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c4fji"></tt>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云南大學林超民教授

    發布者: 水西土司 | 發布時間: 2009-4-18 11:17| 查看數: 43891| 評論數: 48|帖子模式

    林超民
    $ l+ ?8 Z# K& @- P1 x+ ~; J
    ! l/ V6 A8 m3 ?" p7 I
    . v+ x% P6 i$ D4 j  林超民,男,漢族,1945年8月生于云南騰沖。 1985年云南大學博士研究生畢業,獲博士學位。中共*黨員,歷史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歷任云南大學副校長,東亞影視人類學研究所所長;云南大學文科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學位委員會歷史學分會委員會主*席;中國民族史學會理事,中國民族學會理事,中國漢民族研究學會副會長,云南民族學會副會長等。為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講授過中國民族史、中國民族史史料學、中國民族史研究的理論與實踐、少數民族經濟史,云南地方史、白族史、彝族史等課程,兩次獲云南大學教學優秀獎。著有《中國民族史》(副主編)、《馬可波羅行記云南史地叢考》、《云南郡縣兩千年》、《安西北庭都護府與唐代的西部邊疆》等學術書稿,發表《試論漢唐間西南的昆明》、《羈糜府州與唐代民族關系》,《白子國考》等論文50余篇, 多次獲云南省政府,省教育委員會優秀科研成果獎。1990年訪問米國,被米國歐柏林山西協會授予 “優秀訪問學者”。獲“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個人”、 “做出突出貢獻的中國博士學位獲得者”、“云南省有突出貢獻的優秀專業技術人才”等稱號和獎勵。6 L3 w: L8 ^% b
    本帖專用轉載林教授新浪博客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wenlinbuluo
    ( u9 s1 r5 L: |6 c9 Y5 Z+ n. M" I! X4 @3 g: X
    [ 本帖最后由 水西土司 于 2009-4-19 08:40 編輯 ]

    評分

    參與人數 1功勛 +50 收起 理由
    浪花 + 50

    查看全部評分

    最新評論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21:59

    盛世品茶

    盛世品茶
    - p2 ?7 v4 i' G' `
    % d1 E1 Q# H( P  m% P  [    俗話說“亂世飲酒,盛世品茶”。2 B! I; v/ x% L4 Z  J
        此話說得過于絕對,盛世何嘗不飲酒,杜甫在安史之亂時顛沛流離,坎坷艱辛。戰亂中忽然聽到官兵收服河南河北的捷報,眼看動亂即將過去,盛世就在眼前,欣喜若狂,“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H4 @8 H/ J; J2 Q4 G$ ?& N
        有人借酒消愁,更有人縱酒慶祝勝利。北京牛欄山酒廠的廣告詞:“百年奧運,百年牛酒,共享盛世歡騰!”在歡慶千禧年時,人們高唱:“舉杯吧朋友,在這千栽難逢的時候,先為祖國祝壽,再送世紀遠走。舉杯吧朋友,在這舉國歡慶的時候,兒女情五十年沉釀,讓母親醉在心頭。這酒里世紀情一百年暢飲。干一杯祝歲月天長地久,這酒里歌與愛唱盡了風流。”
    $ _7 F' ^4 @2 A" u9 ?, Q    之所以說“亂世飲酒”,也許是亂世出刁民、暴民。刁民、暴民,總是“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酒與刁民、暴民結下不解之緣,由此敗壞了酒的聲譽。
    ! g7 N* c1 M) B    “盛世品茶”,也有些絕對,抗日戰爭時期的昆明,可謂亂世。但是青云街、文林街、龍翔街、鳳翥街等大街小巷,茶館林立,逃難到昆明的大學生和教授喜歡在這里泡茶館。這在汪增祺、何炳棣、何兆武等大學者的回憶西南聯大文章屢屢提及,汪增祺等人還對西南聯大學生泡茶館有精彩的描述。# e4 l0 z* W% Q* Z  G" ^
        不過品茶與飲茶不一樣,飲茶大多為解渴,品茶就不在于止渴,在于鑒賞茶的色、香的同時,體悟清心淡泊、寧靜致遠的情趣與高雅。2 z" y" q, H7 Q! P! j* D2 t
        之所以說“盛世品茶”,也許是盛世出文人、雅士。文人、雅士,喝茶大多不是為了解渴,他們不會牛飲似地喝大碗茶。而是悠然自得地泡功夫茶,小杯小杯、小口小口地品嘗。“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q0 \) \6 O3 w& J2 A0 _
        茶與酒的確有相當不一樣的精神。酒代表一種粗獷、豪放的浪漫主義風格。茶就是一種細致、清醒的現實主義情懷。
    , P$ ]" R- a: ?$ A  B    從1950年代后,品茶成為“小資產階級情調”受到批判,茶館迅速減少,上茶館品茶的人越來越少。1958年,全國上下大躍進、大煉鋼鐵,茶館幾乎都關門大吉。1959年以后連續三年天災人禍,饑荒在各地蔓延,飯都吃不飽,飲茶就是一中難得的奢侈。接著茶葉成為國家定量供給的緊俏商品。一個人每個月發一張茶票,可買一兩茶。當時我正在讀大學,每個月發給的茶票,都送給有“茶癮”的師友,自己以喝白開水為樂。直到1970年代我被分配到勐海茶廠當工人,才在品茶師的指導下逐漸培養起飲茶的嗜好。
    7 R% ]1 i7 |: |- ?7 b8 F: c    1978年代我重返云南大學讀研究生。隨著改革開放的進展,人民生活越來越好,云南大學周圍,尤其是翠湖邊上,茶館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品茶的人也來越多。茶館的裝潢日趨時尚豪華,茶葉的種類日趨復雜繁多,茶具的花色日趨考究高貴,宣傳茶葉的書籍更是五彩繽紛,令人目不暇給。茶葉的價格則不斷攀升,令人咋舌。3 {6 l- i% W" ~  X& y* {6 x1 _
        我在勐海一中教書時的一位女學生,名叫王霞,1978年中學畢業后進入勐海茶廠當工人。她從一個普通的工人成長為一位主管普洱茶生產加工的技術人員。1999年她自主創業,建立思茅古鎮茶葉有限公司。她既是總經理,又是生產工藝技術員、產品質量檢驗師、工藝操作規程的制定人。她精于選料,熟于制茶,嚴于質量,在強手如林的茶葉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
    ' Y0 ~2 f; ~3 z    2002年,王霞精心制作的宮廷普洱茶榮獲“2002廣州茶博覽交易會暨第二屆(秋季)優質茶評比大賽”的“普洱茶王”稱號。參評的100克普洱茶在會上拍得16.8萬元。創造了普洱茶的歷史上的最高價位。2004年冬她獨資組建“云南思茅王霞普洱茶有限公司”,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在眾多的普洱茶生產企業中,王霞是以自己姓名命名公司的第一家。0 E& `- d& {' n9 z4 a
        王霞于1978年進入勐海茶廠當工人,30年間她從工人成長為董事長。她創造了一兩茶葉十六萬八的奇跡。她的奇跡得益于改革開放。她正是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走過崎嶇不平的道路,克服各種困難,奮力拼搏,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 d- x5 u$ v) [; U7 F$ ^    不久前,應友人之邀到翠湖邊一家餐館吃飯。服務員拿來的茶水單,我一看,一杯茶最低價是20元,最高價是999元一杯。如果以王霞16萬元100克拍賣的普洱茶相較,還不算貴。
    $ F$ V$ D+ G9 M    我猛然想到,我所在大學的研究生津貼:碩士研究生一個月180元,博士研究生一個月224元。999元一杯的茶,喝一口就是博士研究生一天的飯錢。
    + X3 J  ~3 @2 o* J% X/ S$ B3 C3 ^    我又想到,前幾年,中共云南省委書記令狐安在《云南日報》上發表幾首詩,其中一句是:“春城一席紅樓宴,山鄉農民十年糧”。仿效他的詩句,我們也可說:春城一口普洱茶,大學博士一天糧!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26:18

    春風共曉燕同舞——祝賀付春于曉燕新婚快樂

    今天我們大家歡聚一堂,共同慶祝付春與于曉燕喜結良緣。. _. a" [1 g( _3 n
    我們很高興和他們一起分享新婚的歡樂,更樂意為他們純真忠誠的愛情作證,為他們珠聯璧合的幸福婚姻作證。2 f: v& G: q# Q4 t5 J5 x! f
    新郎付春是中共云南省委黨校的老師,新娘于曉燕是云南民族大學教師。1 S& Z/ G# w( s0 q8 k
            2002年,付春從撫仙湖畔的江川縣來到云南大學歷史系,于曉燕從趵突泉所在的濟南城來到云南大學歷史系,他們一起在云南大學歷史系中國民族史專業攻讀碩士學位,接著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去年他們兩位雙雙獲得了博士學位。! q* ^2 ^3 B, k3 E: n$ d
            六年來,付春和于曉燕在共同的學習研修中從同窗、同桌、同道到相親、相愛、永結同心!真是:學業與愛情齊飛,春風共曉燕同舞!) m' Y' g, B" N4 ~
            春風溫暖著曉燕,曉燕依戀著春風。" U  Q8 d+ j2 M) {
            讓我們為他們美好的愛情與幸福的婚姻獻上一聯:2 E1 Z8 X* T5 k
            春來學府百花香
    3 k) x8 p. _& w0 B+ t4 S& Z        燕投畫閣瑞云祥5 s/ F. P: _8 w1 ^# Y% s. u0 |4 C
            付春來滇南撫仙湖畔的農村,是一位淳樸、忠厚、誠實、聰明、剛毅、堅強、有責任心的男子漢。
    + f* n  U& _* s& A* k        于曉燕來自山東孔孟之鄉,是一位漂亮、端莊、賢淑、聰慧、樸實、溫柔、有體貼情的女才子。
    8 L( ^8 f# a7 l" |  V        他們是佳偶天成,是博士與博士、君子與淑女的美滿結合!
    2 S5 c" J, j0 ]        作為他們的老師,我看著他們從同學到朋友,從朋友到愛人,從愛人到牽手步入婚姻圣殿,結為夫妻。我是他們的老師,也是他們愛情的見證人,今天擔任他們的證婚人倍感驕傲與榮幸。他們在六年間研修深造的歷程中,他們相互學習、相互切磋、相互關心、相互幫助、相互鼓勵,六年的愛情長跑,充滿了真情、充滿了大愛、充滿了甜美。六年的相愛才有美今天有了熱烈、喜慶、祥和、歡樂、美好的婚禮。他們的婚姻像江水東流一樣合情,像旭日東升一樣合理,像春花秋實一樣合法,像高山屹立一樣永恒!5 e+ ^' v0 r8 H+ I  Q
            我們相信:付春一定會越來越體貼,曉燕一定會越來越溫柔!我們衷心祝愿他們始終相親相愛、相敬如賓、相濡以沫、不棄不離,永遠把對方記掛在心上,永遠把對方當作手心里的寶!
    ) D+ Q' w1 i# o        我們堅信:他們忠貞不渝的愛情一定會像撫仙湖一樣深,他們的天作之合的婚姻一定會像趵突泉一樣美!
    " M# |" L: P+ S+ k! q# u# I/ }9 q( G: C5 n1 o
    [ 本帖最后由 水西土司 于 2009-4-18 11:27 編輯 ]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36:54

    《林超民文集》出版

    《林超民文集》第一卷、第二卷于2008年12月由云南出版集團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6 l% X; g3 D& w! [4 x《林超民文集》的責任編輯是云南人民出版社歷史編輯室主任張波女士。
    # ~/ w& {" a6 T; S《林超民文集》第一卷48萬字,第二卷47萬字。
    ( l+ `5 Z+ S0 o. G! ^) J《林超民文集》第一二卷定價180.00元。
    1 a: l% a/ |3 G! s& b$ K/ {
    # g5 K# C; f5 O   
    7 p4 K# i4 I- U. q( T《林超民文集》  序 + p9 f0 u) E* w( M# T* L  G; j6 B
        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幾家出版社約我編輯個人“論文集”,不少師友也鼓勵我將發表于報刊的文章結集出版。當時,學者出版文集為一時之風尚,前輩,同儕,新俊的論文集層出不窮。自知學力有限,所發表論文雖有新見,但不免粗疏,需要進一步打磨、推敲、提高。更主要的是,我的業師方國瑜、江應樑兩位教授于1983年、1988年先后辭世,他們留下了許多工作需要我完成。我自有心愿:導師的遺著沒有整理出版,就不考慮我個人的著作的出版。婉謝了出版社與師友的好意,多年來我一直專心整理先師遺著。
    % W+ z$ h5 I1 i6 n    1978年9月我考取云南大學中國民族史專業的研究生,師從方國瑜教授學習中國民族史與云南地方史。當時,方國瑜老師的大作《中國西南歷史地理考釋》與《云南史料目錄概說》已經整理完畢,請人謄寫清本。清本為繁體字,無標點,國瑜師命我認真閱讀,并將這兩部書的校對、標點定為我的日常功課。近一年,在國瑜師的指導下順利完成了校對和標點工作,為我日后的學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這兩部書交中華書局,于1984年、1987年先后出版刊行。倍感痛心的是,這兩本凝聚國瑜師一生心血的大作,他已不及見到。
    8 K: m' Z  D2 y6 f9 m6 Y+ }4 v    國瑜老師編定的《廣韻聲會》一書和《困學齋雜著》(五種)也請人謄寫清本,等待出版。國瑜師發表于期刊的論文,已刻印散發的文章,未刊的手稿,大多謄寫就緒,約百萬字。國瑜師命我協助整理,編為《滇史論叢》四輯。上海人民出版社編輯李文俊先生負責出版。1982年9月《滇史論叢》第一輯問世。國瑜師殊為高興,命我加緊工作,希望盡快將其余三輯出版。豈料,國瑜師于1983年12月23日中午突發腦溢血,24日清晨駕鶴西游。國瑜師留下的遺著是國家、民族珍貴的學術遺產,整理出版國瑜師遺著是我責無旁貸的義務,應該毫不猶疑地勇擔起這項工作,心無旁騖地完成這項工作,將方國瑜教授在中國民族史與云南地方史做出的創造性成果盡快出版,奉獻于學術界,告慰先師的亡靈。: r# x: L1 b( u. U' |4 q$ P: y* I
        1981年我通過碩士學位論文答辯后,國瑜師即命我整理《馬可波羅行紀“云南行紀”箋證》,于1982年初完成。蒙方先生贊許。希望盡快出版,參加當時正在國際學術界開展的馬可波羅是否到過中國的討論。此書先在《西南古籍研究》上分兩期刊出,直到1994年1月才由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此時距方師逝世已經十年。算是國瑜師誕辰九十壽辰,逝世十年,我獻給先師的一朵小花。; S6 \! D5 w0 K$ a
        國瑜師逝世后《滇史論叢》的出版成了問題。我多次與責任編輯李文俊聯系,先說“正在研究”,其后杳無音訊。1990年我開始籌措經費著手國瑜師遺著的整理與出版工作。承蒙云南教育出版社何學惠社長鼎力支持,三卷本的《方國瑜文集》計劃在1993年方國瑜先生誕辰90周年時出版。1994年8月《方國瑜文集》第一輯問世。由于諸多因素,第二輯、第三輯未能繼續出版。直到1998年在何學惠社長的全力支持,無私幫助下,《方國瑜文集》的出版工作又開始啟動,并從原來的三輯改為五輯。在眾多師友的幫助下,2003年在方國瑜先生誕辰100周年逝世二十周年之際五卷本《方國瑜文集》出版。2004年《方國瑜文集》獲得云南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特等獎。1 X0 n! c6 u% ?0 G
        國瑜師于1965年開始編纂大型史料叢書《云南史料叢刊》,當年底《云南史料叢刊》第一輯的油印本問世。不料第二年“文化大革命”動亂驟起,這項工作被迫停頓。1978年國瑜師與徐文德、木芹兩位老師從頭開始《云南史料叢刊》的編纂工作。國瑜師擬定計劃,提出方案,徐文德與木芹教授具體纂錄校訂。潛心工作三年后,《云南史料叢刊》油印57輯,基本完成纂錄校訂的工作。1983年初夏,國瑜師與徐文德、木芹、鄭志惠老師一起,討論了《云南史料叢刊》的出版問題。以57輯的油印本為基礎,重加編次、校訂,依時序,按內容編為20卷,每卷約30萬字,大32開本。并與云南人民出版社文史編輯室主任李惠銓編審聯系出版事宜。不料年底國瑜師仙逝。《云南史料叢刊》的出版便擱置下來。在省政府和云南大學的關心支持下,1988年《云南史料叢刊》一輯由云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我們為《云南史料叢刊》得以出版的興奮心情未能延續多久,由于各種原因,《云南史料叢刊》的出版再次擱淺。經過多方努力,克服不少困難,1998年2月新版《云南史料叢刊》第一卷由云南大學出版社刊行問世。經過三年多努力,國瑜師主編,徐文德、木芹、鄭志惠纂錄校訂的《云南史料叢刊》13卷全部出齊。國瑜師生前念念不忘,費盡一生心血的《云南史料叢刊》的問世,得到中外學術界的廣泛稱道,贊譽四起,好評如潮。
    ; `& U  s; C. M# q9 v0 z5 [    江應樑教授在國瑜師逝世后擔任我攻讀博士學位的指導教授。我獲得博士學位后,協助應樑師編纂《江應樑民族研究文集》,并于1992年由民族出版社出版。令人扼腕痛心的是,當這部體現應樑師五十年研究與教學經驗的大作問世時,他老過世已經4年了。- }0 N; j- m% i0 S& J2 l
        1983年應樑師組織同仁修訂1961年由方國瑜、楊堃、江應樑、尤中諸位老師合作撰著的《中國民族史講義》。1985年5月我獲得博士學位后,應樑師命我協助他編著《中國民族史》。其間,有幾位教師先后退出編寫工作。更不幸的是,書稿尚未完成,應樑師于1988年十一月十一日夜間心臟病猝發,搶救不及,遽返道山。作為江應樑教授的學子,我理所當然地繼承先生遺志,與師友合作,完成應樑師未竟事業,在應樑師逝世兩年后的1990年11月民族出版社出版了江應樑先生主編的《中國民族史》上中下三卷。應樑師主編的《中國民族史》獲得了國家教育委員會首屆全國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一等獎,首屆郭沫若歷史學獎。* M7 q* c% K* S& W; ^
        1985年我被推舉為云南大學歷史系副主任,1988年擔任歷史系主任。云南大學歷史系是中國歷史學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的重鎮之一。歷史系教師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地在教學與科研上做出了顯著成績,可是他們的科學研究成果的出版十分困難。為推動科學研究,提高教學質量,促進學術交流,我籌集資金,在1993年,云南大學建校70周年之際,編輯出版“云南大學史學研究叢書”和“云南大學民族研究叢書”。先后出版了趙瑞芳、熊錫元、馬開樑、李英華、吳繼德、黎家斌、楊兆榮等老師的論文集。
    " u+ u6 m( n5 {* P' I- Z6 N    為幫助青年學者盡快成長,我募款為中國民族史專業和民族學專業的碩士編輯出版了《新松集》、《新浪集》、《新鳳集》、《新葉集》、《新翼集》。爭取學校與社會支持,編輯出版“云南大學中國民族史博士文叢”,已有五種問世。
    9 C8 y# D; Q6 j, W1 X    1995年3月,忽膺云南大學副校長之選。我本來是個可以做點學問的人,從未想到要從事行政管理工作。出任副校長后,我在學校的頭銜頗多: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老齡工作委員會主任、知識分子保健小組組長,殘疾人協會主席,消防委員會主任,還要擔任逝世的教授、副教授、處長們的治喪委員會主任。幾乎每天都得為師生員工的生老病死操心費神。每天要見許多不愿意見的人,要說許多不愿說的話,要穿不習慣的禮服,要參加不自在的宴會,還要吃不見得有益健康的大餐。每天工作何止八九個小時,甫到家里,電話鈴頻起,不速客常來。長年如此,盡管心里難免有些嘀咕,但還是黽勉從事,不敢稍有懈怠。自己鐘愛的讀書寫作只有在夜深人靜時做上兩三小時。2 x7 b* V3 A0 j/ |
        蹉跎歲月,忽焉十載。轉瞬間年屆花甲。承蒙領導關心照顧,得以退出行政工作,回到書房,重操舊業,收心補讀少年書。此時云南人民出版社的總編李惠銓學長再次建議我整理舊作,出版文集。孔子說:“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詩經·小雅·伐木》有吟:“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發文出書,廣交學友,得到同仁、同道、同行的批評教正,借以提高進步,實為人生快事。欣然同意將舊作董理結集出版。自覺德薄言輕,才疏學淺,不足以傳世,然一得之愚,一孔之見,或有可取,芟陋就文,齒錄己見,冀有補學術,豈敢禍棗災梨!
    ) o) o$ t/ u5 u$ ]1 E3 w    自1978年9月我從西雙版納勐海縣第一中學到云南大學跟隨國瑜師學習中國民族史和云南地方史,開啟學術生涯以來,深感自己資質笨拙,維以勤能補拙自勵。與多才多藝,多能多產的學者相比,實在慚愧。數年間發表于報刊的長文短章,超過百篇,還有序言、書評,雜文、隨筆又有一兩百篇。經過一年多的整理,從論文中選出56篇。這些文章大多在學術刊物上發表過,有的則是在學術會議上演講過,有幾篇是從我的碩士論文中選編的,還有幾篇選自我為《滇云文化史》一書寫的有關章節。《滇云文化史》是內蒙古教育出版社約我們寫的書稿,為中國地域文化大系中的一卷。這56篇文章,是我從事教學與研究的記錄。可以分為中國民族史與地方史兩大類。民族史可以分為概論、文獻、唐代民族史、云南民族史諸部,地方史又分為文化、交通、社會、經濟諸部。有三篇文章是紀念導師國瑜教授的。國瑜師逝世后一周寫后,我即寫成《方國瑜傳略》,先在《民族工作》1984年第二期上發表,補充后發表于《史學論叢》1987年卷。這是最早介紹國瑜師生平與學術貢獻的傳記,但本文集沒有收入。《名山事業繼長增高》是《云南史料叢刊》的后記,介紹國瑜師主編《云南史料叢刊》為云南史料研究與整理作出的前無古人的巨大貢獻。《博雅精深學高身正》是在紀念國瑜師誕辰100周年大會上的發言,《云南日報》作了轉載。《文章驚天下道德著春秋》是2007年5月14日在方國瑜故居開館慶典及方國瑜先生于民族文化學術研討會上的主題發言稿的基礎上寫成的。云南大學的民族學的科學研究與人才培養與周恩來總理的指導、關心、幫助分不開。可以說,沒有周總理的教誨,就沒有云南大學民族學科的建設與發展。為此,為紀念周總理誕辰100周年我寫了在《周總理的指引下——記云南大學民族學的教學與研究》,收入中共云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編的《情系南滇——周恩來與云南》一書中。這篇文章也算是云南大學民族學學科發展的小史。收錄在文集中供有興趣的學人參考。20世紀70年代我曾在普洱茶產地之一勐海茶廠當工人,對普洱茶可謂情深意長。當時查閱資料,做過一些筆記,曾在《云南日報》上發表過幾篇關于普洱茶的短文。師從國瑜師研究民族史與地方史,就普洱茶歷史向國瑜師請教,國瑜師以舊稿《普洱茶》賜示,我整理成《普洱茶史話》發表在《民族文化》1980年的創刊號上。當時知道普洱茶、喜歡品飲普洱茶的人還不算多。這里收錄三篇關于普洱茶的文章,算是我在勐海茶廠工作的一點紀念,也是給與我朝夕相處的工人師傅們的菲薄獻禮。最后一篇《明道不計功》收入王文章和侯樣祥先生編輯的三卷本《中國學者心中的科學·人文》的《人文卷》。這套書邀請114位科學家撰文縱談“科學”、“人文”、“科學人文關系”,我有幸忝列其中。這篇文章寫了自己的治學經歷、治學方向、治學志趣、治學體悟,也算是自己的治學小結。. O+ g  |, ?% K8 O9 i1 p
        原本只想匯編為一集,不料編排下來,一集難于容納,便分為兩集,第一集為概論、文獻、唐代民族史、云南史概述、先秦至明代的云南史等專題。第二集為元明清至民國的云南史,白族形成、漢族移民、交通、茶葉、紀念國瑜師等專題。由于原來是作為一集編排,所以只寫了一個后記。現在也就按照原來的編排,一二集合起來寫一個后記。想必不至于引起誤解,貽笑大方。9 @% o7 Y! V- l( u) t) t4 e
        在學術的道路上,自己沒有做出大的成就,沒有任何可以夸耀的業績,值得寬慰的是,自己做了承上啟下的薪傳工作。師從方國瑜和江應樑教授,獲聞余緒,增益新知。雖領悟不深,領會不全,但只要稍有心得便牢記于心,身體力行。忝為研究生導師,雖才疏學淺,力有不逮,但總是盡心盡力、盡職盡責。現在國瑜師的隔代弟子陸韌、秦樹才、潘先林等已經成為21世紀的博士研究生導師,正在培養新世紀的民族史、歷史地理、邊疆史、地方史人才。喜看新人茁壯成長,方國瑜、江應樑等導師們開創的事業薪火相傳,倍感心滿意足,歡欣鼓舞。收入文集的文章雖然都是自己的獨到新見,但也與師友們的幫助分不開:一方面來自師長們的教導啟迪,一方面也來自與學棣們的切磋探討。每念及此,總是對給與我幫助的諸位導師學長、仁兄賢棣,由衷致謝,心存感激。) f3 d) S6 {& r& d! i. A! C
        回顧自己走過的路,深感慶幸,雖然自己愚鈍笨拙,但是得到時代、社會、師友、父母、家人的眷顧。我走過泥濘、坎坷、曲折的路,我經歷過挫折、冤枉、打擊,我有過遺憾、委屈、悔恨,我忍受過痛苦、磨難、傷心,但是比這些更重要的是,面對艱難困苦、風雨雷電,我沒有膽怯、猶豫、退縮,我昂首挺立,獨自支持,獨善自養,獨立思考,獨行特立,獨出機杼,一往無前,百折不回。我的生命是渺小的,但我的生活是充實的;我的生命是脆弱的,但我的生活是堅強的;我的生命是傷感的,但我的生活是歡樂的;我的生命是短暫的,但我獻身的學術生活是永恒的。
    2 D$ z+ Q- s! w- b; g    從中學到大學,我們是毛主席所說的“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充滿了希望與憧憬。現在,已是太陽偏西時分。敏感的詩人,既有對夕陽一往情深的贊賞,又有無可奈何的慨嘆。我無暇顧影自憐,更無需惆悵哀嘆,志在千里的老驥,不會伏櫪不前,在無謂的感嘆中虛耗有限的時光,讓壯心消泯。, C" C7 ?! ~4 g! [) R2 s: |
      D. N1 d3 s  z4 P7 k) C8 t
                                                                                                                                    2007年1月18日于補拙齋& g+ I+ ^, j# @2 m& a! l  j1 E) q

    ; c+ A: o" V# n《林超民文集》后  記 . K- P, D, a2 s* z" h# F
        這兩本文集是我多年讀書心得的匯編。/ {: W, o* i2 Z6 N- b4 l# v# h5 u
        1962年9月從邊城騰沖來到省會昆明就讀云南大學,初讀梁啟超《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為乾嘉學派眾位大師的讀書治學及其成就所折服,立志作“天地間一個讀書人”。大學期間,讀完《左傳》、《國語》、《戰國策》、《史記》、《漢書》、《后漢書》、《三國志》、《資治通鑒》等歷史要籍。
    7 p7 ~: f2 B8 D' e7 ~1 p6 u0 Q1 \    “文化大革命”初期,學校指派我“找出并批判”方國瑜教授論著中的“反動學術”觀點,得以集中精力細讀國瑜師的大部分著述。批判文章沒有寫一個字,卻從中學到中國民族史、云南地方史的的基礎知識、基本理論、基本技能,更加敬仰崇拜國瑜師的學問與為人,由此奠定后來師從國瑜師學習民族史與地方史的根基。
    : m+ J- j) S8 q7 j7 [) v    在“文化大革命”的動亂中,我通讀了《魯迅全集》。讀到毛主席與王海蓉的談話,毛主席要王海蓉讀《紅樓夢》,并說讀一遍不行,至少要讀三遍。我就讀了三個版本的《紅樓夢》。毛主席還說要讀杜甫的詩,例如《北征》等。我就反復誦讀《杜甫詩選》。我還讀俄文版的《蘇聯共(布)簡史》、《列寧主義萬歲》等,獨立寫過10幾萬字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綱要》,作為教育革命的成果刻寫油印。% e: y3 l/ y) j5 x4 H: J& a% l
        1968年10月離開大學到解放軍農場接受再教育。一到解放軍農場,政委就在大會上對我們說:“只有一個專業——學習毛主席著作:只有一個方向——為人民服務;只有一條道路——與工農兵相結合。”要求我們“天天讀毛主席的書,時時聽毛主席的話,處處按毛主席指示辦事。”在農場18個月多的時間里,勞作、軍訓之外,通讀了“雄文四卷”、背熟了“老三篇”和“毛主席語錄”,并讀過俄文版的《毛主席語錄》。
    % B( ?7 a* Q' |: O$ j5 ^    1970年5月我被分配到西雙版納勐海茶廠當工人。在接受工人階級再教育的同時,領導要我“輔導”工人學習馬列著作,培養工人學馬列的先進典型。為此,我學習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四卷本)、《列寧選集》(四卷本)。工作之暇,以讀文史哲書籍自娛。我讀孔子的《論語》和《哲學研究》編輯部編的《孔子哲學討論集》,寫過一篇《孔子哲學思想試探》得到李埏先生的肯定,推薦給哲學史大家任繼愈教授。想不到任繼愈教授從首都北京給遠在西雙版納的我回信,送給我他主編的《中國哲學史簡編》,有意招收我為他的研究生。盡管研究生一事,因白卷英雄張鐵生的造反搗亂而未果,我還是在李埏教授、任繼愈教授的鼓勵下,讀書不輟,不為任何功利,只為自己的興趣與喜愛!
    0 t8 I/ E! V$ ~3 `- J    1975年3月,我調到勐海縣第一中學任教。讀書與教書成了我愉快悠然的生活方式。讀書的時間比較充裕,但可讀的書卻比較少,只要有書就讀,真有點饑不擇食,不僅讀文史哲的書,還讀過農村醫生手冊、大眾菜譜等;也讀過知識青年們帶來的手抄本。1 n/ m! r- u/ U8 [  r* G' R% B
        1978年9月,我有幸師從國瑜師做研究生。國瑜師給我指引讀書門徑,做學問的方法,自此讀書才逐漸步入學術軌道。國瑜師常引陳垣先生“讀書少的人議論多”的名言告誡。自知讀書不多,生性笨拙,以勤能補拙自勵,在國瑜師指導下努力讀書不已。6 C- H# D) n; j: j! e; E. N
        讀陳寅恪1929年為王國維先生紀念碑所撰碑銘,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之句,此“八字箴言”為讀書人的靈魂與風骨所在。我牢記于心,以為讀書治學座右銘。陳寅恪先生說:“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宜發揚。”若“受俗諦之桎梏”,即不能研究學術,追求真理。自己仰慕陳寅恪先生的精神與風骨。努力以超凡脫俗的心境,不為權位、不爭職稱、不圖名利、不求聞達、不羈世俗,專心致志,以讀書為樂。豈料不惑之年,竟惶惑無定,不得已走出書齋,身不由己地為俗務奔忙。直到花甲之年才得以重返寒窗之下,做一個隨心所欲、無牽無掛、無憂無慮、無拘無束的讀書人。( Q' e* J9 u+ f" k8 S% w& Z
        讀書多年,偶有所得,書寫成文,發表出來,求得方家賜正。現從中選出學術論文56篇編為兩集出版,結集時重讀舊作,不禁為其膚淺單薄汗顏,之所以觍顏付梓,一是敝帚自珍,二是希望得到更多的指教。0 N0 g# e/ ~3 k# ?+ x/ s" v& W& [
        如果你讀到這兩本集子,懇乞毫無顧忌、毫無保留地賜予批評指正,無論什么意見對我都是彌足珍貴的良言!
    - h! s: ?  \! k# a6 }6 x: c7 a0 m4 Q- G% j+ X/ Q
    1 x( p! A  S7 n3 T4 p* W3 F5 l
    林超民文集(第一卷) ! s  z( G. s; W2 g/ G
    目  錄8 \6 y7 D0 B2 y" v" D
    謝詞
    + M) y6 K. i1 n6 ^) R, \+ V7 x- i7 G4 a; L+ M. c) x
    生存與發展:中國民族關系50年(1950年——2000年). g; M  g6 ~/ T! J7 W3 M4 \) Y  Q" `
    民族問題本質淺論
    , {5 `# O( H, W: g* ]# [& H2 R7 t文化的本質與民族學的發展
    2 n% e/ V+ q. z9 v7 U中國民族史史料學芻議* g5 u* n0 `6 q2 O8 l3 h
    歷史文獻:中國民族史研究的基本資料
    & O+ ?( b1 N: v( G* B人類學在中國
    ! E9 J! L* N, w" u: j農村公社與亞細亞生產方式  T  v% j+ ]& S+ |
    華夏民族形成時期的民族意識淺析# l) r4 i6 y  t) m$ Y
    民族主義與國家認同
    7 d0 P; H' ~4 ?0 R——紀念孫中山逝世80周年
    . z' Z2 `( a# E# B《中國西部少數民族畫冊》緒論
    6 c1 @7 L$ T0 v1 H, F' k' o: j安西北庭都護府與唐代西部邊疆9 D# V( W3 g) l% [3 O
    突厥與隋王朝關系的幾個問題: Z+ g, ~) M+ u* W* c2 C& \
    羈縻府州與唐代民族關系* I' R% i- l2 c- ?
    唐前期云南羈縻州縣述略; @) w3 J6 Q' k6 a; h: c; }
    略論唐王朝對西域的管理
    " ]  l( ?1 E6 b7 Y' o8 M* ?8 X云南文化研究概述4 y4 t# X1 z* U4 ]" |4 u
    云南民族歷史概述2 F2 q2 `' D! v+ h2 H7 f
    云南郡縣兩千年( k* k& A: D* W3 N* Z" U; {
    云南民族史研究四十年
    $ m% Z/ P0 Y7 W- \0 Q5 f秦漢西南夷新論
    5 Z0 H# q' q( m: ~. G2 ^僰人的族屬與遷徙& k$ \$ J/ ]6 E+ j! K6 t+ W
    白子國考3 `, _/ J/ f1 }
    試論漢唐間西南地區的昆明6 j) [& j( H8 _* @6 U
    試論唐代洱海地區的烏蠻與白蠻, W- p8 U1 r7 K, ]. ?( ^3 a
    《西洱河風土記》及其史料價值
    - r1 V# X- \9 X2 r天寶西洱河戰事及其影響
    5 P; z3 u  y! O# S# h, x& x. G試論南詔統一洱海地區的歷史條件
    % D. b9 s6 T* }; t! ^& m3 e: L西方研究南詔史的新成就
    % G! u1 V% f( R& J9 _0 b$ t! o7 S2 o6 H——《南詔國與唐代西南邊疆》譯者序
    ' `/ A# s3 b& r1 K+ ^大理段氏與三十七部盟誓碑有關的幾個問題
    # c$ [9 U! c9 _1 R- ~大理高氏考略
    / {- K: K3 q7 D
    - |+ h$ ?& N7 ^+ q7 P. a林超民文集(第二卷)
    $ t3 a: `1 r0 g目  錄
    2 ?9 N, a( u; y' V0 m% r# ?+ j& |" a關于馬可波羅《云南行紀》的幾個問題
    ) G# a; b3 C; s! s5 G1 P《元朝征緬錄》箋證% j) r0 Y" E" Y* P6 u
    元代滇池地區地主經濟的確立0 d4 Q! y  M8 ]9 Z
    統一的必要1 u5 a) {& @  k, z; M6 |' B
    ——明王朝統一云南的經驗與教訓
    3 B2 g* h! Z4 `; r2 g' E明代云南邊疆問題述論( b6 ^, h5 v+ ]! D( E
    睦鄰為美  友好為上
      |. @+ y" K; Q+ p    ——明清滇越界務述論
    2 I# l$ B( G# I/ d  L醉醒之間
    ; U% }! _: B2 g7 y8 H    ——高奣映的學問人生/ g6 ]! F/ e* o7 A1 X  B
    云南傣族土司制度的終結
    8 m% i& z+ t: W' x, x白族形成問題新探
    3 c" t# K( f8 e8 M; ]7 g唐代云南的漢文化# j* K& ?7 f  y1 e6 U
    漢族移民與云南的統一: O; R6 d5 i0 o7 G
    漢文化在白族形成中的作用
    3 K+ {; ?8 l" f- `) H( I# l元明清云南志書概述$ a) t0 V% |/ `/ E5 W
    集修志大成  開纂史新篇% }1 y7 Z* ^* |
    ——《新纂云南通志》點校本弁言" V- L) j% G/ W  `' W
    民族精神的偉大勝利! \" \5 f2 B0 U  w3 Y7 v: \# Q) b/ e
    ——紀念抗日戰爭滇西緬北戰場勝利六十周年
    . v) p. F" j# u" W實事求是 深入研究 正確評價5 f' E: ]" ^7 H+ A/ d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緬戰場國際學術討論會綜述0 N6 H3 A) J2 i6 z5 w4 u5 f
    蜀身毒道淺探
    5 i2 X( ?2 S( l/ Y0 A$ x+ w/ B漢晉云南交通概論# l/ s0 w4 q6 g  E( Y: O
    元代入緬三道考
    2 d( K' @4 q+ U7 ^/ b& N普洱茶史話
    $ S! S2 K, G( b6 d: b, _: A普洱茶與少數民族
    8 g$ n2 I+ d8 b, G& t$ |普洱茶散論  u/ y* G$ d: f
    文章驚天下  道德譜春秋——一代宗師方國瑜教授2 y, I& l, V& `, B- \& n! o
    博雅精深 學高身正——紀念先師方國瑜教授誕辰100周年
    3 k! L5 [. Q! J3 X# L" O名山事業  薪盡火傳——《云南史料叢刊》后記' B: ]% ?  v+ o' f0 f3 R
    在周恩來總理的指引下——云南大學民族學發展歷程5 Y. C2 E2 f; L  ~# A/ X6 c% a/ L
    明道不計功
    / N9 u* z7 s4 E  F( j3 j后記
    5 K4 s, ^& W7 ]5 E+ _% u3 a6 K9 s: P4 ]
    [ 本帖最后由 水西土司 于 2009-4-18 11:49 編輯 ]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38:17

    20世紀中國史學名著提要

    第一部章節體中國通史(吳懷祺)1 m% l+ x# }9 t; x. ?* D
    ――夏曾佑的《最新中學中國歷史教科書》/1  $ x$ ~; Y: Q7 t
    經學入門之書 (楊燕起). S6 O7 H3 y( V  D5 y- \
    ――皮錫瑞的《經學通論。》/5( B$ l& ~  j  z6 ~: H+ j/ J6 L
    自覺而精熟的研究方法(耿云志)' U) I! \0 E8 F. f' C
    ――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卷上)》/10' E1 A. s3 v4 Q& F9 j. @4 B1 u) _
    中外史料互補互證(王東平)  Y8 I2 Z9 m" h/ F
    ――柯劭惠的《新元史》/14
    % s4 l% i) C6 p" B論列縱橫辨析入微(陳其泰 張愛芳)
    5 [, G; f% V+ K' k& b# q――梁啟超的《清代學術概論》/19
    . l. X* P& d: N6 a近代最早的史學理論專著( 陳其泰 張愛芳)
    ; M: _9 s% J8 A7 i& @, d" ?――梁啟超的《中國歷史研究法》/239 O8 c, f/ k6 ]2 f: e+ i: c
    二重證據與古史成就(羅 琨)
    , [. U2 p/ ?: N- G――王國維的《觀堂集林》/27
    & z) K4 p! v) B# F- D唯物史觀與史學理論(瞿林東)
    " a$ _% s- e1 s+ @5 P――李守常的《史學要論》/31' K7 P. @' u  t. _" z0 s2 A6 D
    探討中國文化的出路(唐仕春); b! ?# P" W1 b- p4 H" Y' {) Y; K
    ――柳詒徵的《中國文化史》/35
    6 d) ~" {) B) d/ d' Y考辨真偽的科學精神(顧 潮)
    $ X2 m- Q. b" F――顧頡剛的《古史辨》/40- k9 L, I; @% u5 ?: b
    撰寫民史的先驅(趙梅春)0 p! q" r3 K& C7 k$ \# b
    ――王桐齡的《中國史》/45
    ( W' b6 Q  }2 [- h/ F( f, V中國敦煌學的濫觴(榮新江 余欣)6 \' O* B) G' ]( G: C
    ――王重民的《巴黎藏敦煌殘卷敘錄》/103
    4 J1 Y6 ]7 K3 k) N/ a中國社會史論戰的總結(張劍平) ,
    & i$ a) U/ g+ Y1 Y- s――何干之的《中國社會史問題論戰》/1077 y" I5 E6 w; g
    唯物史觀與歷史理論(張傳璽)
    ( z& e  V/ y" R3 y8 B2 x; Q――翦伯贊的《歷史哲學教程》/1115 S  ~# j+ a7 G+ J! M5 C
    以點帶線勾勒輪廓(馬金科)
    6 B$ z8 I9 M  N3 q% r5 L――蔣廷黻的《中國近代史》/114
    + Y' Y+ ~  m/ w6 z2 i亦“文”亦“武" 獨樹一幟(王敦書)
    , u5 \8 v6 I; m; J; X' o――雷海宗的《中國文化與中國的兵》/119,
    ! x2 ?1 l( v  N4 s多方面成就的甲骨文考釋(王同策)
    7 ~: F9 @. d; C- U――于省吾的《甲骨文字釋林》/123
      w0 r2 S1 `6 ~: A( F, Q2 M# L對歷史的敬意(郭齊勇)2 @* n+ }5 E% C& H' b
    ――錢穆的《國史大綱》/1264 b; ~# S! d4 h7 n
    用馬克思主義觀點、方法撰寫歷史(蔡美彪)
    6 x$ x8 J: b8 |( e# j* z5 B2 I( _――范文瀾的《中國通史簡編》/130& L3 a) R# t) x# q
    對中國近代政治史的綜合考察(鄭坤芳 史革新)
    3 K" l1 U( m+ b% T7 ]――李劍農的《中國近百年政治史》/134
    / _, K* v4 f- F  I關于“亞細亞生產方式"的解讀(盧鐘鋒)5 Q( t% s0 N" r2 P
    ――侯外廬的《中國古代社會史論》/138; \5 l3 G8 a& l% Q
    融簡牘學與歷史學為一體(謝桂華)
    % y9 r7 c5 J# \% ?$ O" O――勞鞣的《居延漢簡考釋》/143
    5 t! D8 W; n4 B) l! V4 k8 m諸子百家思想學說的闡發 (盧鐘鋒)6 n) z8 ^# R+ F3 k8 ]8 W, j
    ――侯外廬的《中國古代思想學說史》/1479 ^3 j( k. M& X
    隋唐制度源流考論(徐梓)
    % @9 e0 u4 G* h1 o――陳寅恪的《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150
    4 h) Z8 G/ L$ }* P5 L: W* ~周遍求證的甲骨學與殷商史(胡振宇)+ r$ B& P; j* }0 d: b, v  d1 g
    ――胡厚宣的《甲骨學商史論叢》/154, h$ F- c9 I4 _$ Z5 s0 y
    草創時期的中國史學史代表作(瞿林東)# V4 a/ w1 L* O& Q: z+ {
    ――金毓黻的《中國史學史》/159
    ) r& m/ T% \5 D# c" i/ |- L從神的歷史還原為人的歷史(張傳璽)5 _5 Q% f- V" ], q1 B3 S: O
    ――翦伯贊的《中國史綱》/163
    " D* ?/ h1 Q7 J! a' I' y構建西周奴隸社會說的體系謝保成 (鐘作英)
    % M' m. q! V! L2 z! N$ c; u! m――郭沫若的《十批判書》/167
    ( G: a) e4 U9 P' _一部出色的列國爭霸史(詹子慶)+ Y9 G5 G/ t5 E  y# a, V3 ]
    ――童書業的《春秋史》/1712 Q- ^, j6 m7 [) r4 E; b
    清史研究中的“一家之言” (南炳文)
    4 c" ]8 A) r0 g" t* X# W6 t4 ~――鄭天挺的《清史探微》/175§% s9 N( L4 y% V: B
    重要的史學理論著作(張劍平)
    1 ~$ q0 m6 e5 d& M5 U  ~7 z――華崗的《中國歷史的翻案》/179- _/ T! I! |3 N- a2 j
    回答了一個外國學者提出的問題(鄭學檬)# V, d, J9 I/ ~0 T& E* R
    ――王亞南的《中國官僚政治研究》/1837 G: i4 G  O) r4 Z
    考古學研究的范例張忠培(郭大順)
    " L9 k" \9 l- M6 n3 k6 b7 j6 J――蘇秉琦的《斗雞臺溝東區墓葬》/1883 F0 ~8 q9 }, W# [. i& k
    探索先秦思想史發展的規律(劉固盛)
    5 t# M) C& g, x. J0 O. \. a――杜國庠的《先秦諸子思想概要》/191! Q/ _4 h2 x7 [' y0 s) T+ J& c
    歷史人物傳記的力作(蘇雙碧)) C% ]- t+ W; A% g( r; m
    ――吳晗的《朱元璋傳》/1950 M( J. {4 n3 m6 [6 V0 D3 J2 D. G
    “歷史完形論"的創造性表述(姜義華)
    5 ?) n) I+ K2 N1 d& n――周谷城的《世界通史》/1982 }  R* ?: s; Z0 E6 y
    歷史轉折的解說(馬寶珠)
    . A9 \! D, T* A, G% q0 T+ D4 d$ A- ?――胡繩的《帝國主義與中國政治》/201
    9 Y! P8 D% }4 O& d7 |$ R/ c簡明暢曉的中國通史(毛佩琦)
    4 U# F% ~$ S  B& |1 I――尚鉞主編的《中國歷史綱要》/205& S8 Y6 n% |5 }3 q4 S
    二十世紀中國政治的序幕(范紅霞)) p0 ]( R3 @* }1 U+ `
    ――黎澍的《辛亥革命前后的中國政治》/208
    4 t) U- y; i; Q揭示遠古歷史的奧秘(王世民)
    ' G7 H# y9 O. b0 q0 L――尹達的《中國新石器時代》/212
    ( u4 |8 H) K$ A明清史研究的新體系(李世愉)
    2 E" V. X; m( b4 N/ Q――李洵的《明清史》/2152 n3 a% D7 u2 t3 ]5 v$ D
    唐代中外關系史研究的力作(榮新江)! u3 ~( Y5 d- n$ A/ ~9 H
    ――向達的《唐代長安與西域文明》/218  ]2 }7 q/ v+ [* Y6 o' U& Q. O2 l9 _
    材料豐富分析縝密(李根蟠)8 r" s; w5 N6 ]: x& I/ \1 {
    ――李劍農的《先秦兩漢經濟史稿》/2225 |3 E' F% @/ I
    史料完整以詩證史(李根蟠)3 |' [$ `  P8 |* j4 }
    ――李劍農的《宋元明經濟史稿》/225
    : K& H( o) X2 V) |. Y8 _3 |- G; V古代史料學研究的典范(王世民)
    % f6 G* l5 I, U――陳夢家的《尚書通論》/227
    + g0 b6 |) S2 P* x6 o專題與通達的結合(施建中)
    3 ?6 K$ v+ m1 s' Z! U――岑仲勉的《隋唐史》/230
    0 c' G$ h+ t( B$ X1 O一部目錄學名著及其啟示(劉家和)
    7 |% T' Y7 ^. G0 d――余嘉錫的《四庫提要辨證》/233+ c1 h8 ]- ^) C4 t- A$ m+ ~: i1 k
    記住這段歷史(安莉)6 G5 O( X* o; q" V# K$ _
    ――丁名楠等的《帝國主義侵華史》/2362 ^  w% m8 ]- N, t6 `
    精深全面環環相扣 (李根蟠)
    3 F4 V8 l( [9 _( D! j5 e& r" t; [――李劍農的《魏晉南北朝隋唐經濟史稿》/240
    4 `3 ~) j5 [4 }) f& k, p4 v% Q捕捉問題與綜合分析(蘇雙碧)) G1 v( F" R: u
    ――鄧拓的《中國歷史的幾個問題》/242! P  O3 y8 f1 r( g
    會通典制與勾勒全貌(施建中)- n7 B3 e1 a5 j
    ――呂思勉的《隋唐五代史》/246
    1 {/ s1 L1 o/ J! c% D, n闡述革命的歷程(劉寶東)
    . W& ]$ a/ {  {' q5 ?5 ?――胡華的《中國革命史講義》/2507 C, c. d% m3 x
    怎樣認識中國國情(劉寶東)
    6 e3 P: r$ p: w. y, N/ B――何干之的《中國社會性質問題論戰》/253* i9 k1 v4 g$ w* S5 l8 B
    注釋與辨證的杰作(周天游)
    6 t4 e4 j4 }; a/ A% ?% _$ S; q5 d――陳直的《漢書新證》/257
    ; F* i+ G+ }4 G3 a2 l4 l篇篇精練宇字珠璣(王鐘翰)
    9 T+ \6 l7 @6 ^$ W――孟森的《明清史論著集刊》及《續編》/260
    * _$ f: }% K+ g考古資料與科學論證的結合(王世民)( o. a% ]2 A( _! L! Z0 x" e4 Y6 {
    ――夏鼐的《考古學論文集》/264
    . A/ L8 p, M, h) Y8 s內容完備、體例嚴整的斷代史(李 憑)
    " D# z! i" w4 C. I――王仲犖的《魏晉南北朝史》/268
    : \8 T* s( Y- _- A一生情結在河山(朱士光)5 c  Q) r6 k' E2 k2 r5 g
    ――史念海的《河山集》//273," N1 \- D) N, R4 L
    高屋建瓴看歷史(范紅霞)9 H  b* x$ m& {9 z  Z
    ――劉大年的《中國近代史諸問題》/277
    " y& _0 o" ]3 Q2 {- l8 I$ k& C6 J% t# c考古·心智·人格 (李光謨)" ~, c3 P% D: g
    ――李濟的《安陽》/281
    8 L1 ]: e$ n' \& S從傳統金石學到現代考古學(王世民)( H$ P8 S8 P6 i2 k1 U6 k1 {
    ――馬衡的《凡將齋金石叢稿》/284
    3 W1 L1 Y8 X/ b: ^5 H放眼上下五千年(李根蟠). h+ Q. H' o1 E9 `4 H( A0 I9 s, `* t9 y
    ――梁方仲的《中國歷代戶口、田地、田賦統計》/287
    ) a2 v: W3 Q6 K) c; H. V貫通中西的文學觀念史(李洪巖)
    + A, `9 k  I) c& ~& v――錢鐘書的《管錐編》/291
    7 [$ K2 s$ O1 B4 N' U& s$ ]3 Q提綱舉要面向世界(瞿林東)4 n0 [7 m* s: @/ P
    ――白壽彝主編的《中國通史綱要》/295& a6 u9 v5 M- [' d/ t8 n
    視野恢弘的中國史研究(文穎)
    3 m8 i3 `( q* s――齊思和的《中國史探研》/299
    ! B) K) w6 P: u; [4 d% ^關于中國近代史的深刻思考(馬寶珠)! O4 k, x" S. ?/ N6 O1 S  z
    ――胡繩的《從鴉片戰爭到五四運動》,/302  B' y% o; I+ @7 C/ {
    民族史研究的范例(王東平). Q8 D0 B, c9 c. f9 `; A
    一韓儒林的《穹廬集》/307
    2 ?7 @7 m- z" C2 _推進文獻學的理論探討(熊鐵基 劉筱紅)
    : j2 l- y9 q' l7 O& K8 X7 m――張舜徽的《中國文獻學》/3125 `3 m. i# s, I/ H+ J
    經濟史研究者的堅實步履(張佐良)
    $ C  r: C# M/ r( c――傅衣凌的《明清社會經濟史論文集》/316* [, u1 N% J; u) `+ F( @
    中國歷代疆域的展現(蔡美彪)
    : r5 b8 X! K- I――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320
    $ Q0 w/ R+ O4 v7 F# {4 i) A  Q云南歷史研究的堅強基石(林超民)0 u2 O: P9 n$ X8 A
    ――方國瑜的《云南史料目錄概說》/324
    0 y, L1 e, ], a  \& y歷史地理與民族關系研究的杰作 (林超民): M) }$ p2 ]9 a* O& |3 V1 `' ^) R
    ――方國瑜的《中國西南歷史地理考釋》/3273 p9 T* ^) {- G5 L6 F
    現代考古學的實踐和理論 (張忠培 郭大順)
    1 K/ R+ L! ^0 o+ {% c, e/ o: J――《蘇秉琦考古學論述選集》/330
    ; y2 u  X8 \; n* [  J從傳說中發現歷史(黃石林)
    ( d8 I2 O1 O  A' ]7 [――徐旭生的《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334" s+ ^; |  O" s/ Q
    歷史地理學發展的里程碑(鄒逸麟)
    % n% Q# }* ?- e4 u! D0 V――譚其驤的《長水集》/338
      {+ t/ W+ @) I. b古西域風貌的精彩展示(周偉洲)9 W8 ^+ f1 }, X8 m# |% l0 y( a* ]
    ――馬雍的《西域史地文物叢考》/342
    + T8 Q+ {" a, z; g9 i: J' t傳統與科學結合的詮釋(馬寶珠)
    , C* q# P8 b/ P9 e7 l0 ?) B――羅爾綱的《太平天國史》/345; e( _$ i7 h) V7 X, N$ O+ k, t
    極高明而道中庸(李尚英)
    9 h; {( h% l; s2 B――楊向奎的《宗周社會與禮樂文明》/349
    8 f  J2 I4 L( L% g7 H民族·宗教·理論 (陳連開)
    ( D! {4 M( o9 C$ g0 I――《白壽彝民族宗教論集》/353* C! I& y' E. D; k
    現代化研究的開拓之作(林被甸)$ F+ V- S9 a' H: ]
    ――羅榮渠的《現代化新論――世界與中國的現代化進程》/360  S% S6 s7 w$ W
    揭示封建社會的形成和變化 (牟發松)( \" F4 v8 ^$ w8 B6 s2 R
    ――唐長孺的《魏晉南北朝隋唐史三論》/364- X9 F  Z' y/ ^3 u# u/ p
    中國現代考古學的歷程 (張忠培 郭大順)& X# e6 D- w6 g! s6 M9 l& S
    ――蘇秉琦的《華人?龍的傳人?中國人――考古尋根記》/368) B8 M) t: k$ T3 N1 E) g- o
    闡說中國近代歷史的新陳代謝(潘正平)/ z8 R' v6 ]/ N
    ――《陳旭麓文集》/372' c! D; }1 M, L) i8 }% B$ h
    潛心十年著鴻篇(陳梧桐)
    5 l- A: Q0 R( l+ X1 Y) Z――顧誠的《南明史》/376  J$ \6 L+ J7 N# z  B1 C' c7 y
    史家學術生涯的結晶(晁福林)
    & r8 S3 K% ~$ B4 j& ^――《徐中舒歷史論文選輯》/380
    % S& ~( Q& Q0 C7 |考古學研究與文明起源新探索(張忠培 郭大順)3 v3 K) D4 w, ~( q  j) I  W4 b! K
    ――蘇秉琦的《中國文明起源新探》/382
    : `. N' G/ V% d  X& {$ u皇皇巨制繼往開來(趙梅春)- Q3 X8 p: ?) Q+ ?5 E7 N
    ――白壽彝主編的《中國通史》/386
    9 P- y, s; L4 |( r4 F
    # T2 P% B2 Q$ h% m7 h作者簡介:
    . N+ A4 [: `4 t, T- G' k. I: F  O5 w: E2 f- k" I1 {$ y
    馬寶珠, 光明日報高級編輯,《文摘報》總編輯。中國文摘報研究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史學理論研究》編委, 北京歷史學會理事。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44:37

    我的大躍進民歌

    1958年9月,14歲的我成為騰沖第一中學最年齡最小的高中生。入學的第一天我帶著紅領巾走進教室。一位從從農村的第三中學考來的同學對我說,小同學你走錯了教室,這里是高中部。我初中同班的一位學姐笑著說,他就是我們的同學,別看人家年紀小,學習可是頂呱呱!這位學姐一直對我關愛有加,處處幫我說話。
    1 v7 v3 m& q- n$ u' Z  W) N5 y  c2 z; U9 a" Q8 n
        我小學、初中的同班同學年齡相差較大,初小時同學間一般差三四歲,高小時同學間年齡相差五六歲。我高小的一位男同學已經訂了婚,一位女同學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初中時同學大多來自城鎮,年齡相差不過三四歲。高中有來自農村的同學,年齡相差七八歲。說我走錯教室的同學已經二十出頭,據說是土改時的積極分子,被列為重點培養對象保送到高中深造。他人高馬大,虎背熊腰。他的手臂比我的大腿粗,大腿比我的腰還壯。; Q$ M, Z: p  j3 k+ P0 P; H5 J, H; F
    / Z: t& L% J* y1 l. v% B" @
        1950年代,中學教育尚不普及。初中生就是小知識分子,畢業就可以找到很不錯的工作,如公務員、財務員、會計師、小學教師等。高中畢業生就是“大知識分子”,在社會上頗有地位。我們中學的好幾位老師都是高中畢業生。我高中的班主任就是高中畢業教高中,十分自負,相當自得。/ g" j0 Y$ S& f/ {  c: K

    2 \8 D  ?3 K! F   才進高中,全校師生就投入到大躍進中,先是到機械廠勞動。機械廠生產礦山運礦的小鐵軌。我們的任務是把鐵軌從車間搬到倉庫。一到車間,農村來的土改積極分子一人搬運兩根鐵軌,一般同學搬運一根鐵軌,我一個人抬不動一根鐵軌。只好與一位女生合抬一根。勞動一天,腰酸背疼,可是老師在總結時,在點名表揚勞動積極的同學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的同時,還不指名地說,有的同學兩個人抬一根還慢騰騰地“磨洋工”。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受到老師的批評。對于讀書一帆風順,時常得到老師夸獎的我來說,真是奇恥大辱!滿身的疲勞被一肚子的委屈所替代,回到家大哭一場。第二天還得早早到工廠勞動。
    ( K' ~& ^% z7 k' V% J3 \
    ! X, m) n# o3 ^' Q% `1 b* o    不久我們被派到礦山搬運鐵礦。這是距城約20公里的一座大山,山上發現鐵礦,這是毫無開采價值的“雞窩礦”。但是,全民大煉鋼鐵的大躍進時代,為了保證年產鋼鐵10700萬噸鋼,我們就被派去開礦、運礦。我們住在礦山下的小山村。天不亮就起床爬上山,到接近山頂的礦區,把礦石搬運到公路邊,等待汽車來運。我和幾個女同學才爬到半山腰,那位土改積極分子已經挑著一大擔礦石下山了。我們剛把礦石挑起來準備下山,土改積極分子已經又到了礦區。我對他油然起敬,佩服得五體投地。班主任總結時,在表揚土改積極分子的同時又把我奚落一頓。不過這時的我已經有些“油條”了。鄉間有句俗話:“虱多不癢,債多不愁”。批評多了也就不當回事。還會自我安慰:只要我盡力了就問心無愧!3 \4 G! G' Y4 F9 G1 N

    ) Y0 M+ W8 K% H- P- J. B    大煉鋼鐵、大躍進,時時開展評比、競賽。我們的土改積極分子很快成了名噪一時的勞動積極分子。我總是落在最后,多次被班主任點名批評,幸虧有學兄學姐們的袒護,沒有被打為“懶漢”、“懶蟲”、“懶鬼”,也沒有被“插白旗”推出來批斗示眾。9 h" d* b; f+ t" t# F

    ' M9 x9 a$ e' V1 ?    11月中旬,我們高中班被調到遠離縣城約百公里的滇灘鐵礦敲礦石。把大塊的礦石敲成雞蛋大小的礦料,投入高爐冶煉。一次礦山大爆破,鐵礦石滿天飛撒,十幾個工人遇難,我險些被飛來的礦石砸死。12月初,我們又被調到灰窯銅礦廠參加煉銅。在灰窯銅礦,我的工作是為高爐拉風箱,有時到山里挑碳到高爐邊,為冶煉銅礦提供燃料。經過幾個月的鍛煉,我的體力有所增強,勞動能力也隨之提高。但是我總擺脫不了落后的窘境,落后的帽子如影隨形。
    1 K3 z% j- k) A/ P; M& v1 s# H8 @3 q7 n9 b) ?5 E4 I
        這時,縣委突然提出要大唱民歌,用民歌鼓舞士氣,用民謠歌頌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礦山指揮部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寫民歌、唱民歌,開戰民歌大比賽。我響應號召,寫了一首“拉風箱”:
    2 S0 h# t, L) }8 C4 W+ C' x  \8 R' B. A, e
    汗流浹背拉風箱
    * v- a8 l' [7 N" D) T' d/ A( J- j; h  n
    為國富強大煉鋼& ^6 i% k# I7 d0 Z9 x

      h( f1 W1 Y5 z* f( @' O7 Q. {# e辛勞艱難何所懼3 ~* {9 i% X8 W
    / m  X6 T4 s4 l& a2 M1 s* e$ \% N
    壯麗青春放紅光
    ( \" R% Z* X, X: B$ M" x2 L! F+ J( p% D1 }/ h1 {
        想不到這首民歌被語文老師“發現”,推薦到指揮部參賽,受到領導好評,在廣播中播出,在油印的《灰窯戰報》上刊登。接著我又寫了一首“挑碳”:
    . }. O; L* m/ V' ?: }: |
    9 q! @8 W1 W9 v8 g; G* W4 U我的籃子荊竹編5 ~# x- R7 c" H' o
    ; L* N& }' H& o
    挑碳送到高爐邊+ M) x5 ?3 i4 [; c" I  D, V
    1 s6 Q  C) u3 ^. Z' p% Z
    但見鐵水滾滾流
    - R6 N: Z/ d, l' C% h% J
    0 X5 _. J" c0 _+ j9 `一身疲勞飛云天0 @+ ]% a5 E' g* S8 o) d; M: q
    & F" F, K+ _# }. T# Q
        這首歌被縣委宣傳部長兼我們中學校長楊侃老師推薦到《騰沖報》上發表,據說德宏州(當時騰沖縣隸屬德宏州)的《團結報》也刊登了這首歌。+ |& \) t* A9 d6 P4 i
    8 y& w; x0 P  N: N2 v, T! ?
        這兩首民歌突然改變了我幾個月來的艱難處境。我從一個勞動落后的小東西,變成歌頌大躍進、歌頌大煉鋼鐵銅的“歌手”。有幾天,我可以脫離勞動到指揮部寫民歌、朗誦民歌,向工人、農民歌手學習民歌。# \- e! }  P0 ~4 f7 @

    ' u$ A# V" J# J* u    12月底我們回到縣城,沒有休息接著到學校菜地勞動,在生物老師的指導下要在菜地里“大放衛星”:“小麥畝產千斤”,“青菜畝產萬斤”。在菜地勞動幾天后,我被校長叫到縣里參加迎新年民歌會。在1958年的最后幾天我寫了好幾首民歌,其中一首《迎新》被領導看中,發表在1959年元旦的《騰沖報》上:
    5 I: \" i! I; ~+ k7 m- \
    # k: S. w2 l; u7 A/ R7 y8 h豐收鑼鼓響云天
    , i& K2 n  B( n7 @% L1 ?3 f
    ; }$ T2 {4 I4 z7 ?: m高歌猛進迎新年# ~) D$ J1 `3 |5 S% E1 h

    " J0 w' K0 Y, {. ^; r! q9 c1 w5 p& e7 N飛天不羨神仙樂
    0 D# n: Q+ _; ~+ {' t! H4 x; B, Q
    更舒長袖下人間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8 11:46:28

    溫故知新 鑒往知來 ——《漢夷雜區社會研究》序

    在全球化迅猛發展的當今,地方性知識日益受到重視,這并非是抱殘守缺,也不是鄉土自戀,而是沒有地方性知識,何來全球文化的豐富多彩?何來新文化的創造與發明?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正是來源于無數地方性知識的涓涓細流。全球文化文化的異彩紛呈、琳瑯滿目,也是因為有各具特色的地方性知識。離開特定地域和特定時代的地方性知識,我們就不可能對全球的的知識有深入全面的了解。因此,石林彝族自治縣史志辦公室編纂的《云南石林史志叢書》就顯得格外重要。
    ! |" g+ N# [  a3 Z3 B6 }, Z2 H. S6 M       《漢夷雜區社會研究——民國石林社會研究文集》是《云南石林史志叢書》的一種,收入五位學術大家年輕時的五篇著作。五位學者都在各自的學術領域做出舉世矚目的杰出成就。他們的成就各有不同,但他們對鄉土文化的重視則是相同的。他們的學術成就與他們重視鄉土文化、與他們的地方性知識的深厚當不無關系。今天的青少年,應該向他們學習,一方面要樹立宏偉遠大的志向,一方面要從當下做起,從認識鄉土、熱愛鄉土做起。- I- g/ J+ M9 {3 A3 t
            早在70年前,大師們就說:“在一般學校里,不論教師與學生,大多數都犯了一種共通的毛病,就是中國史地與世界史地的常識導師認識的很多,而對于自己土生土長的故鄉史地反而一無所知,或所知十分有限……這種‘舍近求遠’的錯誤,我認為是有糾正必要的。”學習、研究鄉土史地,不是“為了強調鄉土觀念,乃是為了理解我們的環境,好去適應和利用它,為了理解我們祖先創業與奮斗的經過,文化與經濟發展的進程,我們好去發揚光大”。(楊一波)“研究鄉土歷史,就是要由認識本鄉的過去,而明瞭本鄉的現狀,推知本鄉的未來,從而知道如何改進本鄉。”(李埏)。今天重溫大師們的著作,倍感親切,深受啟發。在建設新農村、建設小康社會的今天,如果我們不認識鄉土的歷史與文化,如果我們不從鄉土的實際出發,就很難創造新的生活,開拓新的天地,實現新的目標。9 e9 G( D3 P2 D! G1 \% [6 d
           大師們對鄉土的熱愛,對民情的關注,體現在他們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治學態度,他們既重視歷史文獻,又重視田野研究。體現中國學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優秀傳統。現在,有所謂學者,研究歷史不閱讀文獻檔,研究地理不登臨山水,研究社會不實地調查,他們擅長的是利用電腦迅速克隆出各種各樣的煌煌巨著。他們的論著雖多,他們的名詞雖新,他們的調門雖高,他們的氣勢雖大,但他們的底氣不足,他們的功力不夠,他們的品格不高,所以他們的作品就缺乏生命力。相比之下,大師們在幾十年前的舊作,現在讀起來依舊親切感人,予人新知、予人教益、予人明智。這就是經典的力量!這就是大師的魅力!
    9 l3 P: d8 i( Z' p9 B! ^6 ]       云南大學歷史系的資料室里保存有不少社會調查的資料,從中發現幾乎被人遺忘的《漢夷雜區經濟》,由陳國保、金學麗兩位碩士研究生整理錄入電腦,打印成冊,此前,劉世生主任已在石林縣檔案館發現本書油印本上半部,又在《旅行雜志》上發現李有義先生的作品。現經劉世生主任認真校勘,收入本書。上世紀四十年代,因昆明時常遭到日本戰機的狂轟亂炸,云南大學 ——燕京大學社會學實地調查工作站,被迫疏散到呈貢縣古城村的魁星閣,五六年間,十來個學者,在費孝通教授的帶領下,產生了一批具有重大學術價值與社會意義的著作。其影響至今仍巨。當時還是燕京大學碩士研究生的李有義,選擇路南縣尾則村,對撒尼人的社區進行了史地調查,寫成《漢夷雜區經濟》。這本書對于我們了解半個多世紀以前的漢夷雜區社會經濟具有重大價值,堪稱研究漢夷雜區社會經濟的典范,可與當時費孝通先生等撰著的“云南三村”相提并論。  L* w7 N0 e, c9 {! w! U/ I9 k; C
            李有義先生在該書的導言中說:他克服了三個困難。就是語言、偏見,工作便利的難得。他用一個多月的功夫,學會了撒尼人的語言,可以和撒尼人作簡單交談。他既防止了自己的偏見,也隨時鑒察被訪者的偏見。在談及克服工作便利的困難時,李先生說“在一個非漢民族社區中做實地調查,工作便利十分難得。但這種困難也并非不是不能克服的,不過比較需要較長的時間。從這個經驗作者主張調查一個邊地社區非得有充的時間不可。若走馬看花式的旅行一次,決難得到有理論價值的材料。”“任何有結果的調查,十二個月是最低限度的時間。目前中國邊疆研究的風氣似很風起云涌,但十九均系作旅行式的考察。這種考察我們認為不容易有很好的成績,如果要確實發展中國的邊疆研究,我們主張應提倡長時間的精密考查。”克服語言障礙、拋棄偏見、長時間的精密考查,是李先生取得成績的主要經驗,沒有克服困難的勇氣,沒有吃苦的精神,沒有踏實的作風,沒有嚴謹的態度,何來經典?: v" g7 F% d  U, [
            今天,呈貢魁星閣已經“整舊如新”,從一個做學問的地方成為觀光景點;有人已決定在新的魁星閣中建立新的“魁閣研究室”,要干出一番超邁前人的豐功偉業,這實在是值得稱贊的好事。當年,天上炸彈飛,地上物價漲,滿目瘡痍,遍地餓殍,烽火不斷,薪水無著。就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三十出頭的費孝通帶領十幾個青年人做出震古爍今的成就,樹立起巍峨的學術豐碑。今天我們身處和諧盛世,大學的任何一個辦公室都比呈貢“魁星閣”講究,窗明幾凈,沙發軟椅,設備先進,經費充裕,當做出比費孝通和他的同仁們更大的成就。只要是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勤勤懇懇地做學問,而不是在媒體面前出風頭,講大話,擺樣子,即便不能夠超越前人,至少不會給前人丟臉,也不會給后人譏笑。9 b# U  ~1 E, u2 ]' T0 _* `
            石林彝族自治縣史志辦公室編輯出版《漢夷雜區社會研究》,讓我們有機會重溫大師們的舊作,從中領悟新的新的理念、新的思想、新的精神、新的境界。匯集在這里的五本著作,在提供我們認識有價值的地方性知識的同時,為我們展現了學術前輩們的高尚人格、高遠志向、高貴氣質。他們之所以成為一代大師,與他們立足鄉土,從小處著眼,在實處用力,向高處邁進的自信、執著、堅韌的品格分不開。我們看到做學問與做人是如此通!編輯出版這部書的價值,就不僅僅是提供地方性知識,而是在弘揚一種不為時空限制的為學術進步,為國家富強,為民族昌盛,不計功利、不求聞達,甘于清貧,孜孜不倦,奮力拼搏,勇往直前的高尚精神。因此,我對本書的主編劉世生和他的同事們,由衷感佩,深表敬意。
    / p" p' z$ S8 J, o) `        楊一波先生在《路南縣鄉土地理大綱》中說:“在全省一百一十二縣十五設治局當中,以前為四大窮州之一,現在卻為三等縣了。以本縣的農產物和礦產物蘊藏量來說,將來是很有希望的一個地方,只須把社會條件提高后,他的發展一定是無限量的。”現在,石林不僅在云南省名列前茅,而且成為世界知名的旅游勝地,石林列入首批世界地質公園,世界自然遺產。《漢夷雜區社會研究》的出版再次證明:石林彝族自治縣的發展的確是無限量的!
    $ l$ p2 O' @2 b9 j9 G1 O7 P, I9 p8 R  D4 B# N5 ^
    [ 本帖最后由 水西土司 于 2009-4-18 11:48 編輯 ]
    水西土司 發表于 2009-4-19 08:20:34

    民族身份的識別與認同

    林超民
    % y0 P5 e8 _/ P+ M% W
    ! X8 ?4 R: q7 J1 S: T( [+ W        2008年北京時間10月8日下午6時左右,瑞典皇家科學院宣布,此前被權威機構看好的美籍華裔科學家錢永健,與日本科學家下村修、美國科學家馬丁·沙爾菲分享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
    . c+ f' u. k1 ~; U        國內各大媒體在報道此事時,紛紛在錢永健的名字前冠以“錢學森的堂侄”這一稱謂,以至于大家都知道此次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是錢學森的堂侄,而不是錢永健。
    # c4 Q& `: O) P$ ]& c/ s6 f' O        在瑞典皇家科學院舉行的電話記者招待會上,來自新華社等中國媒體的采訪接連不斷。
    . B" r- U, D7 E        “您是中國人嗎?您會說中文嗎?”錢教授用英語答說:“不是、不太會說”。再進一步被問到“先生的成就對于一個中國科學家來說意味著什么?”時,錢教授說“因為我是美國生美國長,我不是中國科學家。……但是,如果中國人能為我的獲獎感到高興與自豪,并且能使更多的年輕人加深對科學的興趣的話,將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說到與中國著名學者錢學森先生的親屬關系時,他說“其實連面也不曾見過,當然,我知道他是一名著名科學家。”
    # {. B4 i5 l! I$ Y3 d" A; U4 r1 t0 o          此事使我聯想到我們的民族識別與民族身份。7 j4 [- A2 P9 O- v: z$ @0 w
            “民族”的概念有多種,大體分為兩類:一是“客觀文化特征”,一是“主觀認同”。$ [1 X3 ~) S1 ]# ]! z1 d9 D( S
            “客觀文化特征”論認為,民族是以共同的地域、語言、經濟、文化等歷史上形成的客觀特質來界定的。盡管也強調,表現在共同心理素質上的共同文化,注意到主觀的“心理素質”,但這個心理素質是由客觀的物質文化所決定的。
    4 e) R# L% S& z' ]        “主觀認同”論認為,民族是以主觀認同來界定的。一個民族的確定,無論是外人(他者)還是自我的認同,都是主觀的。不過,主觀認同也并非沒有客觀依據。
    : h, s# L$ S5 s2 O+ f        中國古代確定“族類”主要是依據“文化”和“心理”。春秋時,蠻、夷、戎、狄與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