件:% F8 |$ Q2 k) F
    一、1715年2月4日,康熙54年正月初一,乙未年戊寅月戊戌日,16:25:43立春——1760年2月4日,庚辰年戊寅月甲午日,十二月十八日,14:38:52立春。享年46歲。
      R' P3 ?7 V  `0 [9 a7 X  i, Y  m二、1723年2月4日,雍正元年正月初一/除夕夜,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15時5分 / 或14時51分立春——1760年2月5日,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十二月十八日14:38:52立春。享年38歲。
      c6 P; ~4 N" ]: \/ C/ z  生日和1736年相差別只有13歲的年份是——1723年2月4日(雍正元年正月初一)應是元春的生日。
    7 a% I* Y$ m& m- _1 }  ——再來反證后40回文本敘述:
    : ]' [1 |# I! B$ f  c8 _% o  對照《紅樓夢》第95回:“是(應為逝)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元春逝于1760年2月5日,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正是1759年底——乾隆己卯年臘月十九日,可不就是“交卯年寅月”!而1723—1760年正是38歲——所以進一步證實張愛玲推證文本中過錄之誤:“四十三歲”應是“四十一、二歲”——是古代虛歲紀年法的。1 F0 v" B! k# K( y5 c9 q& C/ `* S
    §2.4元妃其人  在確證了元春真實的生日“雍正元年正月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后,我們再來看看她真實的四柱八字“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某時”與小說第八十六回所寫命理特征的關系:& M8 L2 {' M% t# C7 X
      根據“游戲規則”,如果元春的八字一定要同時出現“飛天祿馬”和“日祿歸時”,《三命通會》又規定,正月出生的人命理中若要有“天德”或“天德合”,則其四柱八字中必須有“丁”或“壬”;正月出生的人命理中若要有“月德”或“月德合”,則其四柱八字中必須有“丙”或“辛”。7 q3 i' e) c8 |& J. \
      在《紅樓夢》文本敘述,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正月初一)辛巳時”。最后,由此推論時辰為(正月初一)辛巳時,含有論證“日祿歸時”: “此格有七日,甲寅(按,指甲日寅時,以下類此)、丁午、戊巳、己午、庚申、壬亥、癸子”其中的戊巳、庚申。
    $ G* |2 k; i; Q  所以元春誕辰:
    8 Z% N$ `2 k; B4 x. Z% e  生于1715年2月4日,康熙54年正月初一,乙未年戊寅月戊戌日辛巳時,45歲(上述已排除了,不可用),只能是生于1723年2月4日,雍正元年正月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丙申(或壬申)時(按干支排列匹配,無“丁申/辛申”說),符合立春交節時14:38:52的情況。時年齡38歲。
    $ C: D: ~7 @, W- y$ W  后補:最后我要指出,我在論證本文成立的一個月后,我還查到了小說《紅樓夢》主角“女一號”元春的歷史中的現實原型人物——“元”來如彼:9 z0 O0 I" ~& B1 F
      純惠皇貴妃 蘇(佳)氏(1713——1760),蘇召南之女,生于康熙五十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初入侍藩邸,雍正十三年生皇六子永瑢。乾隆二年冊為純妃;(1745年)乾隆十年十一月冊為貴妃,同年十二月生皇四女。(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四月晉升為皇貴妃,十八日立春,同月十九日薨,終年48歲。五月追謚:純惠皇貴妃,葬于裕陵妃園寢。(筆者注:此為清檔案公布的原文,故保留“48”等原始記錄)) z4 f4 C. K  B9 O2 m5 |1 x
      對照第86回關于元春“八字命理”的描寫:
    ; @3 h3 Q( E% L3 ^+ [$ R6 @) J$ I  寶釵道:“不但是外頭的訛言舛錯,便在家里的,一聽見‘娘娘’兩個字,也就都忙 了,過后才明白。這兩天那府里這些丫頭婆子來說,他們早知道不是咱們家的娘娘。我說:‘你們那里拿得定呢?’他說道:‘前幾年正月,外省薦了一個算命的,說是很準。那老太太叫人將元妃八字夾在丫頭們八字里頭,送出去叫他推算。他獨說這正月初一日生日的那位姑娘只怕時辰錯了,不然真是個貴人,也不能在這府中。老爺和眾人說,不管他錯不錯,照八字算去。那先生便說,甲申年正月丙寅這四個字內有傷官敗財,惟申字內有正官祿馬,這就是家里養不住的,也不見什么好。這日子是乙卯,初春木旺,雖是比肩,那里知道愈比愈好,就象那個好木料,愈經斲削,才成大器。獨喜得時上什么辛金為貴,什么巳中正官祿馬獨旺,這叫作飛天祿馬格。又說什么日祿歸時,貴重的很,天月二德坐本命,貴受椒房之寵。這位姑娘若是時辰準了,定是一位主子娘娘。這不是算準了么!我們還記得說,可惜榮華不久,只怕遇著寅年卯月,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瓏剔透,本質就不堅了。他們把這些話都忘記了,只管瞎忙。我才想起來告訴我們大奶奶,今年那里是寅年卯月呢。’”
    6 n) E+ ]& W( Q( k" `6 M  ----還有第5回的判詞: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 J) y& o# @! U1 |0 R3 E+ T) h  ——三項對照可以判定,作者《紅樓夢》陳述的元春的原型,就是歷史生活中的“純惠皇貴妃”——生于1713年(康熙52年)癸巳年己未月丁卯日/潤五月癸巳年戊午月丁酉日生,逝于1760年(乾隆25年四月)庚辰年辛巳月癸巳日,終年48歲。只不過〈〈紅樓夢〉〉少還她10年春光,(23歲左右入選女史,20年應指照宮闈這段時間)。這可能是創作考慮的藝術選擇。
      q+ E' M- u8 A3 z9 e6 p §2.5寶玉原型  我們前面考證了寶玉生辰為1736年6月5日——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查看清朝歷史紀年,正是雍正十三年——皇帝暴亡的當年,元春的原型,就是歷史生活中的“純惠皇貴妃”。
    # X: `) z; k  x1 B  那么寶玉的原型呢?結合上節考證的《紅樓夢》主角“女一號”元春的歷史中的現實原型人物,我們不妨再仔細看看——純惠皇貴妃
    * Q8 o2 `$ b8 H* A3 H2 Z蘇(佳)氏(1713—1760):6 k$ L" g% K  L
      蘇召南之女,生于康熙五十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初入侍藩邸,雍正十三年生皇六子永瑢。乾隆二年冊為純妃;(1746年)乾隆十年十一月冊為貴妃,同年十二月生皇四女。二十五年四月晉升為皇貴妃,十八日立春,同月十九日薨,終年48歲。五月追謚:純惠皇貴妃,葬于裕陵妃園寢。
    . t9 @( |5 P# l. l' D  如果說,《紅樓夢》敘述的這位元妃原型,就是“純惠皇貴妃”的話,那么生于1736年6月5日(乾隆元年/或雍正13年)的賈寶玉與“雍正十三年生皇六子永溶”的生日正好重合。正如第18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榮國府歸省慶元宵》:0 j- ?( u9 ]; B( ]# L/ h) u; e
      “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
    ( Q  B2 {* k: R0 I& n  ——賈寶玉與元妃的關系其實就是清代皇室生活中的母子血緣關系。賈寶玉的原型就是皇六子永瑢(古籍寫作 “永 玉容”)!0 \5 r" ~* f3 n7 Y; e' s
      ——在《紅樓夢》文本中元妃省親在第16回,這一年“晉封為升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正是寶玉10歲左右(紅十年)。推算一下正是1746年。正契合歷史上純惠皇貴妃“乾隆十年十一月冊為貴妃,同年十二月生皇四女。二十五年四月晉升為皇貴妃,十八日立春,同月十九日薨,終年48歲”(在《紅樓夢》中作者減去十年春光)。
    ! |4 H( l$ x5 l7 j6 O §2.6為秦卿“時日”把脈  我們先來給秦可卿逝世時的時間“把把脈”。第11回當年冬底,秦可卿已經病入膏肓:% O. ^) ]" E' h) {3 r3 k! |5 r
      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節的那幾日,賈母、王夫人、鳳姐兒日日差人去看秦氏,回來的人都說:"這幾日也沒見添病,也不見甚好。"第11回 《慶壽辰寧府排家宴 見熙鳳賈瑞起淫心》" `9 ~' t* z) j0 }! t
      可見,逝世這一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左右。
    + {9 ~7 g* f+ B  陳林〈紅樓夢時間解謎〉中論證說:
    4 e: o* s# B+ f. a, q) g( g7 J; ]  顏采翔先生著《紅樓醒夢》認為“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指的是1642年,秦可卿之死是隱射死于1643年的皇太極。筆者完全不能認同王先生和顏先生所作的大膽猜測。不過,兩位先生告訴讀者一個事實:從嘉慶十八年(1813年)上溯至崇禎十五年(1642年),其間沒有任何一年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為了慎重起見,筆者特別查證了《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從1643年到1812年的歷日表,的確沒有哪一年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 J! w# [# y( F+ ]& G1 Q  所以他推論“照本文的推定‘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在丁酉年(1717年)。這一年的冬至是哪一天呢?查《近世中西史日對照表》:十一月二十日(陽歷12月22日星期三)冬至。”——這樣的結論當然是錯誤的!——實際上他說的證據不立。因為查電子萬年歷,從1642年—1812年,十一月三十日逢冬至日的年份有存在,而且僅有一個。如下:
    7 y4 _- j" s9 ?6 V0 i! P0 O0 O/ D  1745年12月22日,乾隆十年乙巳年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日。(該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時辰23:40:42交節,按古人紀年法為三十日子時冬至)。
    $ d2 ^8 G0 R( j( H& o! D  [  (另,電子萬年歷顯示:1669年12月21日,康熙8年甲申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3:02交冬至,次日為三十日——如果作者記憶或古人推算的此日為冬至日,亦有可能;別的年份冬至日與三十日相互差距至少兩日以上,在歷史的客觀差距上不存在。所以1669年康熙8年己酉年,疑似。)1 V5 v/ c) z1 I5 d; L, |) J
      但是考較一下下,比較1669年和1745年:此年必須滿足文本同期人物如元春生辰的年歲(以上考量的1715年——1750年)年間。其中只有一個符合,即1745年12月22日凌晨,乾隆十年乙巳年十一月三十日。* V2 C7 A2 [( [' F  K
      因此推斷,秦可卿逝世的時間就在1745年12月22日(乾隆10年乙巳年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日左右。《紅樓夢》第10回寫的就是1745年秋冬的事件。3 {) e! X% w/ A6 n* C9 Z

    5 f: Q4 i( n1 I: x. v9 n& X  總結以上結論,元春生辰為:生于1723年2月4日(雍正元年初一)癸卯年甲寅月庚辰日丙申時(或壬申時);逝世于1760年2月5日,庚辰年戊寅月乙未日,實年38歲(古人虛數記作四十歲)。寶玉生于1736年6月5日,時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種節。
    # V! C" m& u8 a
    / c& s+ t2 @+ J' N6 F: M  本章結論:
    ) @0 o# @. o3 R) U- }1、在此系統論考察過程中,控制實驗因素具有系列顯現功能,而且樣本數據還使用了80回后的第95回文本內證,初步判斷后40回和前80回是一個和諧的系統。下文以后還會從結構生成功能和文本內容,繼續嚴加考究的。
    % q/ ^; A3 j! m9 k. W2 X4 e2、120回《紅樓夢》是初步可信的,意義重大,程高的序言誠可信哉。/ Z% z( v' |! ^" y6 p
    3、元春原型的探索,果然振奮人心,文本敘述的內證關乎宏旨,初步印證了《紅樓夢》不愧為一部現實主義作品,一部日記式紀傳體杰作,體大精思。: K! w2 O7 f6 ?& W; a% D
    4、考察過程謹依足120回《紅樓夢》文本,沒有借助以前紅學研究的任何結論或見解證據,只是借助電腦萬年歷現成工具,結論應為不刊之論。
    . W9 w0 v" l  a  N5 r9 X( s: i5、論證元春生辰時間,無須要那末復雜化,“陳林現象”等把文本系統改造得面目全非,而且“緣木求魚”,不攻自偽。同時,進一步說明簡化探索工具,得到的結論更具有科學的精簡意義。
    * h+ F+ Y8 o$ [. x6、120回《紅樓夢》后40回中,至少95回之前是紅樓真本。1 J/ e. X3 {( h2 K$ X/ ^
    - S; U6 \9 B2 x( e: q0 w2 @
      以上論證推翻了現在紅學的所有關于《紅樓夢》的“時間問題”和紅樓真本的問題。在接下章我再對這個系統年齡仔細考究,對照文本,發現一個驚人的陳述——大觀園不但是和諧的《紅樓夢》歷史時間系統結構,而且影射康熙乾隆時代事件和習俗的原型,這為索引派提供了又一個口實,但是他們索引的結果卻很少與歷史吻合,或者也不與筆者實際考察出的歷史時間接榫。因為《紅樓夢》畢竟是文學藝術——紀傳體小說,僅僅猜謎是不科學的。
    fengyu 發表于 2009-7-25 11:54:41
    《陳述紅樓真本事》 $ ^! F6 l3 D2 F- \8 G7 x. \
           ——第三章 寶玉圣誕考
    上幾章論證以小說第95回所隱藏的元春真實的去世年代1760年為坐標,根據文本提供的時間線索,以順推和逆推的方式“還原”120回小說情節所隱藏的從1735年到1760年這樣一個真實的年代序列。9 X2 _7 ~& m3 l  j0 @% F9 b: w+ ^
      在“還原”小說情節真實年代的過程中,筆者將小說所描寫的一些重要情節與史實作了對比,揭示了兩者一一對應的關系:
    4 I5 \% @8 }2 e  d2 C* c! {  第27回,暗示當年“四月二十六日未時(13時~15時)交芒種”——以現在的節氣計算方法推算,當年1736年 “四月二十六日未時”即 13時29分交芒種節。
    7 P" E+ k1 m4 j- C$ v8 h" T- {  第11回,“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當年1745年十一月三十日冬至。5 b. l; S, Z% U( u
      第28回,“夏至在端午節前一天”;十月中旬交小雪;十二月只有29天,“臘月二十九”次日“元旦朝賀”。——歷史上1750年芒種節比端午節早2天;十月二十四日交小雪;十二月只有29天,“臘月二十九”的次日是正月初一。# y6 }# W; \& ~, g! u0 p1 c
      老太妃/老太后清明前后薨逝,三月底或四月初葬于孝慈縣。——此年(1748年),乾隆十三年奉皇太后率妃嬪東巡山東,駐曲阜,詣闕里,謁孔林,祭少昊、周公。留曲柄黃蓋于孔府大成殿。三月,皇后富察氏逝于山東德州舟次,乾隆帝哀痛至極,兼程還京師,殯皇后于長春宮。乾隆帝輟朝九日,親定大行皇后謚為“孝賢”。% z/ ]7 q0 H4 n- O
      第95回,寅月立春,交卯年寅月,元春去世“虎兕(兔)相逢大夢歸”,臘月十八日立春,交卯年寅月。——當年1760年,乾隆純妃四月十九日薨逝。  v6 ^( |; T$ A9 G, c" G# X1 D! Y3 y! s5 X
       1 M* B4 R; W' \5 `/ G# f
      由小說情節與史實的對比可知,小說作者的確是按照從1745年到1760年這樣一個真實的年代序列來逐年編織故事情節的,這個真實的年代序列隱藏在120回情節之中,同時又被作者用特殊節令皇家殯葬等情節暗示出來。8 O; @1 ^( ]6 |& U( }
      由于這個真實年代序列的客觀存在,我們可以確認小說主人公賈寶玉出生的真實年份一定是1736年。現在的問題是:賈寶玉的生日究竟是哪一天?小說沒有明確地寫出來。對于其他重要人物,作者則明確地寫出了出生的月份和日期,例如:
    + ?2 u( S, c$ a* i* T  第2回:元春生日是“正月初一”;/ h  p2 g( l: D0 e/ q
      第22回:薛寶釵生日是“正月二十一日”;
    8 O% Y- m+ V: n" O0 F( T% [  第26回:薛蟠生日是“五月初三日”;
    $ D( A- q! Y: s) {8 ~  第42回:巧姐生日是“七月初七日”;6 q+ i) M, ^0 W" f
      第43回:王熙鳳生日是“九月初二日”;) n) J' A' K; G) ?8 O
      第62回:林黛玉和襲人的生日都是“二月十二日”;王夫人生日是“三月初一日”;
    , _, b! h8 c8 G  R! G  賈璉生日是“三月初九日”;( w: e  \3 c# U4 r' m
      第70回:探春生日是“三月初三日”;
    2 ^" F1 ~8 ?- h# ?6 H0 m/ @0 C: ?  第71回:賈母生日是“八月初三日”。9 e* z0 e/ j9 k& z2 r4 r  H' T( B8 b' J
      《紅樓夢》作者惟獨對于男主人公賈寶玉的生日遮遮掩掩,實在令人好奇。在第一章我在前文考論了寶玉生日為芒種節(四月二十六日未時),本節繼續嚴加討論。' d% l# M5 M0 M5 z0 g) G9 V: G3 m+ o
    §3.1一石三生  第58回寫到,在寶玉過生日之前的一段時間,“這日乃是清明之日,賈璉已備下年例祭祀,帶領賈環,賈琮,賈蘭三人去往鐵檻寺祭柩燒紙”(第820頁)。第59回寫到,清明后不久,“一日清曉,寶釵春困已醒,搴帷下榻,微覺輕寒,啟戶視之,見園中土潤苔青,原來五更時落了幾點微雨”(第831頁)。再過了一段時間,就是第62回:“當下又值寶玉生日已到,原來寶琴也是這日,二人相同。”(第865頁)第63回寫到,寶玉生日當天群芳開夜宴之前,林之孝家的帶領幾個管事的女人來查夜,林之孝家的對寶玉說:“如今天長夜短了,該早些睡。”(第887頁)由此可見,此年寶玉的生日芒種節在立夏之后。
    6 x. k0 R1 o' ]2 a9 i  第63回又寫到,寶玉生日的第二天凌晨,賈敬為“守庚申”吞金服砂,“燒脹而歿”,“目今天氣炎熱,實不得相待,(尤氏)遂自行主持,命天文生擇了日期入殮”,“三日后便開喪破孝”(第902頁)。第64回則寫道:“擇于初四日卯時請(賈敬)靈柩進城。”(第907頁)由此可見,“三日后便開喪破孝”其實是不能停放,端午節后的三天“初九”就開喪破孝。
    % N% ^; Y" r0 Y7 V$ c" Z  因此這個“初四日” 卯時請(賈敬)靈柩進城,是六月的“初四日”呢。4 |5 m7 v; f( |
      “老太妃”是在當年清明節前死的,在偏宮中停尸祭奠21天,賈母等人送葬則是在立夏之前。送葬隊伍在路上走了十來天,到了孝慈縣之后又停了幾天的靈,然后賈母等人打道回府,回程又走了十來天。小說寫到了祭奠和送葬的時間表:6 Y. u* p  `0 j) w, g. n2 M4 P/ T
      誰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凡誥命等皆入朝隨班按爵守制。敕諭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內不得筵宴音樂,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賈母、邢、王、尤、許婆媳祖孫等皆每日入朝隨祭,至未正以后方回。在大內偏宮二十一日后,方請靈入先陵,地名曰孝慈縣。這陵離都來往得十來日之功,如今請靈至此,還要停放數日,方入地宮,故得一月光景。(第817頁)
    3 w1 `1 |. p- i. ^  這樣算來,賈母等人返回賈府時大約是在四月底——芒種前后幾日。因“賈母、邢、王、尤、許婆媳祖孫等皆每日入朝隨祭”,時間21+10+10+3、5=43-48天,為近一個半月,所以就到了四月底——寶玉趕不上“張道士四月二十六日圣誕法事”了。
    0 y# I) ^: {) n- p& h; @  第64回寫到,賈敬靈柩初四日進城,供奠舉哀完畢,幾天后賈母等人就回來了。就在賈母回府的前一天,賈寶玉聽雪雁說林黛玉在自己房中設案點香,他想:, X, Z0 n# f6 L) R& p1 s
      “或者是姑爹姑媽的忌辰,但我記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饌送去與林妹妹私祭,此時已過。大約必是七月因為瓜果之節,家家都上秋祭的墳,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禮記》:‘春秋薦其時食’之意,也未可定。”
    " R0 A! W( G7 o$ R6 }7 e" g  這段文字明寫的月份從上下文來看,根本不合理。賈母回府是在芒種節前后,可是芒種節既不可能在六月,更不可能在七月。這顯然是作者在故意制造時序混亂。
    # u& w9 z) w% X4 m  第64回末和第65回初寫到,賈璉是在賈敬死后的第二個月,“初三黃道吉日”偷娶尤二姐的;第68回酸鳳姐大鬧寧國府,也說“親大爺的孝才五七,侄兒娶親”。第65回寫到,尤三姐“嘲笑取樂”賈璉和賈珍時,尤二姐和賈璉已經“作了兩個月夫妻”。至第66回,賈璉前往平安州,途中遇到薛蟠和柳湘蓮,柳稱“月中就進京”,將定下與尤三姐的親事,“誰知八月內湘蓮方進了京”。由此看來,賈璉偷娶尤二姐是在“六月初三”,賈敬靈柩進城是在“五月初四”。9 h+ Q% |0 B8 n6 p) z+ q, l
      根據本文對各回年代的推定,小說的敘述來看,賈寶玉生日當年不可能是“四月二十六日”,譬如第27回:
      j+ I, S7 u' Q) R# F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尚古風俗:凡交芒種節的這日,都要設擺各色禮物,祭餞花神,言芒種一過,便是夏日了,眾花皆卸,花神退位,須要餞行。”
    % ~; T* u2 n5 h* {  在這一天,“寶釵、迎春、探春、惜春、李紈、鳳姐等并巧姐、大姐、香菱與眾丫鬟們在園內玩耍”,黛玉一個人在悲悲切切地葬花。* U) V9 |; x. ?: w. b.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