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c4fji"></tt>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三國演義》在線閱讀

    發布者: 三人行 | 發布時間: 2013-10-31 15:55| 查看數: 28916| 評論數: 123|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三人行 于 2013-12-10 13:03 編輯 8 M8 h7 [3 n+ Z, Q6 r" [, h- n

    , s- Z* v3 ^' O4 V! d 《三國演義》是中國古代長篇章回小說的開山之作。  三國故事在我國古代民間頗為流行。宋元時代即被搬上舞臺,金、元演出的三國劇目達30多種。元代至治年間出現了新安虞氏所刊的《全相三國志平話》。元末明初羅貫中綜合民間傳說和戲曲、話本,結合陳壽《三國志》和裴松之注的史料,根據他個人對社會人生的體悟,創作了《三國志通俗演義》,現存最早刊本是明嘉靖年所刊刻的,俗稱“嘉靖本”,本書24卷。清康熙年間,毛綸毛宗崗父子辨正史事、增刪文字,修改成今日通行的120回本《三國演義》。  羅貫中1330年一1400年之間,名本,號湖海散人,明代通俗小說家。他的籍貫一說是太原今山西,一說是錢塘今浙江杭州,不可確考。據傳說,羅貫中曾充任過元末農民起義軍張士誠的幕客。除《三國志通俗演義》外,他還創作有《隋唐志傳》等通俗小說和《趙太祖龍虎風云會》等戲劇。' ?4 \) M. S" @. o; e; L6 ~+ t
    7 ?3 K9 Y# J0 X1 b
      《三國演義》描寫的是從東漢末年到西晉初年之間近一百年的歷史風云。全書反映了三國時代的政治軍事斗爭,反映了三國時代各類社會矛盾的滲透與轉化,概括了這一時代的歷史巨變,塑造了一批咤叱風云的英雄人物。在對三國歷史的把握上,作者表現出明顯的擁劉反曹傾向,以劉備集團作為描寫的中心,對劉備集團的主要人物加以歌頌,對曹操則極力揭露鞭撻。今天我們對于作者的這種擁劉反曹的傾向應有辯證的認識。尊劉反曹是民間傳說的主要傾向,在羅貫中時代隱含著人民對漢族復興的希望。
    $ w7 T+ E) n2 t  C4 U# |3 w4 A/ i/ Q/ K1 b2 c3 O: b
      《三國演義》刻劃了近200個人物形象,其中最為成功的有諸葛亮、曹操、關羽、劉備等人。諸葛亮是作者心目中的“賢相”的化身,他具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高風亮節,具有近世濟民再造太平盛世的雄心壯志,而且作者還賦予他呼風喚雨、神機妙算的奇異本領。曹操是一位奸雄,他生活的信條是“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既有雄才大略,又殘暴奸詐,是一個政治野心家陰謀家這與歷史上的真曹操是不可混同的。關羽“威猛剛毅”、“義重如山”。但他的義氣是以個人恩怨為前提的,并非國家民族之大義。劉備被作者塑造成為仁民愛物、視賢下士、知人善任的仁君典型。  《三國演義》描寫了大大小小的戰爭,構思宏偉,手法多樣,使我們清晰地看到了一場場刀光血影的戰爭場面。其中官渡之戰、赤壁之戰等戰爭的描寫波瀾起伏、跌宕跳躍,讀來驚心動魄。
    & G6 o6 _! G: [: G2 z& b% k) G- M) E' E: Y9 `' U
      全書的文不甚深,言不甚俗,簡潔明快,氣勢充沛,生動活潑。  《三國演義》帶來我國歷史小說創作的熱潮,它所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在我國已家喻戶曉,婦而皆知。
    " {) `6 V; |2 e' l0 t- [' ~
    % l7 I! l; ^) g$ H& d; C  《三國演義》的版本很多,主要有:明弘治刻本《三國志通俗演義》,文字粗樸,內容平易;《三國志演義》,清毛宗崗增刪評點本,約成書于康熙初年,該本在社會上流傳最為廣泛。人民文學出版社多次重印出版。

    3 v( d3 H' N" p, O' U! G
    $ q/ r4 n3 k0 F& l& t8 u, Z1 w; G4 L; c' {

    最新評論

    三人行 發表于 2013-10-31 15:55:32
    目錄
    * Z6 x8 {5 u7 w( [! X
    / u3 o1 v" ^: \◎ 第一回 宴桃園豪杰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
    7 H6 A. `6 l5 G4 v& m! l◎ 第二回 張翼德怒鞭督郵 何國舅謀誅宦豎
    ; g) k4 L$ J6 n' E  ~4 S◎ 第三回 議溫明董卓叱丁原 饋金珠李肅說呂布
    8 S$ P, n3 n# Q1 n% n' }◎ 第四回 廢漢帝陳留踐位 謀董賊孟德獻刀
    , ^" K) O0 ?! s( p; Y1 R; ?◎ 第五回 發矯詔諸鎮應曹公 破關兵三英戰呂布  M0 B1 E/ `# J' ~6 I
    ◎ 第六回 焚金闕董卓行兇 匿玉璽孫堅背約
    8 |3 u9 P: b( |0 n0 p1 l7 V◎ 第七回 袁紹磐河戰公孫 孫堅跨江擊劉表
    ( m7 ^6 y5 f  O4 Q, H$ f0 H◎ 第八回 王司徒巧使連環計 董太師大鬧鳳儀亭
    8 r5 l0 H- ^% }# X, d2 t, l◎ 第九回 除暴兇呂布助司徒 犯長安李傕聽賈詡6 M8 T' Z; f" t& C7 l6 ]. D
    ◎ 第十回 勤王室馬騰舉義 報父仇曹操興師
    / F- J; L1 a6 B5 S( i  g4 L2 L; M◎ 第十一回 劉皇叔北海救孔融 呂溫侯濮陽破曹操
    " @8 C  B& W7 x) U◎ 第十二回 陶恭祖三讓徐州 曹孟穗大戰呂布5 f% r% _* H- g5 g; z5 @, m
    ◎ 第十三回 李傕郭汜大交兵 楊奉董承雙救駕  {' i: P. {' o0 H, \; Y/ T
    ◎ 第十四回 曹孟德移駕幸許都 呂奉先乘夜襲徐郡
    7 [% L. i" O0 Y. L◎ 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孫伯符大戰嚴白虎" x# S0 F  ?! X# C& p; m3 E
    ◎ 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淯水
    " g/ q2 X5 g0 O4 ~- N7 e4 V- J◎ 第十七回 袁公路大起七軍 曹孟德會合三將( T& E/ t. ]9 `% |% d" K% n4 g# `( ^
    ◎ 第十八回 賈文和料敵決勝 夏侯惇撥矢啖睛
    7 a! \8 m3 r& S6 }: X" g3 S9 o! Q◎ 第十九回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門樓呂布殞命
    6 l, [9 Y, K4 b) s* y. E◎ 第二十回 曹阿瞞許田打圍 董國舅內閣受詔: U; p! Y( V, E/ r# w2 o9 [3 h# w6 `  T
    ◎ 第二十一回 曹操煮酒論英雄 關公賺城斬車胄
    5 e3 C/ J  {  Y* t: b( R  r; J◎ 第二十二回 袁曹各起馬步三軍 關張共擒王劉二將9 s" T  o' C2 s0 ~$ Q! N. O7 T. L5 N. T
    ◎ 第二十三回 禰正平裸衣罵賊 吉太醫下毒遭刑
    0 E) L, ^( u1 W* ]/ r# s◎ 第二十四回 國賊行兇殺貴妃 皇叔敗走投袁紹
    1 W4 f$ x& c: o6 @8 W( \◎ 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關公約三事 救白馬曹操解重圍. q, J9 h+ v, x3 R
    ◎ 第二十六回 袁本初敗兵折將 關云長掛印封金
    . V: V5 I/ D4 `0 f& P7 r◎ 第二十七回 美髯公千里走單騎 漢壽侯五關斬六將
    - e+ }6 i! W6 a◎ 第二十八回 斬蔡陽兄弟釋疑 會古城主臣聚義! B, B+ v6 M: y! N9 a$ p( F
    ◎ 第二十九回 小霸王怒斬于吉 碧眼兒坐領江東& ~% L# P- T% E3 \  D' ^
    ◎ 第三十回 戰官渡本初敗績 劫烏巢孟德燒糧
    ; r$ G$ [" y/ O- x+ M. l◎ 第三十一回 曹操倉亭破本初 玄德荊州依劉表
    9 J8 P: I3 @2 `- ?( I7 g9 E◎ 第三十二回 奪冀州袁尚爭鋒 決漳河許攸獻計: T! x0 V2 @; N9 z9 B
    ◎ 第三十三回 曹丕乘亂納甄氏 郭嘉遺計定遼東
    0 U3 g" o3 @5 H0 h  x, N; j  g◎ 第三十四回 蔡夫人隔屏聽密語 劉皇叔躍馬過檀溪1 ~, |# G# Y+ x9 Y1 J
    ◎ 第三十五回 玄德南漳逢隱滄 單福新野遇英主
    , C8 w7 j' q+ A# p% O◎ 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計襲樊城 元直走馬薦諸葛, [+ S; r# I; h! w0 D" X
    ◎ 第三十七回 司馬徽再薦名士 劉玄德三顧草廬
    $ D7 y: S. z  ^+ H8 @7 a! Y6 ~2 C◎ 第三十八回 定三分隆中決策 戰長江孫氏報仇, Q+ X: m- o$ o6 |9 P# |8 [- r% f
    ◎ 第三十九回 荊州城公子三求計 博望坡軍師初用兵. v' u; {) O: Q2 ~" B
    ◎ 第四十回 蔡夫人議獻荊州 諸葛亮火燒新野& [4 m8 s, P' b6 R
    ◎ 第四十一回 劉玄德攜民渡江 趙子龍單騎救主
    ' B; }$ G/ l" q' K◎ 第四十二回 張翼德大鬧長坂橋 劉豫州敗走漢津口
    # w6 Z4 k( N; G- `% y& `◎ 第四十三回 諸葛亮舌戰群儒 魯子敬力排眾議# [  b( W( `7 t
    ◎ 第四十四回 孔明用智激周瑜 孫權決計破曹操
    * K8 I% Q* O: _0 b* L◎ 第四十五回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會蔣干中計
    8 L! Y5 _; I9 H$ E& p7 s. x' }# y4 x◎ 第四十六回 用奇謀孔明借箭 獻密計黃蓋受刑1 e8 D' l" d, n
    ◎ 第四十七回 闞澤密獻詐降書 龐統巧授連環計+ i" l, g  N% [6 ]$ C) b5 i
    ◎ 第四十八回 宴長江曹操賦詩 鎖戰船北軍用武* Y7 U% V* u; W+ y# F4 o
    ◎ 第四十九回 七星壇諸葛祭風 三江口周瑜縱火8 R2 C2 ^& A% r4 i
    ◎ 第五十回 諸葛亮智算華容 關云長義釋曹操
    ) H; q5 e7 k3 B8 N' f◎ 第五十一回 曹仁大戰東吳兵 孔明一氣周公瑾! m. p& R& r8 K  a0 {( n
    ◎ 第五十二回 諸葛亮智辭魯肅 趙子龍計取桂陽5 X2 z% o8 B7 y8 D- g
    ◎ 第五十三回 關云長義釋黃漢升 孫仲謀大戰張文遠; d4 @1 y) l# B4 E/ C) [0 L
    ◎ 第五十四回 吳國太佛寺看新郎 劉皇叔洞房續佳偶8 s: n6 L* t/ w$ ~* o1 C5 j
    ◎ 第五十五回 玄德智激孫夫人 孔明二氣周公瑾3 j3 J6 N- i" ?' X
    ◎ 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銅雀臺 孔明三氣周公瑾
    ( N  T; z# t: p1 @3 ~& l& R3 J4 p◎ 第五十七回 柴桑口臥龍吊喪 耒陽縣鳳雛理事
    + ]4 ?) z+ T! K4 }8 d) C7 [6 K2 r◎ 第五十八回 馬孟起興兵雪恨 曹阿瞞割須棄袍
    + H# ^1 ]& q' f◎ 第五十九回 許諸裸衣斗馬超 曹操抹書問韓遂# L) l& ]9 G# v- G7 U. N- y4 f
    ◎ 第六十回 張永年反難楊修 龐士元議取西蜀
    1 X. B( @8 U4 n+ i◎ 第六十一回 趙云截江奪阿斗 孫權遺書退老瞞6 h; ^" f$ {3 x( o0 e" D' u9 x, {8 T
    ◎ 第六十二回 取涪關楊高授首 攻雒城黃魏爭功% o1 A, u2 ?. p8 f" @) i
    ◎ 第六十三回 諸葛亮痛哭龐統 張翼德義釋嚴顏
    . R3 t* ]7 q( ]8 e; S/ o◎ 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計捉張任 楊阜借兵破馬超
    ! _) w* s8 T4 F) W# t◎ 第六十五回 馬超大戰葭萌關 劉備自領益州牧
    6 @5 `) ^) ^" i/ W' Z0 e  Y7 X. ]$ X) r◎ 第六十六回 關云長單刀赴會 伏皇后為國捐生/ M% ^# s' p& b- W3 C
    ◎ 第六十七回 曹操平定漢中地 張遼威震逍遙津" q9 m) X! R5 [) |& q" J
    ◎ 第六十八回 甘寧百騎劫魏營 左慈擲杯戲曹操% X0 I7 N! g6 Q' k( a4 I
    ◎ 第六十九回 卜周易管輅知機 討漢賊五臣死節0 W" M7 A# T/ A. X$ [
    ◎ 第七十回 猛張飛智取瓦口隘 老黃忠計奪天蕩山* e* t1 b9 o; {5 Y1 {
    ◎ 第七十一回 占對山黃忠逸待勞 據漢水趙云寡勝眾
    # b9 J2 Z9 R& f2 o& W3 u◎ 第七十二回 諸葛亮智取漢中 曹阿瞞兵退斜谷
    7 f0 u! n+ `) ^1 ?. A- N◎ 第七十三回 玄德進位漢中王 云長攻拔襄陽郡# b, o( q5 T- G6 E8 \( p, n8 t
    ◎ 第七十四回 龐令明抬櫬決死戰 關云長放水淹七軍
    $ ^/ H1 [0 C# ?6 H. H0 K◎ 第七十五回 關云長刮骨療毒 呂子明白衣渡江8 {( N7 I  T5 y' q
    ◎ 第七十六回 徐公明大戰沔水 關云長敗走麥城
    . X8 q' h! ^' m9 A+ h◎ 第七十七回 玉泉山關公顯圣 洛陽城曹操感神
    " O2 ^" m: w0 _- r7 `' S◎ 第七十八回 治風疾神醫身死 傳遺命奸雄數終
    / R" U- S. H# a" }◎ 第七十九回 兄逼弟曹植賦詩 侄陷叔劉封伏法4 s* L5 w# c+ d  S/ d* L
    ◎ 第八十回 曹丕廢帝篡炎劉 漢王正位續大統
    - R0 m0 p9 i1 x+ g1 m( i6 `5 O! F◎ 第八十一回 急兄仇張飛遇害 雪弟恨先主興兵7 W5 c, D3 R1 Y) N2 _$ t
    ◎ 第八十二回 孫權降魏受九錫 先主征吳賞六軍+ d' X0 @8 f# `3 ~& M; w$ e: g
    ◎ 第八十三回 戰猇亭先主得仇人 守江口書生拜大將# s' |* \- X% Q  T3 G- p9 Z
    ◎ 第八十四回 陸遜營燒七百里 孔明巧布八陣圖( R+ `4 {  q, d* H1 R
    ◎ 第八十五回 劉先主遺詔托孤兒 諸葛亮安居平五路" X! {; A& S8 }: B- K
    ◎ 第八十六回 難張溫秦宓逞天辯 破曹丕徐盛用火攻
    7 d. b+ [1 R; d' H0 Y0 D2 _3 S◎ 第八十七回 征南寇丞相大興師 抗天兵蠻王初受執
    ' T" @$ Q* B6 A1 X; y◎ 第八十八回 渡瀘水再縛番王 識詐降三擒孟獲
    1 \# g7 W. W0 I8 j5 e8 K◎ 第八十九回 武鄉侯四番用計 南蠻王五次遭擒
      Z/ ?. p/ s( P7 l9 j◎ 第九十回 驅巨善六破蠻兵 燒藤甲七擒孟獲/ P; g% ^2 X5 y3 C: Z8 P: f
    ◎ 第九十一回 祭瀘水漢相班師 伐中原武侯上表0 A( \5 z* D/ `$ B
    ◎ 第九十二回 趙子龍力斬五將 諸葛亮智取三城
    , D' F. S+ }. \' H1 o7 P◎ 第九十三回 姜伯約歸降孔明 武鄉侯罵死王朝
    ! T. `( }8 Z. X3 n' b* r◎ 第九十四回 諸葛亮乘雪破羌兵 司馬懿克日擒孟達
    3 q. X3 {6 i. K◎ 第九十五回 馬謖拒諫失街亭 武侯彈琴退仲達
    ! E& j- r3 V4 f. ^/ I( ]◎ 第九十六回 孔明揮淚斬馬謖 周魴斷發賺曹休7 V, O" }2 Z3 d
    ◎ 第九十七回 討魏國武侯再上表 破曹兵姜維詐獻書
    2 @! v- Z& |/ ^+ B1 H( c& \◎ 第九十八回 追漢軍王雙受誅 襲陳倉武侯取勝
    - _& Y' Y' l- ^$ d$ G◎ 第九十九回 諸葛亮大破魏兵 司馬懿入寇西蜀9 a( i& c' ^8 ^0 j
    ◎ 第一百回 漢兵劫寨破曹真 武侯斗陣辱仲達' P+ F7 ^: g8 t/ M: {0 k! l4 E
    ◎ 第一百一回 出隴上諸葛妝神 奔劍閣張郃中計
    0 V- T3 ^3 ]! l+ t# j* n3 L( s2 w* e◎ 第一百二回 司馬懿占北原渭橋 諸葛亮造木牛流馬/ F1 ?" w6 O1 P
    ◎ 第一百三回 上方谷司馬受困 五丈原諸葛禳星+ v& o: K9 Q* J. j
    ◎ 第一百四回 隕大星漢丞相歸天 見木像魏都督喪膽
    - u6 v/ V: ~4 j' ~◎ 第一百五回 武侯預伏錦囊計 魏主拆取承露盤
    * v: V# J) V3 |; ~( j◎ 第一百六回 公孫淵兵敗死襄平 司馬懿詐病賺曹爽
    2 A6 x$ I. O0 O" ]. B) [◎ 第一百七回 魏主政歸司馬氏 姜維兵敗牛頭山. H: H  U  v3 W" d2 S
    ◎ 第一百八回 丁奉雪中奮短兵 孫峻席間施密計
    ( I& W8 u3 D( N◎ 第一百九回 困司馬漢將奇謀 廢曹芳魏家果報1 o& R& h% _- R8 d/ S
    ◎ 第一百十回 文鴦單騎退雄兵 姜維背水破大敵$ q7 i  a+ _" d5 Y7 z6 m5 ^0 y4 S
    ◎ 第一百十一回 鄧士載智敗姜伯約 諸葛誕義討司馬昭9 i* I: t! y; \5 y( i' v, P8 T
    ◎ 第一百十二回 救壽春于詮死節 取長城伯約鏖兵  z0 o) v/ J, o; T
    ◎ 第一百十三回 丁奉定計斬孫綝 姜維斗陣破鄧艾  u6 n( ^, F$ L
    ◎ 第一百十四回 曹髦驅車死南闕 姜維棄糧勝魏兵: n/ z! K2 H8 P# P- O
    ◎ 第一百十五回 詔班師后主信讒 托屯田姜維避禍/ x: a4 Y4 L3 s7 p
    ◎ 第一百十六回 鐘會分兵漢中道 武侯顯圣定軍山
      C7 p9 j, |' K8 N/ ?◎ 第一百十七回 鄧士載偷度陰平 諸葛瞻戰死綿竹
    0 ]/ `( m1 ^0 q7 l◎ 第一百十八回 哭祖廟一王死孝 入西川二士爭功
    " i; b7 J% O& H$ j- J◎ 第一百十九回 假投降巧計成虛話 再受禪依樣畫葫蘆8 n8 n# C6 M9 F. ~1 Y& @
    ◎ 第一百二十回 薦杜預老將獻新謀 降孫皓三分歸一統
    1 p# l8 |7 ?; T9 c0 d. m7 G
    三人行 發表于 2013-10-31 15:55:53
    本帖最后由 三人行 于 2013-12-9 23:19 編輯 6 n( I# c0 i' H7 i. ]1 a: I
    * \; J! a0 ~& t$ j2 |
    第一回 宴桃園豪杰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

    3 C( I8 s3 Y5 `& _' g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4 Q. D& W1 k- n* Z& L9 ?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4 O, a% X" Z+ k* Q$ q" `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8 X; v& B( M  _2 ~3 u
      一壺濁酒喜相逢。7 }/ y) E8 g0 B% ?+ ^. d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i/ r. O& ~/ d* B
      ——調寄《臨江仙》
    2 N: s& g9 Y& R8 T7 W0 \% b# }/ W6 Q/ q% T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國分爭,并入于秦。及秦滅之后,楚、漢分爭,又并入于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后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推其致亂之由,殆始于桓、靈二帝。桓帝禁錮善類,崇信宦官。及桓帝崩,靈帝即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共相輔佐。時有宦官曹節等弄權,竇武、陳蕃謀誅之,機事不密,反為所害,中涓自此愈橫。
    % t# h. M# x& [) T# u& y
    , Q0 j4 d( V. {. T  建寧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溫德殿。方升座,殿角狂風驟起。只見一條大青蛇,從梁上飛將下來,蟠于椅上。帝驚倒,左右急救入宮,百官俱奔避。須臾,蛇不見了。忽然大雷大雨,加以冰雹,落到半夜方止,壞卻房屋無數。建寧四年二月,洛陽地震;又海水泛溢,沿海居民,盡被大浪卷入海中。光和元年,雌雞化雄。六月朔,黑氣十余丈,飛入溫德殿中。秋七月,有虹現于玉堂;五原山岸,盡皆崩裂。種種不祥,非止一端。帝下詔問群臣以災異之由,議郎蔡邕上疏,以為蜺墮雞化,乃婦寺干政之所致,言頗切直。帝覽奏嘆息,因起更衣。曹節在后竊視,悉宣告左右;遂以他事陷邕于罪,放歸田里。后張讓、趙忠、封谞、段珪、曹節、侯覽、蹇碩、程曠、夏惲、郭勝十人朋比為奸,號為“十常侍”。帝尊信張讓,呼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亂,盜賊蜂起。
    . [6 y% U1 j" K
    - s1 S+ ~2 Q1 H5 o2 M- S: U; m  時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張角,一名張寶,一名張梁。那張角本是個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藥,遇一老人,碧眼童顏,手執藜杖,喚角至一洞中,以天書三卷授之,曰:“此名《太平要術》,汝得之,當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異心,必獲惡報。”角拜問姓名。老人曰:“吾乃南華老仙也。”言訖,化陣清風而去。角得此書,曉夜攻習,能呼風喚雨,號為“太平道人”。中平元年正月內,疫氣流行,張角散施符水,為人治病,自稱“大賢良師”。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書符念咒。次后徒眾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萬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帥,稱為將軍;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書“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門上。青、幽、徐、冀、荊、揚、兗、豫八州之人,家家侍奉大賢良師張角名字。角遣其黨馬元義,暗赍金帛,結交中涓封谞,以為內應。角與二弟商議曰:“至難得者,民心也。今民心已順,若不乘勢取天下,誠為可惜。”遂一面私造黃旗,約期舉事;一面使弟子唐周,馳書報封谞。唐周乃徑赴省中告變。帝召大將軍何進調兵擒馬元義,斬之;次收封谞等一干人下獄。張角聞知事露,星夜舉兵,自稱“天公將軍”,張寶稱“地公將軍”,張梁稱“人公將軍”。申言于眾曰:“今漢運將終,大圣人出。汝等皆宜順天從正,以樂太平。”四方百姓,裹黃巾從張角反者四五十萬。賊勢浩大,官軍望風而靡。何進奏帝火速降詔,令各處備御,討賊立功。一面遣中郎將盧植、皇甫嵩、朱儁,各引精兵、分三路討之。  p) a7 ?! ]! `' W

    5 T9 B- |' F) _& x$ U8 {  且說張角一軍,前犯幽州界分。幽州太守劉焉,乃江夏竟陵人氏,漢魯恭王之后也。當時聞得賊兵將至,召校尉鄒靖計議。靖曰:“賊兵眾,我兵寡,明公宜作速招軍應敵。”劉焉然其說,隨即出榜招募義兵。* ^$ H2 J1 r$ A' @, J  O

      B/ F# G: t) i# y4 U/ B( q  榜文行到涿縣,引出涿縣中一個英雄。那人不甚好讀書;性寬和,寡言語,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專好結交天下豪杰;生得身長七尺五寸,兩耳垂肩,雙手過膝,目能自顧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中山靖王劉勝之后,漢景帝閣下玄孫,姓劉名備,字玄德。昔劉勝之子劉貞,漢武時封涿鹿亭侯,后坐酎金失侯,因此遺這一枝在涿縣。玄德祖劉雄,父劉弘。弘曾舉孝廉,亦嘗作吏,早喪。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貧,販屨織席為業。家住本縣樓桑村。其家之東南,有一大桑樹,高五丈余,遙望之,童童如車蓋。相者云:“此家必出貴人。”玄德幼時,與鄉中小兒戲于樹下,曰:“我為天子,當乘此車蓋。”叔父劉元起奇其言,曰:“此兒非常人也!”因見玄德家貧,常資給之。年十五歲,母使游學,嘗師事鄭玄、盧植,與公孫瓚等為友。
    6 l5 V  D% J- z+ k. [
    / v4 i' U6 e6 H" h. r" F  及劉焉發榜招軍時,玄德年已二十八歲矣。當日見了榜文,慨然長嘆。隨后一人厲聲言曰:“大丈夫不與國家出力,何故長嘆?”玄德回視其人,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須,聲若巨雷,勢如奔馬。玄德見他形貌異常,問其姓名。其人曰:“某姓張名飛,字翼德。世居涿郡,頗有莊田,賣酒屠豬,專好結交天下豪杰。恰才見公看榜而嘆,故此相問。”玄德曰:“我本漢室宗親,姓劉,名備。今聞黃巾倡亂,有志欲破賊安民,恨力不能,故長嘆耳。”飛曰:“吾頗有資財,當招募鄉勇,與公同舉大事,如何。”玄德甚喜,遂與同入村店中飲酒。
    6 A- J& w3 `% I3 g. \
    & a/ B* A0 d2 S2 @# o3 v  正飲間,見一大漢,推著一輛車子,到店門首歇了,入店坐下,便喚酒保:“快斟酒來吃,我待趕入城去投軍。”玄德看其人: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涂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玄德就邀他同坐,叩其姓名。其人曰:“吾姓關名羽,字長生,后改云長,河東解良人也。因本處勢豪倚勢凌人,被吾殺了,逃難江湖,五六年矣。今聞此處招軍破賊,特來應募。”玄德遂以己志告之,云長大喜。同到張飛莊上,共議大事。飛曰:“吾莊后有一桃園,花開正盛;明日當于園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結為兄弟,協力同心,然后可圖大事。”玄德、云長齊聲應曰:“如此甚好。”: ~' ~1 c+ W/ b1 D! D2 m

    6 [( D' [9 u9 x) \# X4 ]$ {  次日,于桃園中,備下烏牛白馬祭禮等項,三人焚香再拜而說誓曰:“念劉備、關羽、張飛,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誓畢,拜玄德為兄,關羽次之,張飛為弟。祭罷天地,復宰牛設酒,聚鄉中勇士,得三百余人,就桃園中痛飲一醉。來日收拾軍器,但恨無馬匹可乘。正思慮間,人報有兩個客人,引一伙伴當,趕一群馬,投莊上來。玄德曰:“此天佑我也!”三人出莊迎接。原來二客乃中山大商:一名張世平,一名蘇雙,每年往北販馬,近因寇發而回。玄德請二人到莊,置酒管待,訴說欲討賊安民之意。二客大喜,愿將良馬五十匹相送;又贈金銀五百兩,鑌鐵一千斤,以資器用。  Y  S# J9 p7 J) |
    - n: Q% t! c- I1 a( ?
      玄德謝別二客,便命良匠打造雙股劍。云長造青龍偃月刀,又名“冷艷鋸”,重八十二斤。張飛造丈八點鋼矛。各置全身鎧甲。共聚鄉勇五百余人,來見鄒靖。鄒靖引見太守劉焉。三人參見畢,各通姓名。玄德說起宗派,劉焉大喜,遂認玄德為侄。不數日,人報黃巾賊將程遠志統兵五萬來犯涿郡。劉焉令鄒靖引玄德等三人,統兵五百,前去破敵。玄德等欣然領軍前進,直至大興山下,與賊相見。賊眾皆披發,以黃巾抹額。當下兩軍相對,玄德出馬,左有云長,右有翼德,揚鞭大罵:“反國逆賊,何不早降!”程遠志大怒,遣副將鄧茂出戰。張飛挺丈八蛇矛直出,手起處,刺中鄧茂心窩,翻身落馬。程遠志見折了鄧茂,拍馬舞刀,直取張飛。云長舞動大刀,縱馬飛迎。程遠志見了,早吃一驚,措手不及,被云長刀起處,揮為兩段。后人有詩贊二人曰:英雄露穎在今朝,一試矛兮一試刀。初出便將威力展,三分好把姓名標。
    - Y9 {  y! c6 a7 _) [
    " ?1 B& }" n% E$ i# }  眾賊見程遠志被斬,皆倒戈而走。玄德揮軍追趕,投降者不計其數,大勝而回。劉焉親自迎接,賞勞軍士。次日,接得青州太守龔景牒文,言黃巾賊圍城將陷,乞賜救援。劉焉與玄德商議。玄德曰:“備愿往救之。”劉焉令鄒靖將兵五千,同玄德、關、張,投青州來。賊眾見救軍至,分兵混戰。玄德兵寡不勝,退三十里下寨。
    9 B' b' V5 B$ O+ G* P+ F9 `# G  |3 h7 v2 s! m3 u: s/ g
      玄德謂關、張曰:“賊眾我寡;必出奇兵,方可取勝。”乃分關公引一千軍伏山左,張飛引一千軍伏山右,鳴金為號,齊出接應。次日,玄德與鄒靖引軍鼓噪而進。賊眾迎戰,玄德引軍便退。賊眾乘勢追趕,方過山嶺,玄德軍中一齊鳴金,左右兩軍齊出,玄德摩軍回身復殺。三路夾攻,賊眾大潰。直趕至青州城下,太守龔景亦率民兵出城助戰。賊勢大敗,剿戮極多,遂解青州之圍。后人有詩贊玄德曰:運籌決算有神功,二虎還須遜一龍。初出便能垂偉績,自應分鼎在孤窮。  龔景犒軍畢,鄒靖欲回。玄德曰:“近聞中郎將盧植與賊首張角戰于廣宗,備昔曾師事盧植,欲往助之。”于是鄒靖引軍自回,玄德與關、張引本部五百人投廣宗來。至盧植軍中,入帳施禮,具道來意。盧植大喜,留在帳前聽調。
    ( }5 k# A4 X9 N. A- Z: t1 Q/ m2 H9 T- ^
      時張角賊眾十五萬,植兵五萬,相拒于廣宗,未見勝負。植謂玄德曰:“我今圍賊在此,賊弟張梁、張寶在潁川,與皇甫嵩、朱儁對壘。汝可引本部人馬,我更助汝一千官軍,前去潁川打探消息,約期剿捕。”玄德領命,引軍星夜投潁川來。  時皇甫嵩、朱儁領軍拒賊,賊戰不利,退入長社,依草結營。嵩與儁計曰:“賊依草結營,當用火攻之。”遂令軍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其夜大風忽起。二更以后,一齊縱火,嵩與儁各引兵攻擊賊寨,火焰張天,賊眾驚慌,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 l# a$ Y# v! H! o- _* y

    + l1 |: O: _. w% ^4 r& }3 Z  殺到天明,張梁、張寶引敗殘軍士,奪路而走。忽見一彪軍馬,盡打紅旗,當頭來到,截住去路。為首閃出一將,身長七尺,細眼長髯,官拜騎都尉,沛國譙郡人也,姓曹名操字孟德。操父曹嵩,本姓夏侯氏,因為中常侍曹騰之養子,故冒姓曹。曹嵩生操,小字阿瞞,一名吉利。操幼時,好游獵,喜歌舞,有權謀,多機變。操有叔父,見操游蕩無度,嘗怒之,言于曹嵩。嵩責操。操忽心生一計,見叔父來,詐倒于地,作中風之狀。叔父驚告嵩,嵩急視之。操故無恙。嵩曰:“叔言汝中風,今已愈乎?”操曰:“兒自來無此病;因失愛于叔父,故見罔耳。”嵩信其言。后叔父但言操過,嵩并不聽。因此,操得恣意放蕩。時人有橋玄者,謂操曰:“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南陽何顒見操,言:“漢室將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汝南許劭,有知人之名。操往見之,問曰:“我何如人?”劭不答。又問,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也。”操聞言大喜。年二十,舉孝廉,為郎,除洛陽北部尉。初到任,即設五色棒十余條于縣之四門,有犯禁者,不避豪貴,皆責之。中常侍蹇碩之叔,提刀夜行,操巡夜拿住,就棒責之。由是,內外莫敢犯者,威名頗震。后為頓丘令,因黃巾起,拜為騎都尉,引馬步軍五千,前來潁川助戰。正值張梁、張寶敗走,曹操攔住,大殺一陣,斬首萬余級,奪得旗幡、金鼓、馬匹極多。張梁、張寶死戰得脫。操見過皇甫嵩、朱儁,隨即引兵追襲張梁、張寶去了。
    . v3 E/ u! `  ]4 {* n" Z4 l
    ! D% \, |6 ?4 {2 ^5 L& H  卻說玄德引關、張來潁川,聽得喊殺之聲,又望見火光燭天,急引兵來時,賊已敗散。玄德見皇甫嵩、朱儁,具道盧植之意。嵩曰:“張梁、張寶勢窮力乏,必投廣宗去依張角。玄德可即星夜往助。”玄德領命,遂引兵復回。到得半路,只見一簇軍馬,護送一輛檻車,車中之囚,乃盧植也。玄德大驚,滾鞍下馬,問其緣故。植曰:“我圍張角,將次可破;因角用妖術,未能即勝。朝廷差黃門左豐前來體探,問我索取賄賂。我答曰:‘軍糧尚缺,安有余錢奉承天使?’左豐挾恨,回奏朝廷,說我高壘不戰,惰慢軍心;因此朝廷震怒,遣中郎將董卓來代將我兵,取我回京問罪。”張飛聽罷,大怒,要斬護送軍人,以救盧植。玄德急止之曰:“朝廷自有公論,汝豈可造次?”軍士簇擁盧植去了。關公曰:“盧中郎已被逮,別人領兵,我等去無所依,不如且回涿郡。”玄德從其言,遂引軍北行。行無二日,忽聞山后喊聲大震。玄德引關、張縱馬上高岡望之,見漢軍大敗,后面漫山塞野,黃巾蓋地而來,旗上大書“天公將軍”。玄德曰:“此張角也!可速戰!”三人飛馬引軍而出。張角正殺敗董卓,乘勢赴來,忽遇三人沖殺,角軍大亂,敗走五十余里。  三人救了董卓回寨。卓問三人現居何職。玄德曰:“白身。”卓甚輕之,不為禮。玄德出,張飛大怒曰:“我等親赴血戰,救了這廝,他卻如此無禮。若不殺之,難消我氣!”便要提刀入帳來殺董卓。正是:人情勢利古猶今,誰識英雄是白身?安得快人如翼德,盡誅世上負心人!畢竟董卓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

    % @) l" d' D, s5 D& @$ H0 ]
    三人行 發表于 2013-12-9 23:19:27
    第二回 張翼德怒鞭督郵 何國舅謀誅宦豎
    2 b3 P0 [* s. E$ X& x/ a  且說董卓字仲穎,隴西臨洮人也,官拜河東太守,自來驕傲。當日怠慢了玄德,張飛性發,便欲殺之。玄德與關公急止之曰;“他是朝廷命官,豈可擅殺?”飛曰:“若不殺這廝,反要在他部下聽令,其實不甘!二兄要便住在此,我自投別處去也!”玄德曰:“我三人義同生死,豈可相離?不若都投別處去便了。”飛曰:“若如此,稍解吾恨。”8 C0 P1 R/ L% c, k+ s$ S  K9 b

    7 J/ }' m$ e" p/ D- w  于是三人連夜引軍來投朱儁。儁待之甚厚,合兵一處,進討張寶。是時曹操自跟皇甫嵩討張梁,大戰于曲陽。這里朱儁進攻張寶。張寶引賊眾八*九萬,屯于山后。儁令玄德為其先鋒,與賊對敵。張寶遣副將高升出馬搦戰,玄德使張飛擊之。飛縱馬挺矛,與升交戰,不數合,刺升落馬。玄德麾軍直沖過去。張寶就馬上披發仗劍,作起妖法。只見風雷大作,一股黑氣從天而降,黑氣中似有無限人馬殺來。玄德連忙回軍,軍中大亂。敗陣而歸,與朱儁計議。儁曰:“彼用妖術,我來日可宰豬羊狗血,令軍士伏于山頭;候賊趕來,從高坡上潑之,其法可解。”玄德聽令,撥關公、張飛各引軍一千,伏于山后高岡之上,盛豬羊狗血并穢物準備。次日,張寶搖旗擂鼓,引軍搦戰,玄德出迎。交鋒之際,張寶作法,風雷大作,飛砂走石,黑氣漫天,滾滾人馬,自天而下。玄德撥馬便走,張寶驅兵趕來。將過山頭,關、張伏軍放起號炮,穢物齊潑。但見空中紙人草馬,紛紛墜地;風雷頓息,砂石不飛。7 X2 l* F1 z+ B7 k1 w

    - v6 r1 \/ e* W2 {7 P  D+ W1 O  張寶見解了法,急欲退軍。左關公,右張飛,兩軍都出,背后玄德、朱儁一齊趕上,賊兵大敗。玄德望見“地公將軍”旗號,飛馬趕來,張寶落荒而走。玄德發箭,中其左臂。張寶帶箭逃脫,走入陽城,堅守不出。  朱儁引兵圍住陽城攻打,一面差人打探皇甫嵩消息。探子回報,具說:“皇甫嵩大獲勝捷,朝廷以董卓屢敗,命嵩代之。嵩到時,張角已死;張梁統其眾,與我軍相拒,被皇甫嵩連勝七陣,斬張梁于曲陽。發張角之棺,戮尸梟首,送往京師。余眾俱降。朝廷加皇甫嵩為車騎將軍,領冀州牧。皇甫嵩又表奏盧植有功無罪,朝廷復盧植原官。曹操亦以有功,除濟南相,即日將班師赴任。”朱儁聽說,催促軍馬,悉力攻打陽城。賊勢危急,賊將嚴政刺殺張寶,獻首投降。朱儁遂平數郡,上表獻捷。時又黃巾余黨三人:趙弘、韓忠、孫仲,聚眾數萬,望風燒劫,稱與張角報仇。朝廷命朱儁即以得勝之師討之。儁奉詔,率軍前進。時賊據宛城,儁引兵攻之,趙弘遣韓忠出戰。儁遣玄德、關、張攻城西南角。韓忠盡率精銳之眾,來西南角抵敵。朱儁自縱鐵騎二千,徑取東北角。賊恐失城,急棄西南面回。玄德從背后掩殺,賊眾大敗,奔入宛城。朱儁分兵四面圍定。城中斷糧,韓忠使人出城投降。儁不許。玄德曰:“昔高祖之得天下,蓋為能招降納順;公何拒韓忠耶?”儁曰:“彼一時,此一時也。昔秦項之際,天下大亂,民無定主,故招降賞附,以勸來耳。今海內一統,惟黃巾造*反;若容其降,無以勸善。使賊得利恣意劫掠,失利便投降:此長寇之志,非良策也。”玄德曰:“不容寇降是矣。今四面圍如鐵桶,賊乞降不得,必然死戰。萬人一心,尚不可當,況城中有數萬死命之人乎?不若撤去東南,獨攻西北。賊必棄城而走,無心戀戰,可即擒也。”儁然之,隨撤東南二面軍馬,一齊攻打西北。韓忠果引軍棄城而奔。儁與玄德、關、張率三軍掩殺,射死韓忠,余皆四散奔走。正追趕間,趙弘、孫仲引賊眾到,與儁交戰。儁見弘勢大,引軍暫退。弘乘勢復奪宛城。儁離十里下寨。方欲攻打,忽見正東一彪人馬到來。為首一將,生得廣額闊面,虎體熊腰;吳郡富春人也,姓孫,名堅,字文臺,乃孫武子之后。年十七歲時,與父至錢塘,見海賊十余人,劫取商人財物,于岸上分贓。堅謂父曰:“此賊可擒也。”遂奮力提刀上岸,揚聲大叫,東西指揮,如喚人狀。賊以為官兵至,盡棄財物奔走。堅趕上,殺一賊。由是郡縣知名,薦為校尉。后會稽妖賊許昌造*反,自稱“陽明皇帝”,聚眾數萬;堅與郡司馬招募勇士千余人,會合州郡破之,斬許昌并其子許韶。刺史臧旻上表奏其功,除堅為鹽瀆丞,又除盱眙丞、下邳丞。今見黃巾寇起,聚集鄉中少年及諸商旅,并淮泗精兵一千五百余人,前來接應。
    & ~. A. D. Q4 I! |: ?9 T6 e, V( g# O2 M  g' A
      朱儁大喜,便令堅攻打南門,玄德打北門,朱儁打西門,留東門與賊走。孫堅首先登城,斬賊二十余人,賊眾奔潰。趙弘飛馬突槊,直取孫堅。堅從城上飛身奪弘槊,刺弘下馬;卻騎弘馬,飛身往來殺賊。孫仲引賊突出北門,正迎玄德,無心戀戰,只待奔逃。玄德張弓一箭,正中孫仲,翻身落馬。朱儁大軍隨后掩殺,斬首數萬級,降者不可勝計。南陽一路,十數郡皆平。儁班師回京,詔封為車騎將軍,河南尹。儁表奏孫堅、劉備等功。堅有人情,除別郡司馬上任去了。惟玄德聽候日久,不得除授,三人郁郁不樂,上街閑行,正值郎中張鈞車到。玄德見之,自陳功績。鈞大驚,隨入朝見帝曰:“昔黃巾造*反,其原皆由十常侍賣官鬻爵,非親不用,非仇不誅,以致天下大亂。今宜斬十常侍,懸首南郊,遣使者布告天下,有功者重加賞賜,則四海自清平也。”十常侍奏帝曰:“張鈞欺主。”帝令武士逐出張鈞。十常侍共議:“此必破黃巾有功者,不得除授,故生怨言。權且教省家銓注微名,待后卻再理會未晚。”因此玄德除授定州中山府安喜縣尉,克日赴任。
    ! s+ L" B) p4 J: j4 }' y' M( A
    5 g+ j% U# ]2 ^& j  S  玄德將兵散回鄉里,止帶親隨二十余人,與關、張來安喜縣中到任。署縣事一月,與民秋毫無犯,民皆感化。到任之后,與關、張食則同桌,寢則同床。如玄德在稠人廣坐,關、張侍立,終日不倦。到縣未及四月,朝廷降詔,凡有軍功為長吏者當沙汰。玄德疑在遣中。適督郵行部至縣,玄德出郭迎接,見督郵施禮。督郵坐于馬上,惟微以鞭指回答。關、張二公俱怒。及到館驛,督郵南面高坐,玄德侍立階下。良久,督郵問曰:“劉縣尉是何出身?”玄德曰:“備乃中山靖王之后;自涿郡剿戮黃巾,大小三十余戰,頗有微功,因得除今職。”督郵大喝曰:“汝詐稱皇親,虛報功績!目今朝廷降詔,正要沙汰這等濫官污吏!”玄德喏喏連聲而退。歸到縣中,與縣吏商議。吏曰:“督郵作威,無非要賄賂耳。”玄德曰:“我與民秋毫無犯,那得財物與他?”次日,督郵先提縣吏去,勒令指稱縣尉害民。玄德幾番自往求免,俱被門役阻住,不肯放參。  卻說張飛飲了數杯悶酒,乘馬從館驛前過,見五六十個老人,皆在門前痛哭。飛問其故,眾老人答曰:“督郵逼勒縣吏,欲害劉公;我等皆來苦告,不得放入,反遭把門人趕打!”張飛大怒,睜圓環眼,咬碎鋼牙,滾鞍下馬,徑入館驛,把門人那里阻擋得住,直奔后堂,見督郵正坐廳上,將縣吏綁倒在地。飛大喝:“害民賊!認得我么?”督郵未及開言,早被張飛揪住頭發,扯出館驛,直到縣前馬樁上縛住;攀下柳條,去督郵兩腿上著力鞭打,一連打折柳條十數枝。玄德正納悶間,聽得縣前喧鬧,問左右,答曰:“張將軍綁一人在縣前痛打。”玄德忙去觀之,見綁縛者乃督郵也。玄德驚問其故。飛曰:“此等害民賊,不打死等甚!”督郵告曰:“玄德公救我性命!”玄德終是仁慈的人,急喝張飛住手。傍邊轉過關公來,曰:“兄長建許多大功,僅得縣尉,今反被督郵侮辱。吾思枳棘叢中,非棲鸞鳳之所;不如殺督郵,棄官歸鄉,別圖遠大之計。”玄德乃取印綬,掛于督郵之頸,責之曰:據汝害民,本當殺卻;今姑饒汝命。吾繳還印綬,從此去矣。”督郵歸告定州太守,太守申文省府,差人捕捉。玄德、關、張三人往代州投劉恢。恢見玄德乃漢室宗親,留匿在家不題。
    $ Q/ {7 F3 r/ c7 f" T+ A% e: P. u! Y) o5 N: f5 w" u
      卻說十常侍既握重權,互相商議:但有不從己者,誅之。趙忠、張讓差人問破黃巾將士索金帛,不從者奏罷職。皇甫嵩、朱儁皆不肯與,趙忠等俱奏罷其官。帝又封趙忠等為車騎將軍,張讓等十三人皆封列侯。朝政愈壞,人民嗟怨。于是長沙賊區星作亂;漁陽張舉、張純反:舉稱天子,純稱大將軍。表章雪片告急,十常侍皆藏匿不奏。
    ) J, X. a9 o5 J" `9 P
    6 y2 v$ k7 b, X5 w8 d  一日,帝在后園與十常侍飲宴,諫議大夫劉陶,徑到帝前大慟。帝問其故。陶曰:“天下危在旦夕,陛下尚自與閹宦共飲耶!”帝曰:“國家承平,有何危急?”陶曰:“四方盜賊并起,侵掠州郡。其禍皆由十常侍賣官害民,欺君罔上。朝廷正人皆去,禍在目前矣!”十常侍皆免冠跪伏于帝前曰:“大臣不相容,臣等不能活矣!愿乞性命歸田里,盡將家產以助軍資。”言罷痛哭。帝怒謂陶曰:“汝家亦有近侍之人,何獨不容朕耶?”呼武士推出斬之。劉陶大呼:“臣死不惜!可憐漢室天下,四百余年,到此一旦休矣!”: v4 K8 u: j% A- K$ C) l* z
    * _- c) h9 l/ m
      武士擁陶出,方欲行刑,一大臣喝住曰:“勿得下手,待我諫去。”眾視之,乃司徒陳耽,徑入宮中來諫帝曰:“劉諫議得何罪而受誅?”帝曰:“毀謗近臣,冒瀆朕躬。”耽曰:“天下人民,欲食十常侍之肉,陛下敬之如父母,身無寸功,皆封列侯;況封谞等結連黃巾,欲為內亂:陛下今不自省,社稷立見崩摧矣!”帝曰:“封谞作亂,其事不明。十常侍中,豈無一二忠臣?”陳耽以頭撞階而諫。帝怒,命牽出,與劉陶皆下獄。是夜,十常侍即于獄中謀殺之;假帝詔以孫堅為長沙太守,討區星,不五十日,報捷,江夏平,詔封堅為烏程侯。
    ; D( I& a" N( [; a3 A3 M8 F1 g: C7 j( V
      封劉虞為幽州牧,領兵往漁陽征張舉、張純。代州劉恢以書薦玄德見虞。虞大喜,令玄德為都尉,引兵直抵賊巢,與賊大戰數日,挫動銳氣。張純專一兇暴,士卒心變,帳下頭目刺殺張純,將頭納獻,率眾來降。張舉見勢敗,亦自縊死。漁陽盡平。劉虞表奏劉備大功,朝廷赦免鞭督郵之罪,除下密丞,遷高堂尉。公孫瓚又表陳玄德前功,薦為別部司馬,守平原縣令。玄德在平原,頗有錢糧軍馬,重整舊日氣象。劉虞平寇有功,封太尉。中平六年夏四月,靈帝病篤,召大將軍何進入宮,商議后事。那何進起身屠家;因妹入宮為貴人,生皇子辯,遂立為皇后。進由是得權重任。帝又寵幸王美人,生皇子協。何后嫉妒,鴆殺王美人。皇子協養于董太后宮中。董太后乃靈帝之母,解瀆亭侯劉萇之妻也。初因桓帝無子,迎立解瀆亭侯之子,是為靈帝。靈帝入繼大統,遂迎養母氏于宮中,尊為太后。董太后嘗勸帝立皇子協為太子。帝亦偏愛協,欲立之。當時病篤,中常侍蹇碩奏曰:“若欲立協,必先誅何進,以絕后患。”帝然其說,因宣進入宮。進至宮門,司馬潘隱謂進曰:“不可入宮。蹇碩欲謀殺公。”進大驚,急歸私宅,召諸大臣,欲盡誅宦官。座上一人挺身出曰:“宦官之勢,起自沖、質之時;朝廷滋蔓極廣,安能盡誅?倘機不密,必有滅族之禍:請細詳之。”進視之,乃典軍校尉曹操也。進叱曰:“汝小輩安知朝廷大事!”正躊躇間,潘隱至,言:“帝已崩。今賽碩與十常侍商議,秘不發喪,矯詔宣何國舅入宮,欲絕后患,冊立皇子協為帝。”說未了,使命至,宣進速入,以定后事。操曰:“今日之計,先宜正君位,然后圖賊。”進曰:“誰敢與吾正君討賊?”一人挺身出曰:“愿借精兵五千,斬關入內,冊立新君,盡誅閹豎,掃清朝廷,以安天下!”進視之,乃司徒袁逢之子,袁隗之侄:名紹,字本初,現為司隸校尉。何進大喜,遂點御林軍五千。紹全身披掛。何進引何顒、荀攸、鄭泰等大臣三十余員,相繼而入,就靈帝柩前,扶立太子辯即皇帝位。  百官呼拜已畢,袁紹入宮收蹇碩。碩慌走入御園,花陰下為中常侍郭勝所殺。碩所領禁軍,盡皆投順。紹謂何進曰:“中官結黨。今日可乘勢盡誅之。”張讓等知事急,慌入告何后曰:“始初設謀陷害大將軍者,止賽碩一人,并不干臣等事。今大將軍聽袁紹之言,欲盡誅臣等,乞娘娘憐憫!”何太后曰:“汝等勿憂,我當保汝。”傳旨宣何進入。太后密謂曰:“我與汝出身寒微,非張讓等,焉能享此富貴?今蹇碩不仁,既已伏誅,汝何聽信人言,欲盡誅宦官耶?”何進聽罷,出謂眾官曰:“蹇碩設謀害我,可族滅其家。其余不必妄加殘害。”袁紹曰:“若不斬草除根,必為喪身之本。”進曰:“吾意已決,汝勿多言。”眾官皆退。次日,太后命何進參錄尚書事,其余皆封官職。董太后宣張讓等入宮商議曰:“何進之妹,始初我抬舉他。今日他孩兒即皇帝位,內外臣僚,皆其心腹:威權太重,我將如何?”讓奏曰:“娘娘可臨朝,垂簾聽政;封皇子協為王;加國舅董重大官,掌握軍權;重用臣等:大事可圖矣。”董太后大喜。次日設朝,董太后降旨,封皇子協為陳留王,董重為驃騎將軍,張讓等共預朝政。何太后見董太后專權,于宮中設一宴,請董太后赴席。酒至半酣,何太后起身捧杯再拜曰:“我等皆婦人也,參預朝政,非其所宜。昔呂后因握重權,宗族千口皆被戮。今我等宜深居九重;朝廷大事,任大臣元老自行商議,此國家之幸也。愿垂聽焉。”董后大怒曰:“汝鴆死王美人,設心嫉妒。今倚汝子為君,與汝兄何進之勢,輒敢亂言!吾敕驃騎斷汝兄首,如反掌耳!”何后亦怒曰:“吾以好言相勸,何反怒耶?”董后曰:“汝家屠沽小輩,有何見識!”兩宮互相爭競,張讓等各勸歸宮。何后連夜召何進入宮,告以前事。何進出,召三公共議。來早設朝,使廷臣奏董太后原系藩妃,不宜久居宮中,合仍遷于河間安置,限日下即出國門。一面遣人起送董后;一面點禁軍圍驃騎將軍董重府宅,追索印綬。董重知事急,自刎于后堂。家人舉哀,軍士方散。張讓、段珪見董后一枝已廢,遂皆以金珠玩好結構何進弟何苗并其母舞陽君,令早晚入何太后處,善言遮蔽:因此十常侍又得近幸。0 A, v$ _# z  ?3 R1 v
    " l/ l+ {- |3 T  \6 G
      六月,何進暗使人鴆殺董后于河間驛庭,舉柩回京,葬于文陵。進托病不出。司隸校尉袁紹入見進曰:“張讓、段珪等流言于外,言公鴆殺董后,欲謀大事。乘此時不誅閹宦,后必為大禍。昔竇武欲誅內豎,機謀不密,反受其殃。今公兄弟部曲將吏,皆英俊之士;若使盡力,事在掌握。此天贊之時,不可失也。”進曰:“且容商議。”左右密報張讓,讓等轉告何苗,又多送賄賂。苗入奏何后云:“大將軍輔佐新君,不行仁慈,專務殺伐。今無端又欲殺十常侍,此取亂之道也。”后納其言。少頃,何進入白后,欲誅中涓。何后曰:“中官統領禁省,漢家故事。先帝新棄天下,爾欲誅殺舊臣,非重宗廟也。”進本是沒決斷之人,聽太后言,唯唯而出。袁紹迎問曰:“大事若何?”進曰:“太后不允,如之奈何?”紹曰:“可召四方英雄之士,勒兵來京,盡誅閹豎。此時事急,不容太后不從。”進曰:“此計大妙!”便發檄至各鎮,召赴京師。主薄陳琳曰:“不可!俗云:掩目而捕燕雀,是自欺也,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況國家大事乎?今將軍仗皇威,掌兵要,龍驤虎步,高下在心:若欲誅宦官,如鼓洪爐燎毛發耳。但當速發雷霆,行權立斷,則天人順之。卻反外檄大臣,臨犯京闕,英雄聚會,各懷一心:所謂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反生亂矣。”何進笑曰:“此懦夫之見也!”傍邊一人鼓掌大笑曰:“此事易如反掌,何必多議!”視之,乃曹操也。正是:欲除君側宵人亂,須聽朝中智士謀。不知曹操說出甚話來,且聽下文分解。
    8 E# \7 A& d0 G9 A1 Z# ?
    三人行 發表于 2013-12-9 23:19:41
    第三回 議溫明董卓叱丁原 饋金珠李肅說呂布
    & p8 q1 V; ^5 E) l" ^* V$ v  且說曹操當日對何進曰:“宦官之禍,古今皆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于此。若欲治罪,當除元惡,但付一獄吏足矣,何必紛紛召外兵乎?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料其必敗也。”何進怒曰:“孟德亦懷私意耶?”操退曰:“亂天下者,必進也。”進乃暗差使命,赍密詔星夜往各鎮去。  卻說前將軍、鰲鄉侯、西涼刺史董卓,先為破黃巾無功,朝議將治其罪,因賄賂十常侍幸免;后又結托朝貴,遂任顯官,統西州大軍二十萬,常有不臣之心。是時得詔大喜,點起軍馬,陸續便行;使其婿中郎將牛輔;守住陜西,自己卻帶李傕、郭汜、張濟、樊稠等提兵望洛陽進發。  卓婿謀士李儒曰:“今雖奉詔,中間多有暗味。何不差人上表,名正言順,大事可圖。”卓大喜,遂上表。其略曰:“竊聞天下所以亂逆不止者,皆由黃門常侍張讓等侮慢天常之故。臣聞揚湯止沸,不如去薪;潰癰雖痛,勝于養毒。臣敢鳴鐘鼓入洛陽,請除讓等。社稷幸甚!天下幸甚!”何進得表,出示大臣。侍御史鄭泰諫曰:“董卓乃豺狼也,引入京城,必食人矣。”進曰:“汝多疑,不足謀大事。”盧植亦諫曰:“植素知董卓為人,面善心狠;一入禁庭,必生禍患。不如止之勿來,免致生亂。”進不聽,鄭泰、盧植皆棄官而去。朝廷大臣,去者大半。進使人迎董卓于澠池,卓按兵不動。9 u2 d& P/ I  q& a

    / Z! E% A9 h6 t2 p$ T  張讓等知外兵到,共議曰:“此何進之謀也;我等不先下手,皆滅族矣。”乃先伏刀斧手五十人于長樂宮嘉德門內,入告何太后曰:“今大將軍矯詔召外兵至京師,欲滅臣等,望娘娘垂憐賜救。”太后曰:“汝等可詣大將軍府謝罪。”讓曰:“若到相府,骨肉齏粉矣。望娘娘宣大將軍入宮諭止之。如其不從,臣等只就娘娘前請死。”太后乃降詔宣進。) E4 G7 t7 |3 S. r3 i/ S
    8 n( k9 j4 W- P5 H' ?
      進得詔便行。主簿陳琳諫曰:“太后此詔,必是十常侍之謀,切不可去。去必有禍。”進曰:“太后詔我,有何禍事?”袁紹曰:“今謀已泄,事已露,將軍尚欲入宮耶?”曹操曰:“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進笑曰:“此小兒之見也。吾掌天下之權,十常侍敢待如何?”紹曰:“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護從,以防不測。”于是袁紹、曹操各選精兵五百,命袁紹之弟袁術領之。袁術全身披掛,引兵布列青瑣門外。紹與操帶劍護送何進至長樂宮前。黃門傳懿旨云:“太后特宣大將軍,余人不許輒入。”將袁紹、曹操等都阻住宮門外。  何進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門,張讓、段珪迎出,左右圍住,進大驚。讓厲聲責進曰:“董后何罪,妄以鴆死?國母喪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輩,我等薦之天子,以致榮貴;不思報效,欲相謀害,汝言我等甚濁,其清者是誰?”進慌急,欲尋出路,宮門盡閉,伏甲齊出,將何進砍為兩段。后人有詩嘆之曰;“漢室傾危天數終,無謀何進作三公。幾番不聽忠臣諫,難免宮中受劍鋒。”) ], c* x6 S+ U8 E: C6 f
    ; M2 X) J4 O# @. P
      讓等既殺何進,袁紹久不見進出,乃于宮門外大叫曰:“請將軍上車!”讓等將何進首級從墻上擲出,宣諭曰:“何進謀反,已伏誅矣!其余脅從,盡皆赦宥。”袁紹厲聲大叫:“閹官謀殺大臣!誅惡黨者前來助戰!”何進部將吳匡,便于青瑣門外放起火來。袁術引兵突入宮庭,但見閹官,不論大小,盡皆殺之。袁紹、曹操斬關入內。趙忠、程曠、夏惲、郭勝四個被趕至翠花樓前,剁為肉泥。宮中火焰沖天。張讓、段珪、曹節、侯覽將太后及太子并陳留王劫去內省,從后道走北宮。時盧植棄官未去,見宮中事變,擐甲持戈,立于閣下。遙見段珪擁逼何后過來,植大呼曰:“段珪逆賊,安敢劫太后!”段珪回身便走。太后從窗中跳出,植急救得免。吳匡殺入內庭,見何苗亦提劍出。匡大呼曰:“何苗同謀害兄,當共殺之!”眾人俱曰:“愿斬謀兄之賊!”苗欲走,四面圍定。砍為齏粉。紹復令軍士分頭來殺十常侍家屬,不分大小,盡皆誅絕,多有無須者誤被殺*死。曹操一面救滅宮中之火,請何太后權攝大事,遣兵追襲張讓等,尋覓少帝。  且說張讓、段珪劫擁少帝及陳留王,冒煙突火,連夜奔走至北邙山。約二更時分,后面喊聲大舉,人馬趕至;當前河南中部掾吏閔貢,大呼“逆賊休走!”張讓見事急,遂投河而死。帝與陳留王未知虛實,不敢高聲,伏于河邊亂草之內。軍馬四散去趕,不知帝之所在。帝與王伏至四更,露水又下,腹中饑餒,相擠而哭;又怕人知覺,吞聲草莽之中。陳留王曰:“此間不可久戀,須別尋活路。”于是二人以衣相結,爬上岸邊。滿地荊棘,黑暗之中,不見行路。正無奈何,忽有流螢千百成群,光芒照耀,只在帝前飛轉。陳留王曰:“此天助我兄弟也!”遂隨螢火而行,漸漸見路。行至五更,足痛不能行,山岡邊見一草堆,帝與王臥于草堆之畔。草堆前面是一所莊院。莊主是夜夢兩紅日墜于莊后,驚覺,披衣出戶,四下觀望,見莊后草堆上紅光沖天,慌忙往視,卻是二人臥于草畔。莊主問曰:“二少年誰家之子?”帝不敢應。陳留王指帝曰:“此是當今皇帝,遭十常侍之亂,逃難到此。吾乃皇弟陳留王也。”莊主大驚,再拜曰:“臣先朝司徒崔烈之弟崔毅也。因見十常侍賣官嫉賢,故隱于此。”遂扶帝入莊,跪進酒食。卻說閔貢趕上段珪,拿住問:“天子何在?”珪言:“已在半路相失,不知何往。”貢遂殺段珪,懸頭于馬項下,分兵四散尋覓;自己卻獨乘一馬。隨路追尋,偶至崔毅莊,毅見首級,問之,貢說詳細,崔毅引貢見帝,君臣痛哭。貢曰:“國不可一日無君,請陛下還都。”崔毅莊上止有瘦馬一匹,備與帝乘。貢與陳留王共乘一馬。離莊而行,不到三里,司徒王允,太尉楊彪、左軍校尉淳于瓊、右軍校尉趙萌、后軍校尉鮑信、中軍校尉袁紹,一行人眾,數百人馬,接著車駕。君臣皆哭。先使人將段珪首級往京師號令,另換好馬與帝及陳留王騎坐,簇帝還京。先是洛陽小兒謠曰:“帝非帝,王非王,千乘萬騎走北邙。”至此果應其讖。
    ! z+ k  e' x" W
    + e. @9 b5 l7 Q  車駕行不到數里,忽見旌旗蔽日,塵土遮天,一枝人馬到來。百官失色,帝亦大驚。袁紹驟馬出問:“何人?”繡旗影里,一將飛出,厲聲問:“天子何在?”帝戰栗不能言。陳留王勒馬向前,叱曰:“來者何人?”卓曰:“西涼刺史董卓也。”陳留王曰:“汝來保駕耶,汝來劫駕耶?”卓應曰:“特來保駕。”陳留王曰:“既來保駕,天子在此,何不下馬?”卓大驚,慌忙下馬,拜于道左。陳留王以言撫慰董卓,自初至終,并無失語。卓暗奇之,已懷廢立之意。是日還宮,見何太后,俱各痛哭。檢點宮中,不見了傳國玉璽。  董卓屯兵城外,每日帶鐵甲馬軍入城,橫行街市,百姓惶惶不安。卓出入宮庭,略無忌憚。后軍校尉鮑信,來見袁紹,言董卓必有異心,可速除之。紹曰:“朝廷新定,未可輕動。”鮑信見王允,亦言其事。允曰:“且容商議。”信自引本部軍兵,投泰山去了。董卓招誘何進兄弟部下之兵,盡歸掌握。私謂李儒曰:“吾欲廢帝立陳留王,何如?”李儒曰:“今朝廷無主,不就此時行事,遲則有變矣。來日于溫明園中,召集百官,諭以廢立;有不從者斬之,則威權之行,正在今日。”卓喜。次日大排筵會,遍請公卿。公卿皆懼董卓,誰敢不到。卓待百官到了,然后徐徐到園門下馬,帶劍入席。酒行數巡,卓教停酒止樂,乃厲聲曰:“吾有一言,眾官靜聽。”眾皆側耳。卓曰:“天子為萬民之主,無威儀不可以奉宗廟社稷。今上懦弱,不若陳留王聰明好學,可承大位。吾欲廢帝,立陳留王,諸大臣以為何如?”諸官聽罷,不敢出聲。  座上一人推案直出,立于筵前,大呼:“不可!不可!汝是何人,敢發大語?天子乃先帝嫡子,初無過失,何得妄議廢立!汝欲為篡逆耶?”卓視之,乃荊州刺史丁原也。卓怒叱曰:“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遂掣佩劍欲斬丁原。時李儒見丁原背后一人,生得器宇軒昂,威風凜凜,手執方天畫戟,怒目而視。李儒急進曰:“今日飲宴之處,不可談國政;來日向都堂公論未遲。”眾人皆勸丁原上馬而去。
    ' U' E+ q( W' P, d. p. m5 Z
      w9 \5 s( E2 G& t0 I  卓問百官曰:“吾所言,合公道否?”盧植曰:“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宮;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惡三千余條,故霍光告太廟而廢之。今上雖幼,聰明仁智,并無分毫過失。公乃外郡刺史,素未參與國政,又無伊、霍之大才,何可強主廢立之事?圣人云: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志則篡也。”卓大怒,拔劍向前欲殺植。侍中蔡邕、議郎彭伯諫曰:“盧尚書海內人望,今先害之,恐天下震怖。”卓乃止。司徒王允曰:“廢立之事,不可酒后相商,另日再議。”于是百官皆散。卓按劍立于園門,忽見一人躍馬持戟,于園門外往來馳驟。卓問李儒:“此何人也?”儒曰:“此丁原義兒:姓呂,名布,字奉先者也。主公且須避之。”卓乃入園潛避。次日,人報丁原引軍城外搦戰。卓怒,引軍同李儒出迎。兩陣對圓,只見呂布頂束發金冠,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縱馬挺戟,隨丁建陽出到陣前。建陽指卓罵曰:“國家不幸,閹官弄權,以致萬民涂炭。爾無尺寸之功,焉敢妄言廢立,欲亂朝廷!”董卓未及回言,呂布飛馬直殺過來。董卓慌走,建陽率軍掩殺。卓兵大敗,退三十余里下寨,聚眾商議。卓曰:“吾觀呂布非常人也。吾若得此人,何慮天下哉!”帳前一人出曰:“主公勿憂。某與呂布同鄉,知其勇而無謀,見利忘義。某憑三寸不爛之舌,說呂布拱手來降,可乎?”卓大喜,觀其人,乃虎賁中郎將李肅也。卓曰:“汝將何以說之?”肅曰:“某聞主公有名馬一匹,號曰赤兔,日行千里。須得此馬,再用金珠,以利結其心。某更進說詞,呂布必反丁原,來投主公矣。”卓問李儒曰:“此言可乎?”儒曰:“主公欲破天下,何惜一馬!”卓欣然與之,更與黃金一千兩、明珠數十顆、玉帶一條。李肅赍了禮物,投呂布寨來。伏路軍人圍住。肅曰:“可速報呂將軍,有故人來見。”軍人報知,布命入見。肅見布曰:“賢弟別來無恙!”布揖曰:“久不相見,今居何處?”肅曰:“現任虎賁中郎將之職。聞賢弟匡扶社稷,不勝之喜。有良馬一匹,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名曰赤兔:特獻與賢弟,以助虎威。”布便令牽過來看。果然那馬渾身上下,火炭般赤,無半根雜毛;從頭至尾,長一丈;從蹄至項,高八尺;嘶喊咆哮,有騰空入海之狀。后人有詩單道赤兔馬曰:“奔騰千里蕩塵埃,渡水登山紫霧開。掣斷絲韁搖玉轡,火龍飛下九天來。”布見了此馬,大喜,謝肅曰:“兄賜此龍駒,將何以為報?”肅曰:“某為義氣而來。豈望報乎!”布置酒相待。酒甜,肅曰:“肅與賢弟少得相見;令尊卻常會來。”布曰:“兄醉矣!先父棄世多年,安得與兄相會?”肅大笑曰:“非也!某說今日丁刺史耳。”布惶恐曰:“某在丁建陽處,亦出于無奈。”肅曰:“賢弟有擎天駕海之才,四海孰不欽敬?功名富貴,如探囊取物,何言無奈而在人之下乎?”布曰:“恨不逢其主耳。”肅笑曰:“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見機不早,悔之晚矣。”布曰:“兄在朝廷,觀何人為世之英雄?”肅曰:“某遍觀群臣,皆不如董卓。董卓為人敬賢禮士,賞罰分明,終成大業。”布曰:“某欲從之,恨無門路。”肅取金珠、玉帶列于布前。布驚曰:“何為有此?”肅令叱退左右,告布曰:“此是董公久慕大名,特令某將此奉獻。赤兔馬亦董公所贈也。”布曰:“董公如此見愛,某將何以報之?”肅曰:“如某之不才,尚為虎賁中郎將;公若到彼,貴不可言。”布曰:“恨無涓埃之功,以為進見之禮。”肅曰:“功在翻手之間,公不肯為耳。”布沈吟良久曰:“吾欲殺丁原,引軍歸董卓,何如?”肅曰:“賢弟若能如此,真莫大之功也!但事不宜遲,在于速決。”布與肅約于明日來降,肅別去。' x6 w, X; P, _! \% }0 L

    * N; A) T% X/ C# @0 G9 i6 C  是夜二更時分,布提刀徑入丁原帳中。原正秉燭觀書,見布至,曰:“吾兒來有何事故?”布曰:“吾堂堂丈夫,安肯為汝子乎!”原曰:“奉先何故心變?”布向前,一刀砍下丁原首級,大呼左右:“丁原不仁,吾已殺之。肯從吾者在此,不從者自去!”軍士散其大半。次日,布持丁原首級,往見李肅。肅遂引布見卓。卓大喜,置酒相待。卓先下拜曰:“卓今得將軍,如旱苗之得甘雨也。”布納卓坐而拜之曰:“公若不棄,布請拜為義父。”卓以金甲錦袍賜布,暢飲而散。卓自是威勢越大,自領前將軍事,封弟董旻為左將軍、鄠侯,封呂布為騎都尉、中郎將、都亭侯。李儒勸卓早定廢立之計。卓乃于省中設宴,會集公卿,令呂布將甲士千余,侍衛左右。是日,太傅袁隗與百官皆到。酒行數巡,卓按劍曰“今上暗弱,不可以奉宗廟;吾將依伊尹、霍光故事,廢帝為弘農王,立陳留王為帝。有不從者斬!”群臣惶怖莫敢對。中軍校尉袁紹挺身出曰:“今上即位未幾,并無失德;汝欲廢嫡立庶,非反而何?”卓怒曰:“天下事在我!我今為之,誰敢不從!汝視我之劍不利否?”袁紹亦拔劍曰:“汝劍利,吾劍未嘗不利!”兩個在筵上對敵。正是:丁原仗義身先喪,袁紹爭鋒勢又危。畢竟袁紹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 Q# D- Y- @8 \6 x* ^) {/ R
    三人行 發表于 2013-12-9 23:19:57
    第四回 廢漢帝陳留踐位 謀董賊孟德獻刀) x( H" Z6 ?, E$ u; B+ R( @
      且說董卓欲殺袁紹,李儒止之曰:“事未可定,不可妄殺。”袁紹手提寶劍,辭別百官而出,懸節東門,奔冀州去了。卓謂太傅袁隗曰:“汝侄無禮,吾看汝面,姑恕之。廢立之事若何?”隗曰:“太尉所見是也。”卓曰:“敢有阻大議者,以軍法從事!”群臣震恐,皆云一聽尊命。宴罷,卓問侍中周毖、校尉伍瓊曰:“袁紹此去若何?”周毖曰:“袁紹忿忿而去,若購之急,勢必為變。且袁氏樹恩四世,門生故吏遍于天下;倘收豪杰以聚徒眾,英雄因之而起,山東非公有也。不如赦之,拜為一郡守,則紹喜于免罪,必無患矣。”伍瓊曰:“袁紹好謀無斷,不足為慮;誠不若加之一郡守,以收民心。”卓從之,即日差人拜紹為渤海太守。
    % e6 G, ^" e: S' u- x! e
    0 h$ {, p7 O: l2 B" k0 x" n  九月朔,請帝升嘉德殿,大會文武。卓拔劍在手,對眾曰:“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下。今有策文一道,宜為宣讀。”乃命李儒讀策曰:“孝靈皇帝,早棄臣民;皇帝承嗣,海內側望。而帝天資輕佻,威儀不恪,居喪慢惰:否德既彰,有忝大位。皇太后教無母儀,統政荒亂。永樂太后暴崩,眾論惑焉。三綱之道,天地之紀,毋乃有闕?陳留王協,圣德偉懋,規矩肅然;居喪哀戚,言不以邪;休聲美譽,天下所聞,宜承洪業,為萬世統。茲廢皇帝為弘農王,皇太后還政,請奉陳留王為皇帝,應天順人,以慰生靈之望。”李儒讀策畢,卓叱左右扶帝下殿,解其璽綬,北面長跪,稱臣聽命。又呼太后去服候敕。帝后皆號哭,群臣無不悲慘。
    * }1 D; x' o+ I$ z6 e3 |; k
    + T9 `7 j3 N9 h2 f$ b  階下一大臣,憤怒高叫曰:“賊臣董卓,敢為欺天之謀,吾當以頸血濺之!”揮手中象簡,直擊董卓。卓大怒,喝武士拿下:乃尚書丁管也。卓命牽出斬之。管罵不絕口,至死神色不變。后人有詩嘆之曰:“董賊潛懷廢立圖,漢家宗社委丘墟。滿朝臣宰皆囊括,惟有丁公是丈夫。”
    1 u7 ?9 f) s5 [. ?: x2 |; E$ D: R- V3 q
      卓請陳留王登殿。群臣朝賀畢,卓命扶何太后并弘農王及帝妃唐氏永安宮閑住,封鎖宮門,禁群臣無得擅入。可憐少帝四月登基,至九月即被廢。卓所立陳留王協,表字伯和,靈帝中子,即獻帝也;時年九歲。改元初平。董卓為相國,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威福莫比。  李儒勸卓擢用名流,以收人望,因薦蔡邕之才。卓命徵之,邕不赴。卓怒,使人謂邕曰:“如不來,當滅汝族。”邕懼,只得應命而至。卓見邕大喜,一月三遷其官,拜為侍中,甚見親厚。: ~3 C, Z% e2 I* _
    - _1 a$ }) T- `+ s
      卻說少帝與何太后、唐妃困于永安宮中,衣服飲食,漸漸少缺;少帝淚不曾干。一日,偶見雙燕飛于庭中,遂吟詩一首。詩曰:“嫩草綠凝煙,裊裊雙飛燕。洛水一條青,陌上人稱羨。遠望碧云深,是吾舊宮殿。何人仗忠義,泄我心中怨!”董卓時常使人探聽。是日獲得此詩,來呈董卓。卓曰:“怨望作詩,殺之有名矣。”遂命李儒帶武士十人,入宮弒帝。帝與后、妃正在樓上,宮女報李儒至,帝大驚。儒以鴆酒奉帝,帝問何故。儒曰:“春日融和,董相國特上壽酒。”太后曰:“既云壽酒,汝可先飲。”儒怒曰:“汝不飲耶?”呼左右持短刀白練于前曰:“壽酒不飲,可領此二物!”唐妃跪告曰:“妾身代帝飲酒,愿公存母子性命。”儒叱曰:“汝何人,可代王死?”乃舉酒與何太后曰:“汝可先飲?”后大罵何進無謀,引賊入京,致有今日之禍。儒催逼帝,帝曰:“容我與太后作別。”乃大慟而作歌,其歌曰:“天地易兮日月翻,棄萬乘兮退守藩。為臣逼兮命不久,大勢去兮空淚潸!”唐妃亦作歌曰:“皇天將崩兮后土頹,身為帝姬兮命不隨。生死異路兮從此畢,奈何煢速兮心中悲!”歌罷,相抱而哭,李儒叱曰:“相國立等回報,汝等俄延,望誰救耶?”太后大罵:“董賊逼我母子,皇天不佑!汝等助惡,必當滅族!”儒大怒,雙手扯住太后,直攛下樓;叱武士絞死唐妃;以鴆酒灌殺少帝。
    # F+ n4 W, i" V( L$ G- ?! D+ X7 Q( K8 h& K6 c0 ]7 B
      還報董卓,卓命葬于城外。自此每夜入宮,奸淫宮女,夜宿龍床。嘗引軍出城,行到陽城地方,時當二月,村民社賽,男女皆集。卓命軍士圍住,盡皆殺之,掠婦女財物,裝載車上,懸頭千余顆于車下,連軫還都,揚言殺賊大勝而回;于城門外焚燒人頭,以婦女財物分散眾軍。越騎校尉伍孚,字德瑜,見卓殘暴,憤恨不平,嘗于朝服內披小鎧,藏短刀,欲伺便殺卓。一日,卓入朝,孚迎至閣下,拔刀直刺卓。卓氣力大,兩手摳住;呂布便入,揪倒伍孚。卓問曰:“誰教汝反?”孚瞪目大喝曰:“汝非吾君,吾非汝臣,何反之有?汝罪惡盈天,人人愿得而誅之!吾恨不車裂汝以謝天下!”卓大怒,命牽出剖剮之。孚至死罵不絕口。后人有詩贊之曰:“漢末忠臣說伍孚,沖天豪氣世間無。朝堂殺賊名猶在,萬古堪稱大丈夫!”董卓自此出入常帶甲士護衛。
    0 J3 _, f. }2 P7 \' h: i& g6 {% S; h8 |) ~: U+ a5 [9 E
      時袁紹在渤海,聞知董卓弄權,乃差人赍密書來見王允。書略曰:“卓賊欺天廢主,人不忍言;而公恣其跋扈,如不聽聞,豈報國效忠之臣哉?紹今集兵練卒,欲掃清王室,未敢輕動。公若有心,當乘間圖之。如有驅使,即當奉命。”王允得書,尋思無計。一日,于侍班閣子內見舊臣俱在,允曰:“今日老夫賤降,晚間敢屈眾位到舍小酌。”眾官皆曰:“必來祝壽。”當晚王允設宴后堂,公卿皆至。酒行數巡,王允忽然掩面大哭。眾官驚問曰:“司徒貴誕,何故發悲?”允曰:“今日并非賤降,因欲與眾位一敘,恐董卓見疑,故托言耳。董卓欺主弄權,社稷旦夕難保。想高皇誅秦滅楚,奄有天下;誰想傳至今日,乃喪于董卓之手:此吾所以哭也。”于是眾官皆哭。坐中一人撫掌大笑曰:“滿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還能哭死董卓否?”允視之,乃驍騎校尉曹操也。允怒曰:“汝祖宗亦食祿漢朝,今不思報國而反笑耶?”操曰:“吾非笑別事,笑眾位無一計殺董卓耳。操雖不才,愿即斷董卓頭,懸之都門,以謝天下。”允避席問曰:“孟德有何高見?”操曰:“近日操屈身以事卓者,實欲乘間圖之耳。今卓頗信操,操因得時近卓。聞司徒有七寶刀一口,愿借與操入相府刺殺之,雖死不恨!”允曰:“孟德果有是心,天下幸甚!”遂親自酌酒奉操。操瀝酒設誓,允隨取寶刀與之。操藏刀,飲酒畢,即起身辭別眾官而去。眾官又坐了一回,亦俱散訖。  次日,曹操佩著寶刀,來至相府,問:“丞相何在?”從人云:“在小閣中。”操徑入。見董卓坐于床上,呂布侍立于側。卓曰:“孟德來何遲?”操曰:“馬羸行遲耳。”卓顧謂布曰:“吾有西涼進來好馬,奉先可親去揀一騎賜與孟德。”布領令而出。操暗忖曰:“此賊合死!”即欲拔刀刺之,懼卓力大,未敢輕動。卓胖大不耐久坐,遂倒身而臥,轉面向內。操又思曰:“此賊當休矣!”急掣寶刀在手,恰待要刺,不想董卓仰面看衣鏡中,照見曹操在背后拔刀,急回身問曰:“孟德何為?”時呂布已牽馬至閣外。操惶遽,乃持刀跪下曰:“操有寶刀一口,獻上恩相。”卓接視之,見其刀長尺余,七寶嵌飾,極其鋒利,果寶刀也;遂遞與呂布收了。操解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