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c4fji"></tt>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網絡脈學匯總[火車連集-能看累死,呵呵]

    發布者: 東華道醫 | 發布時間: 2008-5-6 14:07| 查看數: 18749| 評論數: 36|帖子模式

    通過按觸人體不同部位的脈搏,以體察脈象變化的切診方法。又稱切脈、診脈、按脈、持脈。脈象的形成與臟腑氣血密切相關,若臟腑氣血發生病變,血脈運行就會受到影響,脈象就有變化。而脈象的變化與疾病的病位、性質和邪正盛衰相關,病位淺在表則脈浮,病位深在里則脈沉;疾病性質屬寒則脈遲,屬熱則脈數 ;邪氣盛則脈實 ,正氣虛則脈虛。脈診在臨床上,可推斷疾病的進退預后。如久病脈緩,是胃氣漸復病情向愈之兆 ;久病脈洪 ,則多屬邪盛正衰的危候。外感熱病,熱勢漸退,脈象出現緩和,是將愈之候;若脈急數,煩躁,則病進。脈診的方法有5 E5 W/ ]2 O; b# S
    脈學金口訣
    5 U' [! ?7 V8 s% h+ j  w6 e+ Y發明脈,是先賢,去蕪存精幾度研,綱舉目張明如鏡,此篇執簡可御繁。. R+ r" P1 F% l" r
    切脈法,有真傳,二十八脈不一般,浮沉遲數四綱脈,各脈分屬要精研。
    & \" Q" y2 p! [& |  有些脈,浮沉兼,浮統五脈(濡、革、洪、微、散)要明勘,
    5 R# T2 M/ o+ w       沉含四脈(伏、細、牢、弱)重方得,浮中沉里四脈焉。(虛、實、芤、長)(郭按:焉字在這里是其中的意思)
    4 J0 Z0 b6 a' B1 C( z; [       浮脈:浮輕取,重按無,浮如木在水中浮,浮而有力多風熱,浮而無力是血虛。9 s' d' a6 M3 F" c; e8 O' U2 w; b
      沉脈:沉重按,脈才顯,如石投水必下潛,沉而有力為冷痛,沉而無力是虛寒。
    0 w) D" y) ~8 K. Z3 @- Y  遲脈:遲脈來,一息三,脈來極慢記心間,遲司臟病或多寒,虛實之間仔細研。
    6 r7 D8 n2 t  `  Q) L' C  數脈:數脈來,息六至,脈來快速用心記,浮沉虛實須分別,君相之火不同治。! x& Q- ^- g/ k2 C- L6 H
      
    6 F! I; K5 m; A% b* b  d  虛脈:虛脈形,皆無力,浮大而軟無根砥,脈虛身熱為中署,氣虛正虧身無力。* P0 L- j( U( F/ O2 d$ h! T
      實脈:實脈形,大而長,三候充實力最強,新病見實邪氣盛,久病見之病主殃。
    8 P: m8 j% D( y2 ?" G! n  滑脈:滑脈狀,頗費猜,如盤走珠應指來,宿食痰熱胸中滿,女脈調時應有胎。8 i! \2 @" s  |, k0 L+ {9 m6 t6 ^
      澀脈:澀脈狀,刮竹形,細遲短滯似欲停,血少津枯氣血痹,女人非孕即無經。1 j% \- E  S3 K8 i2 V. }% ?5 H
      
    9 w) K, U" j/ `& }( W  洪脈:洪滿指,似波瀾,來時雖盛去悠然,洪主病進邪氣盛,脹滿胃反治頗難。" U" L( u; t# X- Y9 ~; Q9 L# \
      微脈:微如絲,按若無,欲絕非絕微脈呼,五勞六極諸虛病,猝病有生久難圖。! Q/ h& g* h1 \
      緊脈:緊如索,是脈形,拘急彈指切如繩,寒傷內外病主痛,浮沉表里要分明。8 Q: Z( A+ s/ w& s# S2 c; s
      緩脈:緩四至,是脈形,從容和緩號為平,或因脾虛風濕病,是病非病仔細評。) L: x# b* y, x# o" k2 r  P

      V: u' a7 V  p9 C9 a1 M       濡脈:濡脈形,浮柔細,水面浮棉弱無力,產后病中見猶可,平人無根須憂慮。
    4 V# ^$ _+ y( B4 c2 v3 G, C2 q  弱脈:弱脈形,沉柔細,如棉在水力不濟,陽氣衰微精血虛,老人猶可少壯忌。
    & P! W( {3 t! t' t) S9 ?" j  長脈:長迢迢,過本位,指下按之柔為貴,長主心腎根本壯,長大急硬火之罪。  r( T2 M* I* N8 Q6 c" H
      短脈:短縮縮,喻如龜,藏頭縮尾脈中推,短主諸病皆難治,蓋因真元氣多虧。
    ( B' J. S$ _1 @  S4 ^$ D+ u% e3 S  
    $ Z. g" M: @- }4 A. j- u$ k  芤脈:芤脈形,中間空,芤脈按之軟如蔥,火犯陽經血上溢,熱傷陰絡下流紅。0 K1 W+ f6 H* @
      弦脈:弦脈形,脈挺然,弦脈端直似琴弦,弦應肝膽痰飲痛,大小單雙分輕重。; {2 f& X" f6 [' D
      散脈:散脈候,浮而亂,中候漸無按不見,產為生兆胎為墮,久病逢之魂欲斷。: b6 A, U5 ?1 r% l. g& E
      細脈:細脈候,細如線,沉取極細終不斷,憂勞過度氣血虧,濕邪郁結也常見。' V# B/ \' r: C- G' j: b& X$ K+ O
      8 x$ P8 O6 I" F  l& h1 G7 l
      伏脈:伏脈狀,仔細求,下指推筋著骨頭,氣郁寒凝食內結,欲吐不吐邪閉由。% A% J! v7 G; I, ?' }
      動脈:動脈跳,數在關,無頭無尾豆形園,動脈主病痛與驚,少陰動甚妊子焉。
    . c; d- S7 r4 s  革脈:革浮取,脈繃急,革脈形如按鼓皮,女人半產并崩漏,男子營虧或夢遺。
    + Q% y# \9 ~' r9 T5 `& `( [4 e  牢脈:牢沉取,脈堅強,牢形實大合弦長,積聚內結寒疝痛,奔豚痃癖氣為殃。" i2 b( A, o$ n4 E6 a3 @
      
    ( _& {1 g! a- E' i  促脈:促脈數,時一止,如馬急行偶失蹄,炎炎火盛亡津液,喘嗽狂斑毒最急。
    # G1 K1 R; _: w7 z7 V1 `# z1 S2 v  結脈:結脈緩,時一止,結脈形狀記心里,疝瘕郁結寒氣盛,情志不遂也致之。
    . i" d" E7 @/ w% ~1 X  ]# ^* l$ `  代脈:代脈止,不即還,良久方來是真傳,久病見代病難治,孕者生兮癇者安。0 A5 {3 |7 t) J- E, X* n$ Q: q
      疾脈:疾脈來,躁而急,脈來一息七八至,亢陽無制真陰竭,喘促聲嘶病危矣。* G/ `! A) D* W+ e
    案:實用脈診分:大小,快慢,硬軟,浮沉,勻亂。10種,有人要問,書上有幾十種你的才10種,有否搞錯?錯不了!看下去就知道了。0 i7 r3 Y( e8 T* B. U: z+ v8 \
           1、大小:管察氣。大氣旺,小氣虛。[看,多簡便]
    ! T+ {3 x+ \5 _4 d( d8 V. ^% N4 t       2、快慢:管察精。快精虛,慢精足。[現在脈慢的人不多了,只有初中生,軍人,運動員了]# U2 ?" m2 T0 V
           3、硬軟:管察火。硬火多,軟火少。[太簡便了]
    ! u) z$ q" z- g       4、浮沉:管表里。[亦可說陰陽]浮表癥,沉里癥。[一目了然,簡單得不可思義]' ?7 Z* h1 K- w5 g1 k! c0 U
           5、勻亂:管察安危。勻則生命及心臟平安,亂則生命及心臟危險。[太直觀了]
    1 c& g& B" K. V$ O8 R       實用舉例:如肝硬化的脈:快,小,硬,沉,[兩關獨居中]。套入脈理,則為精虧,氣虛,火多,里即病在內臟,兩關微浮一些,為氣火位于肝胃,[我又把它戲為黃豆脈,一切癌癥艾滋病白血病均為黃豆脈],你叫我看病,不用你出聲,我一看脈就能說出你有什么病,好玩吧?
    5 h! B$ ~2 I8 @       比如感冒的脈:大,浮,硬,快,套入脈理,為氣旺,病表[表即軀體感冒屬表癥]火多,精虧,看到這樣的脈,你說你肚疼,那你在說謊,一摸你的脈,你體內隱藏的病,便無處躲藏,現形畢露,好玩吧?只要你到了這種水平,心情就愉快了

    2 h: B: b$ M& H3 ]5 h
    " ~- \) `) H% {* C, {[ 本帖最后由 東華道醫 于 2009-1-5 16:18 編輯 ]

    點評

    一脈相承  發表于 2015-11-25 09:48

    評分

    參與人數 1名望 +10 收起 理由
    國學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最新評論

    東華道醫 發表于 2008-5-6 14:36:32

    令人驚嘆的診脈絕技

    1。明時松江(今上海)名醫姚蒙,精太素脈,“言人生死每奇中”,對貧困病人,常常給予方藥不要酬金。時江南巡撫鄒來學有病召姚醫治,姚蒙欲辭不去,被強迫帶去。至官署,鄒高坐不為行禮。姚蒙則目光直視作發呆狀,也不作聲。鄒伸手令診脈,姚卻不動地方,鄒忽然明白,呼姚坐之,診畢曰:“大人根器(指陰莖)上別有一竅,常流污水,對否?”鄒大驚:“此吾之隱疾,事甚秘,汝何以知?”姚曰:“以脈得之”。鄒始露出笑容,謝而求方,姚蒙說:“不須藥也,至南京即愈”。并搬手指算計說: “今日初七,待十二日可到”。鄒遂行,待十二日抵達南京,竟死。《奉賢縣志》、《松江府志》均有此事記載。8 W0 l& j( ?. l" j% x( j
           按經云:“微妙在脈,不可不察”。《難經》:“切脈而知之謂之巧”。徐春甫:“脈為醫之關鍵”。都申明了脈診的重要性。對脈象診察最細致者,首推蒲輔周先生,且看:“……脈寸浮數,尺沉細,左關弦細數,右關沉細數”《蒲輔周醫案》
    ) s0 Z& w) v) c$ P2。 診出蟲病,食腥所生——陳壽《華佗傳》載:廣陵太守陳登患有怪病,胸中煩悶,面赤不食,久治不愈。華佗為之診脈后曰:“府君胃中有蟲數升,欲成內癰,食腥物所為也”。開方服藥二劑,吐出蟲子3升,“赤頭皆動,半身是生魚膾”,太守病自此而愈。從癥狀看,并無蟲象,華佗憑脈不但診出蟲病,且指明“食腥物所為”,吐出蟲子果然“半身是生魚膾”。
    : m$ v5 H/ d9 k9 C& i0 c3。隔帳診出男女異脈——東漢時,名醫郭玉為太醫丞。和帝聽說他脈診高明,便有意試驗一下。他令身邊一個長著細嫩手臂的侍臣與一個女子藏于帳內,讓郭玉隔帳為女子診病。郭切脈后說:“左陰右陽,脈有男女,狀若異人,臣疑其故”。——左手脈摸著像女人,右手脈像男人,一個人的脈同時見有男女之象,這人很奇異,我懷疑有什么緣故。和帝連連稱善,贊嘆不己。6 R, _! j; Q& }( _" n) Q+ O! ]' ^$ Z3 F
    4。時隔半年,猶以脈識人——明朝有一按察使顧野裳,12歲時得癆瘵,其父欲請名醫張至和治之。因恐其難請,便讓傭人背之到張家,讓傭人說小孩姓傅。張至和診脈后問是誰家郎,傭人告以姓傅。張曰:“此系富貴人家,其病非多服藥不效”。顧父忽略其言,未再求治。延至半年,病愈加重。只好再次迎張到家診視,讓顧野裳隱于帳中。張至和一按脈即云:“怪哉,與傅家兒脈一模一樣。”顧父驚訝并以實相告。張告之需服藥百帖,如其言果愈。事見明&#8226;陸粲《說聽》。
    ( `3 Y4 A6 V) d) f' {5。診脈識得貴人相——徐養恬,清代常熟縣名醫。道光甲午(1834)年,時任江蘇巡撫的林則徐身感不適,換了便服來到徐之診所就醫。詢問病狀,徐答:每一閉眼就見有人來送東西,飲食如常。他醫認為是疑難病癥,治亦不效。養恬診其脈曰:是痰也,但從脈息看是大貴之象,為何不對呢(因徐著便服,不象權貴之人)?林則徐笑曰:“良醫也。”書方未等寫完,林則徐的仆從已經跟蹤而來。
    & k8 m  _7 h7 }$ b8 f$ x5 x6。老蚌得珠脈中取——清時有一臣僚辭官家居,其夫人年已50歲。一日忽然嘔吐不思飲食,多醫會診,調治不愈。特請名醫喻嘉言診脈。喻側首沉思良久,拍著老大人的肩膀說:“高年人猶有童心耶,尊夫人是孕不是病。吾所以沉思良久,是想辨別生男生女。以脈決之,定是男也。”后果應驗。7 |' h% j9 o6 a3 e7 m1 P
    7。產后診脈猶有胎——清時江津名醫賴琢成以善治婦科奇癥聞名。曾治一婦,因產后腹痛月余,諸醫束手。賴察其脈曰:“胎氣不和。”聞者笑之。婦謂:“吾新產未久,安得復有胎乎?”賴說:“余據脈象論斷,并非虛言。”遂以紫蘇和氣飲服之。越三日,婦病大減。賴繼授以安胎飲。六日后,婦果再生一男。賴再予佛手散,婦病遂告愈。時有同逆奇而問之,賴說:“此婦原系雙胎,或因犯動,或不節欲,或受損跌,致傷其一,事后又未安胎,諸醫以為瘀血未盡,咸以破血、行血之藥治之,遂愈服愈甚,皆未審脈象故也。余按脈用藥,故得奏效,何怪之有?”" S; L/ C& p6 ~1 l5 l' M9 Q$ W: O+ N
           按:賴醫脈法精熟,不為新產情節所惑,據脈斷為“雙胎”,確屬經驗老到。前后三方,運用精致,足可為法。$ K8 T6 [' ?6 U$ k9 h. f/ l9 P
    8。老嫗相思脈測定——山西某巡撫的母親患病,巡撫委托陽曲縣知縣請傅青主為其母親治病。傅說,“看病可以,但我不愿意見貴人。”(青主一向藐視滿清權貴)知縣轉告巡撫回避,由他陪同看病。傅山診脈后,生氣的說:“偌大年紀,怎能得了這種病?”知縣問得了什么病,傅青主說:“相思病,得自昨天中午。”知縣便向巡撫稟報。巡撫覺得奇怪,他母親聽見了,感嘆的說:“神醫,神醫,昨天中午,我翻箱倒柜,見到你父親的一雙鞋,病就發作起來了。”知縣請傅青主開方,果然藥到病愈。
    5 ], ?6 A3 K( f/ i* ~9 U4 j+ z+ L/ m7 k( Y9 y
    [ 本帖最后由 東華道醫 于 2008-5-15 23:22 編輯 ]

    點評

    脈脈出生機  發表于 2015-11-25 09:49
    東華道醫 發表于 2008-5-6 14:38:46

    學看脈和脈診的經驗

    一、讀脈書
    0 l$ D  k# q, v  G7 w       首先要說明的,是初時學習脈診,必須將脈書讀熟,王叔和的脈經,李瀕湖的脈學。所謂脈書不厭百回讀,然后才可以談切脈的道理。脈學的祖師除內經外,便是扁鵲。也就是太史公所講的:“至今天下言脈者,由扁鵲也”。后來倉公傳黃帝扁鵲之脈書,脈學在世界醫學中成為一門獨特的學問。倉公是起了承先啟后的作用的。倉公在脈學上做了很多工夫,倉公說:淳于意診齊王太后病,一看脈,便說是風癉客于胞。因為他切脈發現太陰之口,現出濕然風氣的脈形,于是他參照脈法所提示的:“沉之而大堅,浮之而大緊者,病主在腎。”而現在出現的這種近似的而實際有所不同的脈象,是脈大而躁。大是膀胱氣,躁是里面熱,因此患者尿赤,因此知道他的風熱客于胞的病情,從而能夠斷定他的生死了。脈學在史上已有明文記載。而我國脈學流傳到了張仲景,那已經更進一步。仲景的傷寒金匱,凡是論病,幾乎要先講脈。而傷寒論區別傷寒與中風的,主要還是根據脈象。晉人王叔和脈經,是論脈學的專書。宋人許叔微的本事方,完全依據脈象斷定用藥。古來許多大醫生,沒有不是曾經在脈診上做過功夫的。脈書很多,不暇列舉。同時脈學也不是一種“一蹴即就”的學問,所謂“脈候幽微,苦其難別,意之所解,口莫能宣”,這是形容脈學并非只憑淺嘗就可以成功,必須深入體會才能逐步掌握其精神與實質的。以倉公為例,倉公說:“問臣意:‘診病決死生,能全無失乎?’臣意對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脈,乃治之。敗逆者不可治,其順者乃治之。心不精脈,所期死生,視可治,時時失之’,臣意不能全也”。當然一個人所能知道和掌握的,究竟是有限的。今天我們發掘祖國醫學的脈學遺產,通過集體研究,或把個人的點滴心得和經驗,交流彙合起來,所謂集腋成裘,成效必然是可觀的。
    & Q& [* w: z" R
    9 I- v/ B  n" L7 y) }2 G* }! |& Z       二、關于呼吸定脈5 F5 B6 J$ O" y( G5 t: {9 i
           初學脈時,要仔仔細細的以呼吸定脈,后來純熟了就不必數呼吸,而且要閉住呼吸,再細心聽脈。切不要虛應故事,以為診脈只不過是一種形式。
    # f; q: B7 S. R4 x' `0 I4 g       三、鍛煉看脈知病的方法0 {5 t& t7 j( V
           看脈知病,要苦打苦煉。有極大部分的人,一面看脈,一面問病人:頭痛嗎?胸痛嗎?這樣,便不會看見脈,所以學習脈診,要先看脈,切莫忙著問病,慢慢的自然便能夠體會脈象所反映的病癥了。徐洄溪說得好:“夫證之不齊,莫可端倪而盡,欲以三指洞其機,則戞戞乎難之矣。語云:‘胸中了了,指下難明’,此深心體悉,不肯自欺之言。然脈雖變化無定,而陰陽表里寒熱虛實之應于指下者,又自有確乎不易之理。思之思之,鬼神將通之耳”。所謂“鬼神將通之”是指的深而且透的體會。所以徐氏在這篇脈論的尾端水“況有象可求,學者精勤,則熟能生巧,三指多回春之德矣”。隨后又說:“夫脈理淵微,須心領神會,未可以言求”。這都是他在講脈學之中的“審象論”里的說話。可見真的對脈學有造詣的,不但是胸中了了,指下也應該是了了的。江西有三位老中醫前輩,能夠一看脈便知道是什么病證,他不用人家講,便知道十九了。一位是九江的蔣以莊老先生,生平看病,很少需要人講;群眾的威信很高。在抗日戰爭期間,逃難到大后方,當地有位名醫聽見病家不斷反映,說他看脈知病,覺得很懷疑,認為這不過是一種“開業術”,曾兩次叫自己的染病的親戚去他那里就診,試試他的脈診本領。結果,病情癥候都是未經自訴而被一一寫在方箋的脈案上。這位名醫于是備辦了禮物親自去拜候他,老先生也賫禮回看,成了學術上的朋友。另一位是南昌的姚國美先生,也常是不必要病人自己述說癥候,而療效卻很高。有的老先生連起因和病的傳變,都能給你全部說出,恍如他親眼所見。這幾位老先生都已經死了。十余年來,群眾們還傳說著他們的神奇的技術。廣東,也有幾位這樣的老中醫。記得在1955年的一位徐老先生也不待病人講病而能敘述患者的癥候,如數家珍。他往診各種各樣的病例所指述的,大致都很準確。某地有一位黃老先生,看脈的經驗非常豐富。由于這樣,他倒不喜歡別人說病。據說,他比上述的蔣老先生的脈理還要深奧。黃老先生遇有病人對他說:“醫生,我頭痛目花”等,他便不高興。今天我不是提倡這種作風,而是想通過這些我所曾耳聞目見的生動的事例,來旁證祖國醫學的脈診學方面,它所存在的的精蘊是完全肯定的。西醫張公讓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說過:有一次他和一位老中醫同乘火車,途中隔鄰車廂有乘客患病,找醫生往診,于是張先生和那位老中醫同去看他。那位老中醫把脈一摸,即說:“你這是喉嚨痛”。張先生大為奇怪,因此在文章里說:“中醫的脈學確實是值得研究的”。據說張先生是五代祖傳的中醫,同時是協和醫學院肄業,中山大學醫科畢業的西醫。從這許多事實證明,所謂把脈知病,絕不是什么臆測屢中,玄妙無稽的。凡是對脈診有研究的人,他們的言之鑿鑿的脈法,極大可能是說得出,做得到,兌得現的。! F5 y* F: d; |# c
    0 b% ^' G4 Q! H/ D" O
           四、脈學的基本精神/ E, y+ w( e& E- k
           脈是兩種相對的:有數,就有遲,有滑,就有澀,有大,也有小,有短,也有長。從相對的當中,找出它所反映的病癥和疾病的機理,作為診斷和處方的依據。
    3 @; T9 J0 t1 @4 l/ {" J       五、平人脈和病時脈2 A, D8 k8 U9 a9 N. i
           常脈和病脈不同,以緩為平,以獨為病。這在張景岳已經有較詳的論述。獨是什么?獨就是不同。脈有三部,兩手六部;如五部同等,一部不同,那便是病。所謂不同,是獨大、獨小、獨虛、獨實。& H8 m' t* }. G: N& k
           六、脈象可以反映生死和壽夭性情
    ) k- B! P& R, o, V; f* A, Z       不但平人有平人的脈,病人有病人的脈,而且據脈斷病,可知生死。七怪脈如出現,那多數是死脈,不能得生。久病的脈,有胃氣則生。所謂胃氣的脈,就是所謂 “‘阿阿緩若春楊柳’”,善狀胃狀者也。六部俱如是象,則俱有胃氣”。此外,尺為生命之根,尺部無力細微,病狀雖輕,而脈象所指示的真實病情,是岌岌可危的。若是兩尺無力,而又浮散,那么生命不能超過三天。
    % x7 u- }( W/ ?: k       據脈還可以知道情緒的起伏,定其喜怒:心脈浮大,主心有喜,六脈沉伏,主憂思失志,無精打采,胃納欠佳。
    ) U1 }2 g, h$ r1 T, ~       同時,還能從脈上征驗一個人的性格:脈數疾的,則性情急躁,脈柔順和緩的,則人亦和藹。2 d3 `3 g( k- J+ n, F! L7 |
           脈象不但可以察知平人的性情,而且能夠看出壽命的長短。例如人長脈短,為大損,壽命只能有30歲。人短脈長,也是一種大損,壽命只能有40歲,平人脈長,為長壽之征。
    . m: v- g1 @2 f/ ^0 }6 G       看脈既可以知壽夭,那么脈象表征病情的順逆,不是不可能測驗的。癥實脈實為順,廟虛脈虛為順;癥實脈虛為逆,癥虛脈實為逆。這固然是大家所熟知的,不必贅述。# e% N6 b: w: @4 }; g! T- }7 a
           七、脈象所表示的病癥& z3 P, Z: t0 R: \) C, s
           有好多種脈象,表現病癥很明顯。例如中央空兩旁有的芤脈,出血太多的病,常常見此。肺脈出現病脈而見此,則為肺出血。如芤見于胃關,則為胃潰瘍。芤在中下焦部分,那就指示著中下焦有出血,男子則為大腸出血(腸風),女子則為子宮出血;如這次未見出血,那次定不免要出血的。& c2 W" s# a& x% b5 `! R" y
           洪大數的脈象,見于寸部,其脈波的來勢,有如鐵錘的打擊,血壓太高會有此脈。有的高血壓其尺部卻無力。我地鐘XX的父親就是如此。高血壓的脈象是多種多樣的,但也可以察脈而知其病情。
    $ _1 n7 o4 J# ^4 q$ }$ J7 q       風濕性關節炎,脈有多少弦硬。所謂弦硬,即是弦中帶些堅象,因為有風則脈狀似乎拉緊了。不緊的也有,那便是出現弦濡;弦為風,濡為濕。6 V5 z3 g! B8 e
           弦是瘧脈,它的寒熱往來有一定的時間。無弦則非正瘧,其寒熱的形狀因而也有不同。
    8 f1 |, H9 o' o$ c# F- r( \       弦濡只見于關部,而且寸尺無異狀,關獨濡而無力,必為胃病,而胃口不好。
    9 I, t* M& Z+ w       又如脈搏重手按無力,而兼弦象,為肝木克土,主腹瀉或五更瀉。
    + q/ M+ y1 X9 l5 i       還有脈浮沉如平,中見乍大乍小,主腹痛癥。
      d6 |5 T9 h  S& Y& t) j       尺部見緊脈,為腰痛癥,由于感受寒邪。; D1 R4 ]# S4 D* @
           上部之風,則寸脈浮大。關浮,主風在中。尺沉小,一部主腰足酸痛。
    5 v$ z  P' i- x) B       八、動脈和散脈的脈形及病候# H! w- Y9 K8 R  o/ h5 u( H
           有些脈的形狀要談一談,這里要提出動脈:瀕湖脈學體狀詩說:“動脈搖搖數在關,無頭無尾豆形團,其原本是陰陽搏,虛者搖兮勝者安”。無頭無尾是怎么說呢?那即是中央獨動,兩頭都虛。也就是說:關上搖幌為動,寸尺則無此現象。所謂陰陽相搏的陰陽,則代替氣血。虛者搖兮勝者安的勝,指身體好,雖有動脈無礙,只是因思慮太過而已。動與滑有所區別,滑脈如珠走盤,動則如按住珠子,而珠子仍欲走動,似有按它不住的情勢。
    . c& v* V( |8 |9 p/ l/ t3 k/ o1 P       散脈的形狀也值得一提:這種脈按起來,有時這邊有,有時那邊沒有,有時中間有,散脈的體象是無拘束的,“散漫然”的。
    8 X1 c& J$ f) s& ?0 h       孕婦現散脈,則為坐產。若未足月而有散脈,則為流產之故。有一女人,因腸熱癥,熱迫墮胎,奄奄一息,來邀請出診,說是病情萬分嚴重。問我這病會不會死?我說有一線希望。他的丈夫是做藥材生意的,也拜過老師。可能剛才他的老師已經診察過。他的丈夫認為我的診斷不對,說是久病散脈必死;因為她寒腸熱已一個月了。但是他不知道他妻子今早是流過產的。我診病的時候也是在上午。流產脈散,所以仍是有希望。結果我替她治好了。
    6 t9 D1 s$ E. u3 K) C       九、據脈象而定治療的方法' r" l& @/ {0 ?9 G  K6 a! c. v
           左寸關弦浮為肝風。尺小,為精氣差。兩手尺部浮候好,中部差,沉候亦差,應該補陰益精,不要用太燥的藥。, g9 t5 Y; E* y1 g- ~9 W6 h( d
           長久的出血癥,脈必芤,女人有這種脈,往往是血癥延久,有的甚至拖到10個月以上。曾有一個鄉村婦女,正月生了孩子,出血歷時七個月。因為能吃能做,有時又好一些,所以一直遷延未治。這是子宮因流血而下陷,血止則能上升。但因日久出血,氣虛不能升舉之故,故血流不止。其脈芤而無力。結果用升補之法治愈。惟有依靠平脈辨證,才易于抓住問題的實質。許裔宗說:“古之名手,惟是別脈;脈既精別,然后識病……今人不能別脈,莫識病源,以情臆度,多安藥味;譬之于獵,未知兔所,多發人馬,空地遮圍,或冀一人偶然逢也。如此療病,不亦疏乎”?所以憑脈治病的道理,主要是由是那一種病,在脈上見于那一部分,就可以知道它的“所苦”在于那一臟那一腑,那真是所謂洞垣一方,盡見五臟癥結了。這樣,再根據經絡臟腑而選方用藥,其取效也應該是會事半功倍的。已故精于脈理的王老先生曾說過:“前人給我們指示著:善調尺者,不待于寸,善調脈者,不待于色。能參合行之,可以為上工。可見四診之中,切脈頗為重要。脈診學如果搞得好的話,那任何疾病的真相和根由,都莫能逃于三個指頭之下。如果這樣,而治病不見效的,是不會有的事。這是為什么呢?就因為病有千變,脈終不變,或者病的外形雖然相同,而病的內情則往往全然不同。所以根據那一個脈位的虛實,用補用瀉,則應無往不利。現以溫病為例:比方說:學習了吳又可、王孟英的皮毛,一見溫病發熱,竟一股腦兒概用銀花、菊花、連翹、豆卷、梔子、菖蒲等,這樣的對癥用藥(其實這里所舉的是對病用藥),往往不做不生效力,而且有時是會愈治愈壞的。其實吳王治溫病,何嘗是這樣簡單的呢?喻嘉言曾經舉過一個例子,他說:冬不藏精,而感受寒邪所形成的溫病,看見身熱脈沉緊,身重嗜臥等癥,應該知道它是風溫。而照喻氏的主張,則必須處用麻黃附子細辛湯,以溫經散邪。那么推尋喻氏的說法,如果不是以脈象占重要的診斷部分,那如何敢用這類辛溫的藥劑?從這里,也可知道趙養葵每每有用大劑六味地黃湯治溫病的緣故了。去年臺山用附桂八味丸方治療乙型腦炎的變例,脈診的根據也應該是重要的一環。中醫學院的一位老師用干姜附子治療一例流感高熱,那人口干、舌苔干黃而厚服了一包藥,第二天身熱除盡,舌苔退了,口也潤了。據脈用藥所體現的規律,往往是不在平常一般的規矩方圓之內的格套。那意思是:依憑脈診所用的方藥,表面上看起來,似乎處方中的藥味完全與癥狀不相干,或者甚至是相反的。比如說:汗出不止用麻黃(不是用麻黃根),喉痛咽干用桂枝干姜等,這樣的癥候在服用這些方劑之后,效可立奏:汗出不止的,即獲止,喉痛咽干的,也不干不痛了。假如不是據脈來用藥的話,我看誰也不敢這樣做的。而能夠這樣去做的,就一定是掌握了據脈用藥。臨床上,脈理能夠辨析入微,則其處方用藥,便能超乎象外,得其環中。也正所謂是“不在鼓上打,卻下下打著鼓上”。這里再舉一個例子:明代醫學宗匠周慎齋先生的高足陳嘉璴先生,他曾啟示著:在他多年的摸索體驗中,深深的認識和領悟到脈學的重要性。他自從掌握了這把鑰匙,便能夠隨手和放手用藥,而效驗特著。他對于“自己一生的秘訣,不敢自私,和盤托出,舉以示人”,敘述了兩條例證:⑴他說有一個瘧疾病人,尺脈數而無倫,汗出不止,他診斷是陰分將絕,于是給予黃柏知母,一劑藥就好了。⑵有痢疾病人,吃了很多消導分利的藥,和升提的方劑,用過許多方法。等到延請陳嘉璴先生去看時,已奄奄一息。陳先生切到肝脈緊實,知道是因動怒而起的病,便開了三錢牡丹皮給他,病就好了。他提出問題說:“如果不從活法去診療,請問從哪里看到過用黃柏知母去治瘧疾并且能夠治好它呢?又誰曾看見過用牡丹皮治療垂危的痢疾和治好它的事呢”?8 ~/ i- }" I) i. ^2 t1 _

    " K. ]/ _6 d# Q0 G) B: `+ A       十、據脈斷癥不誤! \  }5 v  a  U. p$ y
           某些病癥,出現某類的脈象,根據它以推斷疾病,可以無誤。即使是情景萬殊,而如果脈象不變,其病候也仍是不可改易的。像右關脈芤弱,表征胃實質的缺損,是消化性潰瘍病。像脈氣不規則,為腹瘤形成之征。像紫斑病而現浮芤之脈,其預后必然不良等。記得在香港做醫生的時候,有一個人本來是闌尾炎腹痛,看過脈后,說是有腹痛癥。病人反問我說:你說什么?我說:你是右邊腹痛。因為你右手脈象數疾。他說:你看錯了,我是闌尾炎你都不知?其實既然診脈知道他的右側腹痛,也更可以據脈而運用攻瀉的療法。脈仍然是并未瞞我。/ w% S6 h% t# s6 R  j
           還有一件醫案也是在香港時的事:香港有一位孕婦,名字叫趙XX,在月經停止兩個月的時候,經西醫張XX診斷,說是有孕,我的診斷亦同。后來到了五個月時,腹部并不大,又往張醫生處檢查,按腹摸不著,聽診也聽不見什么。叫她回廣州作詳細檢診。她因為生產過一男一女,所以對于有孕無孕,也不在乎,只是想看看有沒有婦科病。于是來我處復診。我說:潮州人說的“餓不死胎不肥”,因此不會腹大。她問我用什么療法?我說:“吃補藥”。給予補中益氣湯,重用歸芪。第三天復診。我看了她的脈,對她說:“你已經有了感覺了,是嗎?”她說:“服了第一劑藥,便有感覺了——胎兒能動”。這一個例子不僅僅在于說明憑脈知孕,而且說明連服藥后的感應都能在脈上感知。根據脈情運用補藥,把胎氣托上來,脈氣因而也隨著胎氣而增旺了;故而敢說你自己也能知道。這實在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這位孕婦很興奮的對我說:“我以前以為你們中醫看脈,似乎不過是虛應故事,不如西醫用聽診或按腹檢查的可靠。而且我總以為三個指頭在手上摸摸,這種診斷方法未免太簡單太古老了,很有些看不起中醫。現在看起來,真是令人佩服中醫的脈學,不能不說中醫也一樣高明!”/ f4 m3 O* `) x3 B" m- f8 z; O
    十一關于中醫脈學的結代脈
    6 L. m/ G1 b- V0 W7 y7 K頻湖脈學關于結代脈,是這樣論述的:
    ; R9 v4 z0 O" X) a5 R結脈, 往來緩,時一止復來(引脈經〉。體狀詩:結脈緩而時一止,獨陰偏盛于亡陽,浮為氣滯沉為積,汗下分明在主張。
    9 y' b; u3 ]' P2 v7 G! ?
    代脈,動而終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引仲景)。體壯詩:動而終止不能還,復動因而作代看,病者得之猶可治,平人卻與壽相關。以下還有幾動一止一臟絕的詩句0 _' L3 y4 b0 ]8 V; ]- J! \+ Q" y7 z
    代脈, 為其能斷某些重病之生死,所以格外引起我注意。代脈:為節律失常的脈象之一。一般文獻把除結、促之外的所有節律不整的脈象統統歸于代脈。因此代脈的構成也需要有“結脈是在不快的、或常、或緩、或遲的脈律中出現的沒有定數的一個歇止。”的這樣一個條件。與結脈的區別是結脈沒有定數、代脈是“良久方至”。比如正常節律是1、2、3、4、5、6,結脈是1、2、3停,再來比4早;而代脈是1、2、3停,再來最早是5或5以后,但一般不會超過6。
    9 u1 F4 I0 Q6 [    代脈的節律表現有三:一為脈來動中止,不能自還,良久方至。(如上所述)二為定數中止,如二聯率、三聯率;三為乍疏乍密,乍大乍小,沒有任何規律,如房顫等。結脈與代脈的區別是,結脈是脈止而能自還的歇止,止無規律,歇止時間較短,有自行補償的能力。0 ^  p* |* g& b! g4 H' B& @* ~
    代脈是止而不能自還,歇止有規律,歇止時間也較長。無自行補償的能力。(我個人的體會是整整的減少了一次搏動)7 h: V( j4 b) E+ T
    我個人理解:結脈主氣血淤滯或陰盛陽衰。代脈主某些臟器的衰竭,是危重證。促脈:為節律不整的脈象之一。[后世脈法與古脈法意見不一:
    1 `5 z: [# }+ E# t+ ]    后世脈法:促脈是在數脈的基礎上時一止而沒有常數。“必時一止復來者如趨之蹶也,故徐疾不常”。1 A6 M8 r. S* f6 B/ I% u
        古脈法:《經》云:“-----寸口脈中手促上擊者,曰肩背痛。-----”。以及《傷寒》涉及促脈有四(原文不錄),都是指脈搏急促,而沒有“一止”之意。]

    $ p1 p% k8 t/ e2 H: ]* B對于結代脈在患心臟疾患時,也有結代脈。
    沒學中醫,只知道自己的脈有間歇古代醫賢留下的東西,越是精華的東西,越難掌握,隨便的冠之以缺乏臨床根據而槍斃不是科學的實事求是的態度。有名在脈診上很有名氣的王老中醫說他一生斷過七八個主死的代脈,只有一例斷錯了,其他都應驗了。  A. A* |" h5 c3 t. f
    1990年,有一個朋友介紹我給他的在醫院住院的父親看看冠心病,想服點中藥。診完其父后,朋友又介紹旁邊一床,說是他的好友的家屬,懇求我給其病人診一診,我診后大驚,此病人是明顯的代脈,跳數下后停一下,是幾動一止我已不記得,但是止而不能自還。整整停過一下。我知此病甚重,我暗中告知病人家屬此病我已無法,病人家屬垂淚。告訴我醫院下的診斷,由于時間太久,病名我已不記得,只記得醫院通知患者繼續治療已無意義。
    5 `+ \6 `( q2 }: O后聽朋友說,那個病人隨后就出院了,月余后死亡。
    6 c8 @" ~7 d7 W# o: o; U+ o8 Q( a
    病房收治了一名關節腫痛的女病人,由于用激素等藥療效不佳,邀了老中醫診一下。用點兒中藥試試。老中醫診后,一言未發,方子未開,就走了。他追問老中醫,為何不開方子,老中醫說,開方無用,幾天后病人必死。" G0 d! F6 A4 N( H: e2 e
    他聞訊大驚,急忙匯集內外科醫生會診,包括心電圖等各種檢查化驗都作一遍,最后認為除關節炎病,查不出別的病來。大家只當老中醫年紀大了,必是腦筋胡涂了。: v( `* x9 j; U; P, H
    大約是在診后的第五天,早晨別的患者起床后發現,關節腫痛的女病人異常,急忙通知護士醫生,跑來一看,病人真的死了。$ ?; \8 d1 K/ g& Y( B$ x1 I8 j4 e
    舉院的醫生護士驚詫不已。他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大問號在心里久久的存著。
    1 n# c- V6 _3 e2 {9 ^% `
    他與老中醫平時的關系不錯,那年過年的時節,他利用這個時機請老中醫家中做客,趁機多敬了老中醫幾杯,待老中醫酒至半酣之時,他問老中醫那個病例是根據什么判定死亡,老中醫沒有隱諱,說就是根據中醫的“代脈”,病人的脈跳幾動一止,整整漏過一跳。一臟已衰竭無氣。故主死。這正是頻胡脈學中預斷生死的“代脈”.
    + ?! b$ K* f( c' s
    觀雨悟散脈6 `& g7 \( c, s, _, ~
    關于散脈之形態,《脈經》曰:“散脈大而散”。后世醫家多宗叔和之說,不過文字更為詳盡,終未出其范圍。如有謂浮大而散不收者,有謂漫無根蒂者,更有描述如楊柳瓢絮,蹤跡散漫者。然散脈之體狀究竟如何?于指下如何體認?何謂“渙散不收”?何謂“漫無根蒂”?何謂“楊柳瓢忽而蹤跡散漫”?脈法為醫家之實用技術,脈象之形體不明,如何下手診察?余與臨診間反復思維推求,總覺指下難明。蓋散脈體狀關鍵在“散”字,然對“散”字之含義,一時難得要領。某夏之一日,臨窗閑坐,忽聞雷雨陣陣,大雨隨之而下,園中地面積水盈寸,一雨點落入水中,即起一水泡,雨點下如亂麻,則水泡此起彼滅,形成散亂無序之狀。余忽捂散之形,與此極肖。
    ) ^# b) o. f( y2 T& \" k, q       蓋二十七脈中,除散脈外,其余二十六脈雖然脈形各有不同,有皆不離脈體之線條形狀,即使動脈突起于一部,其形如豆滑數跳動,而于他部仔細推尋,總有線狀脈體可得。而散脈則不見線狀脈體,于寸口脈位皮膚之上呈現無數散在之跳動點,此起彼滅,既無固定之處,亦無規律可循。前賢譽為柳絮之飄忽不定,正此之謂也,亦如余觀雨所見水泡起伏生滅之狀,此即《脈經》所謂“散”也。無有定點,生滅不常,即是“亂”也。余至此始明散脈之形態,以后于臨證中以此診察散脈,從無一失。然散脈不多見,余所見者多為房顫病人,尤其是房顫喘息之患者。
    & R4 n" ]4 U/ V  e& h- g       摘自鄒孟城《三十年臨證探研錄》$ m9 K1 f7 A9 D4 J
    0 G  l! @8 g/ ~4 r3 ^9 U& W3 I: D
    . k- F% `0 |! ^, [4 ^) C% c
    + Y; ^' {/ J6 T0 ~) c4 e

    - x' t0 X/ E" ?$ _3 Z. n! J0 [# z; O8 v* g0 P9 l4 X& V) F
    [ 本帖最后由 東華道醫 于 2008-5-16 00:04 編輯 ]

    點評

    脈理與實踐之良見  發表于 2015-11-25 09:50
    東華道醫 發表于 2008-5-6 14:43:51

    婦人脈法

    婦人脈診亦遵循脈診的一般原則,但因婦人有經、帶、胎、產等特有的生理變化和疾病,脈象也會隨之發生變化。《千金翼方》日:“凡婦人脈,常欲濡弱于丈夫。男左大為順,女右大為順。”丹溪亦云:“男子病,右脈充于左者,有胃氣也,病雖重可治,女子病,左脈充于右者,有胃氣也,病雖重可治。”《四診抉微》載:“按診者,診男先診左,診女先診右。非男女經脈有別也,從其陰陽,以察其盛衰也。”吾師亦認為,一般婦人脈較男子略濡弱,而且右脈大于左脈,診脈時順序以先右后左為宜。
    * l/ `, F, n: V' K8 T7 \' f       1、月經脈
    6 V! J4 W0 g+ T, M5 K       女子左關尺脈,忽洪大于右手,見心煩乳脹,口不苦,身不熱,腹不脹,是月經將至的表現;經血來潮,脈象轉緩。
    2 ~3 {4 O. N+ b9 C       月經先期、經血過多,脈來洪大或滑數,此為沖任有熱,可用四物湯加黃芩、石膏等以清沖任之熱;經水先期、經血少,脈來細數,多為腎中火旺而陰水虧也,可擬知柏地黃丸加減;月經先期,量多色淡,神疲,懶言,脈細弱,此為脾虛不固,可用圣愈湯加減;月經后期,經血過少,脈來沉細而弱,為陽虛內寒而致,可用大營煎加減;月經先后無定期,脈弦,此為肝氣郁結也,可用柴胡疏肝散或逍遙散加減。" R5 h# G! N6 W1 ]
           痛經一證,臨床所見,虛少而實多,實證多為氣滯、血瘀所致,虛證多為氣血虛弱所致。行經時少腹脹痛,脈弦者,此為肝氣郁結也,可用柴胡疏肝散或逍遙散加減治之。而血瘀一證,又有屬寒屬熱之不同。大凡寒凝血脈者,經行多后期,少腹冷痛,經水中有紫黯色瘀塊,脈來沉遲或澀,可用王清任少腹逐瘀湯調治;瘀熱痛經,常見經行前期,少腹疼痛拒按,經水中有紫紅色瘀塊,脈來實大而數,吾師以自制之二丹桃紅四物湯(桃紅四物湯加丹皮、丹參)治之。' h$ g. T5 b5 A. U9 z. \
           婦人閉經有虛實之分,脈來細澀,或細弱,或尺脈微,多為沖任虛虧、精血不足的虛閉證,可用歸脾湯或十全大補湯加減;脈來弦澀,多為邪氣阻滯之實閉證,可用桃紅四物湯或下瘀血湯等加減治療。
    ; W. m6 g% [' N       血崩不止,脈多見芤,可用獨參湯以救之;漏下不止,量多色淡,脈來細弱,可用歸脾湯或圣愈湯之屬治之;漏下不止,五心煩熱,脈來細數,可用知柏地黃丸加減治療。
    6 B, t, {. b% x3 [& Z       2、帶下脈
    5 _& W; ?# A' X       帶下病一證,吾師多遵傅青主。帶下色白,清稀如涕,脈緩或濡弱,多為脾虛肝郁,帶脈失約,濕濁下注所致,可擬完帶湯加減;若帶下色黃,宛如濃茶,脈來滑數,多為濕熱下注,損傷沖任所致,可以易黃湯治之;帶下色青,稠粘不斷,其氣腥臭,脈來弦滑而數,多為肝郁濕熱所致,可用加減逍遙散治之;帶下色紅,似血非血,煩躁易怒,脈左關弦數,右關稍緩,此為肝郁化火,橫克脾土,濕熱下注,與血俱下,可與清肝止淋湯治療;帶下色黑,氣腥,伴有腹中疼痛,小便赤澀,煩熱,喜冷飲,脈來洪大,此為胃火太旺,與命門、膀胱、三焦之火合而煎熬所致,可用利火湯治之。
    ; J/ \9 b) I, U, k) j6 q/ f       3。  妊娠脈7 G, l$ H' x: s" B- ~6 w8 {
           已婚婦人平素月經正常,婚后停經二三月,脈來滑數沖和,左寸動甚,伴有嗜酸或者嘔吐等表現,為受孕懷胎之候。妊娠的滑脈:女人有孕,兩寸見滑。滑的脈象,確確實實是如珠走盤。左寸滑為男胎,右寸為女。滑脈亦主有痰,凡膈上有痰的病,脈多滑象,但這種有痰的滑脈,卻不是像如珠走盤那樣。2 X7 w' O2 H( \( H
           《素問&#8226;平人氣象論》“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仲景云:“婦人脈滑數而經斷者為有孕。”《脈經》亦云:“三部脈浮沉正等,按之無絕者,有妊也。”
    : y: J% ?! z2 t& U       妊娠脈須與閉經脈相鑒別:妊娠脈必滑數沖和,而閉經虛證多為精血不足而脈細弱,可予十全大補湯治之;實證或因痰濕阻滯、沖任不利所致,其脈雖滑,但多兼弦,可用溫膽湯或導痰湯加減治療;或因瘀血阻滯,其脈多澀,可用桃紅四物湯或溫經湯或少腹逐瘀湯治之。6 [5 J% p4 \! m% G( C4 j
           4、臨產脈% O+ Y4 z6 E% B8 g) p
           《諸病源候論》日:“孕婦診其尺脈。轉急如切繩轉珠者,即產也。”《脈經》:“婦人懷妊離經,其脈浮,設腹痛引腰脊,為今欲生也,但離經者,不病也。”《醫存》云:“婦人兩中指頂節之兩旁,非正產時則無脈,不可臨盆。若此處脈跳,腹連腰痛,一陣緊一陣,二目亂出金花,乃正產時也。”吾師深以為是。4 c9 c' I; m6 h( e8 A/ Q9 P/ z
           5、產后脈
    & A: m* ~9 x/ K; k! n       婦人產后氣血虧虛,故脈象多為虛緩平和。四診抉微》云:“新產之脈,沉細緩為吉,實大弦牢,其兇可明。”脈細弱伴乳汁不足,為氣血虛弱之候,可用八珍湯或十全大補湯治之;脈弦而見乳汁量少,多屬肝氣郁結,可用柴胡疏肝散或逍遙散治療;脈弦緊伴腹痛,惡露不下,多為寒凝氣滯,可予生化湯嘗之。
    . M, l9 z1 e% b( m, N4 Q6 d       6、男女胎識別法
    , D- K: \, j# v* E% p/ d8 v       如何識別孕男孕女,古代醫籍有諸多記載。《脈經》云:“婦人,妊娠四月,欲知男女法:左疾為男,右疾為女,俱疾為生二子。”又“左手沉實為男,右手浮大為女。左右手俱沉實,為生二男,左右手俱浮大,為生二女。”又云:“尺脈左偏大為男,右偏大為女。”《四診抉微》記載:“妊娠,其脈三部俱滑大而疾,在左則男,在右則女。”吾師以為,一般而言,左脈滑數甚則為男,右脈滑數甚則為女,但臨證時切勿將診斷結果告訴求診者。, b4 Z' L5 Z: b& S4 l7 i
    一。看脈知有胎無胎和月份深淺: z3 Y9 W5 `! Q1 h' k
           憑脈知孕,上面已經說過。有的人可能提出:這不過是結合月經期停止和惡阻等癥候而互相參合,推演出來的診斷而已。這種提法我認為他只是看到一半。因為有孕無孕,遇到最復雜的情況時,若根據脈征,也仍舊是可以取決論定而不致貽誤的。我現在舉述三例如下:4 n: M3 P% y5 z: S0 \  a
           1、月經凈后和胎脈之別——有一個婦人已生過二個女孩,未生過男孩,因已四五年未受孕,心很著急,想再生育孩子,剛好這次月經過期未至,于是要求我給予診脈處斷。我察過脈,說:“還看不出。再過二星期來復診”。將近二星期,恰好她家人有人患病請出診,她也就便搭診。大家都默不作聲。我診過脈便說道:“根本不是懷孕,沒有胎脈”。她的家婆笑著說:“你上次看過脈后,第二天月經就來了。如果你這次說是有孕,那真要叫人笑出鼻涕來了。”
    ( P5 h- S* L. S7 E* L. Z( ^1 n       2、月經未到期,28天現孕脈——有新婚夫婦同來,女人求診,左脈滑實。我說有孩子。她愛人說:“不對,月經還未到期”。其實一般經期當臨而未至,只要逾期多過一兩天,不必過期太多,僅僅31天左右,脈上也往往可以看出有孕。這位女人在命門脈中有一點澀的樣子,雖有胎,但不很好,即是胎氣不牢固。后來這女人因落雨上曬臺收衣服,下樓梯時還有四級,不慎跌下,因而子宮出血。初找西醫打針止血,開始有效,但歷時七天仍未止。后來又大量出血,有血塊,于是要我診治。這時胎脈仍在,漸漸的因體力日差,胎脈的脈氣也降低了。大約過了半個多月后,漸有好轉,可以步行來門診。脈象方面,還是有孩子。他愛人說:“這是不是還是以前的胎呢?”我說:“以前胎脈是左邊手,現在仍是左是手,所以是以前的原封未動。”后過了八個月,生了一個男孩子。這一點,說明:第一,28天脈即表示懷孕;第二,跌后大量流血,安胎仍能有效;第三,脈象未變,雖有日久流血,胎仍保留,即使脈氣低落,而胎脈未改,故仍能確診其胎孕如前;第四,脈始終在左,故知其為男胎。% `) H7 \; u2 h* R3 J* [6 g8 b* }
           3、憑脈判斷非葡萄胎——有位叫紀XX的,據說因為懷了孩子,子宮出血,經過婦科治療,沒有好,要施行刮宮,她不同意,請中醫看過。青蛙試驗第一次十性,第二次一性,西醫的診斷是①流產先兆,②葡萄胎。經我診視,我看她的脈象,是受孕。于是替她治療,血干凈了,還有多少白帶;仍需要繼續治療。服藥期中,胎氣還未恢復正常,那女人去大便,用大力努責,竟連胎都下來了。護士來報告說:胎兒約有五寸長,頭如雞蛋大;證明不是葡萄胎。7 D* {9 U2 i! x& y  p* F1 a# `7 p* p" `
           4、葡萄胎的脈——就是所謂鬼胎脈,乍大乍小,尺不滑。一位潮陽人,有過兩次葡萄胎,醫生要她切除子宮,她不肯。但自己已認為受孕無希望。第三胎子宮又出血,醫生還是說要把子宮切除,她仍不同意;于是找我看。據脈象確是受孕,便給予止血安胎的藥。滿足了10個月,往醫生那里去生產,醫生很驚訝。于是我她接生,產下了一個女胎。這女人認為這是破除迷信的勝利。我所以能知道她是懷胎,是從脈象上辨認出來的。6 F4 R+ r5 U: K- s5 w
    二、診脈知道妊娠和月份的深淺
    - \4 `3 I) o# q9 _0 Y7 ?$ p3 ]       妊娠一至三月,左寸浮大,即經所稱手少陰動甚者,妊子也。心脈浮大,亦主有孕。: ~- p% H, c% A0 N( S! {6 i6 Z; A
           有孕三到四月,尺部必滑實。按之滑疾而數的,為三月。但疾而不散的,懷孕必五月以上。2 h9 e  ?$ h: C1 J/ a, [
           此外診斷有孕的方法,是孕婦多見精神衰退,因食欲不振,或患嘔吐而脈象不病,或脈比平常更有力;這是人病而脈不病,也可以認出她是有孕的。
    ( {$ v6 P( `) o三、有關月經之脈4 D5 v0 h3 O7 |
           女人皮膚不熱,無外感癥象,而脈狀有點數疾,不是滑,此極可能是月經剛剛來潮的征狀。這種脈診準確性頗大,常常有些婦女病號笑起來:“你連我的月經來了都知道”!, W+ l8 a8 _; |+ T% G6 I2 f* E% H, @# a* Y
           如果月經來時,脈有時快有時慢,即是帶點促狀,或者沉細。這種脈形,表現她有經期腹痛。這因為月經的來潮,好像泉水下流,流得暢快,就不致有腹痛。如果經水像泉水被阻,有時流得暢快,有時又不暢快,這時必然會有腹痛。8 u( h' ~- s' M
           如果六脈細小,或微帶澀狀,這一方面是,月經后期,或者就是阻閉不行了。脈波稍疾一點,那常常是月經先期。也有脈不快而先期的這屬于體虛。色欲不節,也常是先期而至,來時必定血量過多,其脈必虛細尺部無力;由于虛,故無法控制血行之故。
    : ~5 \0 e9 g4 y6 d( a四、毒瘤之脈9 t2 w% u  _2 [+ ?) S* a' z
           腹那有瘤之脈,其狀不一定。有一個女人,脈左尺在搏動時,數至之中,有一至像勾端刺指那樣。我說:“左尺脈如勾,腹內左側有瘤一塊,是嗎?”病人說:“對”!& Z6 O4 ^. m+ X1 D9 H
    五、直上直下之脈) Q4 @) n0 P9 a1 [& A/ `
           至于張露清先生提出的直上直下的脈波,所謂思春脈,倉公傳上說:“所以知韓女之病者,診其脈時,切之,腎脈也。澀而不屬,澀而不屬者,其來難,堅,故曰:月不下。肝脈弦,出左口;故曰:欲男子不可得也。”我所體會的,和倉公傳上說的是一樣。
    7 T3 x# U" d7 X/ X( v1 g六、學脈診要靠自己去體會2 m1 ~* S/ S8 O, ]& t: X
           脈書上所指示的脈診,方法訣竅很多,但都只是一個大概,是一些規矩。良匠授人以規矩準繩,不能使人巧。所以學習脈學和鍛煉脈診,主要是全靠自己去體會,才能夠領悟它,和不斷的發現它。2 ^8 }' b% {9 m% p' d% L

    % {6 `7 F7 }# n4 C. t3 C; t[ 本帖最后由 東華道醫 于 2008-5-6 15:09 編輯 ]

    點評

    專脈則專論,究心而明理。  發表于 2015-11-25 09:51
    東華道醫 發表于 2008-5-6 14:58:03

    切脈心得

    一、脈診總綱是陰陽6 ^# B* R2 z+ |: @
           “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問曰:脈有陰陽者,何謂也?答曰:凡脈大、浮、數、動、滑,此名陽也;脈沉、澀、弱、弦、微,此名陰也。”(《傷寒論·辨脈法第一》)這可是張仲景《傷寒論》正文開宗明義第一句話!陰陽是八綱辨證的總綱,也是脈診的總綱。若言人之虛實,則“邪之所湊,其氣必虛。”若言病之虛實,則“邪氣盛則實,正氣奪則虛”。陰虛則熱,陽虛則寒。遇疑似不定時,合色脈以萬全。察色診脈以定病位之表里臟腑,病情之寒熱虛實,或從證、或從脈,豈是偏取沉按一法耳?+ |8 \- X- X  S/ o- m* l5 ?
           虛勞病可說是“虛”,《金匱要略》對本病尤詳于脈,“夫男子平人,脈大為勞,極虛亦為勞。”脈象大,或者極虛,都可能是勞病的脈象;“……脈浮者,里虛也”、“男子脈虛沉弦……此為勞之使然。”脈浮或者脈虛沉弦,也都是勞病的脈象;它如:脈浮大和浮弱而澀、極虛芤遲和諸芤動微緊、虛弱細微、脈大等等。都是要我們臨證必須脈證合參。
    " @6 A2 }* t8 |. W* @, }( V$ l       脈有真假,凡陽證見陽脈者多實,陰證見陰脈者多虛,這些皆為脈證相符,所謂真也;假指脈證不符,實證見虛脈,虛證見實脈。例如今之臨床教學,同學們感受最深莫如慢性再生障礙性貧血患者的脈象,本病辨證屬虛,屬于《金匱要略》的“虛勞、亡血失精”一類,當無異議。其脈數而弦大,隨其病情加重而劇,倘通過治療,癥情好轉,脈亦逐漸減弱。這正是:脈有真假,識得假時假即真。
    + M5 y( Y7 G$ P3 _       再舉一個病例:一新加坡來南大讀博士的35歲比丘尼于2003年11月求診,彼邦地近赤道,在南京冬日特別怕冷,手足凍瘡,破潰不堪。右脈弦細左脈微,手足清冷,足部脫襪后,足前部及后跟,已有受凍的痕跡。當時,隨診學習的同學,都以為是當歸四逆湯證。結果我給出的卻是四逆散方加味。眾皆不知何故。余謂“諸君,厥者極也,陰陽氣不相順接,極造其偏,手足逆冷。有熱厥有寒厥。何以得知?是舌質紅絳起紅點,少津而口干。左脈微,假象也,當舍脈從舌。”諸君問:這是“假脈”?回答這個問題是非常困難的,仿《金剛經》法解決疑難:“是假脈,非假脈,是名假脈。” ) P8 B$ f: _% W. C% M- @: T
           蓋肝主疏泄,敷布陽氣,倘肝氣阻遏,陽氣不能布于四末,而肢冷,而凍傷。此脈右弦細左微,正是肝氣阻遏,陽氣郁于中之脈象。12月復診,雖氣溫一降再降,而手足溫,兩手寸關皆現浮滑帶數之脈,陽氣暢達無礙矣。! I8 z2 L) L* K/ E# m2 n  n) ~4 d
    切脈是觸覺,以普通人的觸覺來說,只能感覺到六種感覺:脈位(浮中沉)、脈力(力度)、脈體(長短粗細)、速率、韻律、硬度(脈體的軟硬度)。所有的脈象都是六種感覺的合體。我切脈時不考慮它是哪一種脈象,只是把病人的脈用這六種感覺來對應分析,再綜合判斷。舉個例子:懷孕的脈象,相信學中醫的都可以說出來懷孕后脈呈滑象。但什么是滑脈呢?女子懷孕后,一人擔起自身與嬰兒兩者的消耗,所以血流量就會增加,脈體變粗,脈搏會變得有力,速率也會稍快,而嬰兒的出現又會壓迫周圍的器官,給母體帶來一定的刺激,也可以說影響了母體的氣機,母體的稍微有點氣郁。人在受到刺激后血管會應激性的稍微收縮,血管壁會變得不夠柔軟,也就是有點弦象。總體變化是:脈體變大,力度變大,速率稍快,脈體微硬。母體的脈象變化多大與月份有關,月份越大變化越明顯。另外孕婦體質不一樣變化也會有一定差別。
    & Z8 D9 Y, ?2 n& Q$ Y切脈六感之脈位論
    / h6 P6 ~7 \: L" X: l6 f       高位脈,病理的可見于外感,虛損,失血;實熱等。其機理是:一實證,邪正交爭于肌表,導致肌表的衛氣旺盛;邪在陽明,高熱消耗旺盛,脈象宏大時,脈位也是輕觸即得。二虛證陰津不能夠完全收斂陽氣導致陽氣的外浮。生理的可見于夏季陽氣旺盛時的洪脈,及秋季陽氣沒完全收斂時。
    8 q& Q/ A% Q" z3 @/ O4 i1 p       低位脈:實證見于陽氣郁閉和劇烈刺激;虛證見于病人陽氣虛弱而相對陰盛時。例如寒邪直中、劇疼,病人機能低下。總之病人處于一種新陳代謝緩慢的狀態。/ u* G1 L2 \0 [, H5 u, G
           切脈六感論之脈力論
    ; Q3 c% w* v: ]       常人靜止狀態下,脈力適中且速率均勻質感柔和。5 R6 y! d, R2 t" B
           力過大,邪實而正不虛,正邪交爭劇烈。人患病后,機體受到刺激會自動調整以抗邪。人體抗病*的是氣血津液,氣血津液會在機體調整后比常量增加,脈搏鼓動會變得有力。
    / |. ^: X- w# F, S" \: p       力過小,是正氣虛,氣虛無力鼓動脈道爾顯得無力。正氣虛之人可以說就是生理機能低下,生理機能低下則氣血津液運行量小,不足以把脈道鼓動的有力。
    5 Y2 s( f% e, w/ R1 K" @! e4 C  O       切脈六感之脈體大小論* ^4 \0 V! ?8 c; q. e4 \7 w# K' f
           一般來說脈體大小對應津液的盛衰,血與津液旺盛則脈道充盈,反之則脈體瘦小。但只此一點也不能一錘定音。還要與脈力和軟硬度相結合。比如大失血病人出現的芤脈,脈位高(血與津液不能完全收斂陽氣至陽氣外浮)脈體并不小,只是重按與輕觸脈力差不多,并沒有隨著重按力度明顯增加的感覺。就像書上所說如按蔥管。大失血病人因機體突然供血不足,脈搏會因心臟代償而加快。失血越嚴重則心博動越快,患者生命越危險。所以僅以脈體大小不能完全確定,還要結合其它方面。需要細細體會。
    2 N5 a! Q$ {' {! N+ E       切脈六感之速率論# U& p3 A! k( M
           速率快慢是以患者平時的心律為參照的,而不是西醫的60至100之間都視為正常。我們不知道患者平時心律多少,只能根據病人的身體素質估計。脈搏速率過快分為兩種情況。一是熱,熱又分虛實。實熱脈搏快而有力,脈體大。虛熱脈搏快而細,脈力相對較小。無論虛實都是機能亢進的狀態。但是虛熱亢進不是真正的亢進,只能通過滋陰平衡陰陽以祛熱。二是急性失血造成的心臟代償。1 i& R9 E, X1 e; I
           切脈六感之韻律論+ [: F  n6 S8 t' o; V# V
           脈搏有正常的韻律,韻律失常可分兩類:一是絕對失常。象結代脈。二是相對失常。相對失常時脈搏的搏動間隙稍微不一致,時快時慢或脈力時大時小。這就像一個人拿著錘子打樁,開始時精力充足,打樁的速度均勻,力度相當。當他疲勞時,他就維持不了一個勻速,勻力了。絕對失常與相對失常都是心氣受傷的表現,只是輕重不同。9 p3 _0 f8 n. V8 H0 i
           切脈六感之硬度論, Q, {  v1 g/ z; S' w
           我把硬度總結為一種刺激。外科醫生的都知道血管在做手術時被器械碰到會急劇收縮,而管壁變厚變硬。這是直接刺激,收縮比較劇烈。在人受到疼,脹,寒冷等刺激時,都會因強度大小不同脈象表現為不同程度的硬度。
    0 x( f7 f& H) w  s, E/ }9 j: E       以上韻律及速率兩手表現基本相同。其它的四種感覺兩手及三部皆可表現不同。這就關系到起病位的問題了。
    + C7 U& [! B  l7 p' X5 j  t5 U* q4 g. ~       為便于理解我是分開敘述的,而在辯證時都是要綜合分析的。再者切脈重在實踐。就算摸不準,也要把每個病人的脈都認真摸一遍。再結合病人的望聞問診分析。時間久了自然就有經驗了。( ^6 }* }* S, `. O5 G3 d9 y) _
    二。脈診易學而難精, O" c- g; K+ [  U" M( e
           脈診是中醫的一部分,中醫是中國文化一部分,中國文化,無論中醫、中國畫、中國書法、京劇、圍棋、氣功、太極拳,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易學而難精。
    3 }8 v1 B' d% b. g6 J       脈診,浮沉遲數是很容易的,尤其是遲數,老師學生都會有相同的感覺。難在三部九候和微、澀、散、革、結、代、芤、牢、伏等。所以古人對于脈診的論述特別詳盡,使用譬喻、使用描述,語言也特別生動,目的要你心領神會。《內經》強調悟而后通神明:“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云,故曰神。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也。”筆者以為,這種慧悟、目明心開、神乎神,是漸進漸悟的過程,必須以長期大量的臨床實踐為基礎,紙上得來,終歸是淺。再者,平心靜氣,專心一意的定力是獲得慧悟的一個重要條件。0 P' |( C6 p2 _+ Q5 Y
    三、脈診必須三部合參、脈證合參
    4 a" M& I" m( C* d" [舉寸部脈微為例:一嫗寸部脈微,診為中氣下陷,以其關尺微細,其病為胃下垂。另—50余歲男性患者寸口脈微,診為胸痹,以其關尺脈弦,此類患者病常被懷疑為冠心病,查心電圖,有的有部分導聯T波、S-T段異常,有的正常。
    , s! G3 E) z% `+ ^6 O3 i       有病人左寸微,但右寸浮滑甚至浮上魚際,左關尺弦,診為心氣虛兼有肝陽上亢,肝風或風痰挾相火上旋。其病為冠心病并患有高血壓病(有學生問:肝陽何以弦到右寸?師答:木火過旺,金石俱焚。或許可以圓其說也)。0 x# }9 Y, M, ]
           有一右肺癌手術、化療后患者,右寸芤,余部細數。此患者經補土生金中藥為主調治2年,兩寸恢復對稱。
    5 n4 K8 P9 U7 L! p- ]       有病人脈診得寸尺俱微,關脈細弱多為陰陽俱虛。若關脈弦、沉弦、沉細弦,多為陰損及陽,見于晚期高血壓,伴心腎功能損害,或者糖尿病并發心、腦、血管病變、心腎功能、關節、神經、視力等損害。
    ' L5 L$ h3 u1 h, ~       由此可見,即使是寸口脈微,也不全然是陽虛氣虛,也有很多陰虛,甚至火旺的。4 L; N) x9 B1 u) q
    四 。 在望聞問切四診中,雖然脈診排在最后,但它是中醫診斷學中最重要的一環,起決定性作用的一環。中醫診病靠的就是脈證,脈證不明,有如盲人夜行,方向不明,用藥豈能奏效?中醫的“三個指頭一個枕頭”里有大學問。孫思邈說:“夫脈者,醫之大業也,既不深究其道,何以為醫者哉!”(《備急千金要方》)對于脈診這樣一個重要的內容,在5年中醫大學教育中,只占了區區20個課時,而且授者多不懂脈診,講課往往是一帶而過。造成學生在臨證時指下茫然,只好據問診而來的征象,以成方經驗為用,這就叫本末倒置,所以治愈率不高。清代毛祥麟說:“切脈辨證立方,為醫家三要,而脈尤重,蓋脈既明,自能辨證,而投藥不難也。”(《對山醫話》)吳鞠通也說:“四診之法,惟脈最難,亦惟脈最為可憑也。”(《增訂醫醫病書》)強調脈診的重要性。所以《內經》的162篇里,討論脈象的就有30余篇,《難經》的八十一難,前二十難說的也是脈診。老百姓找中醫看病,俗呼為“看脈”,意思是“看脈”二字可以代表整個診病過程與醫生的學識技術高低,這說明一個好中醫必然精于脈診。上從《內經》、《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入手,下從歷代脈書與名醫醫案中搜求研究,并一點一滴加以驗證,才掌握了“平脈辨證”這一中醫看病的“訣竅”而成為臨床大家。前年夏天,在省城某醫院應邀診治一個住院病人,男,36歲,高燒(38~39度)20日不退,經省城各大醫院專家會診,打針輸液均不見效,從外表來看,最大的特點是怕冷,雖在夏季的三伏天,仍然穿著羽絨服,十分虛弱,連說話的勁兒也沒有,但診其脈卻浮數而濡,沉取也有力,看其舌苔白厚似一層面粉,但舌苔中心色黃,據脈診判斷其為暑濕之熱過重、外形寒而內大熱的暑濕證,遂開方用生石膏150g,滑石粉60g,佐以黨參30g,知母30g,連翹20g,苡米30g,佩蘭10g,蒼術15g,香薷15g,甘草10g,這個方子總的意思是清熱利濕、芳香化濁、扶正祛邪,令其4小時服1次藥,服藥兩劑燒退病愈,神清氣爽,出院回家。此案若僅從望診問診,見其如此惡寒,很容易判斷成風寒感冒,那就大錯特錯。+ O# F6 q7 S' G/ ?6 i" X
        還曾治過一個50多歲的婦女,患子宮大出血,弄得屋里地下都是血,觀其面色蒼白,語言無力,脈微弱,病勢垂危,急令其用1枝高麗參切小塊開水一次送服,很快就不出血了。還有一個年輕女醫生來了月經20多天一直止不住,兼有脫肛,脈細弱,令其服一小塊人參,約指頭大,很快經血就止住了,后來又服了半枝人參,身體也好了。書上并沒有說人參有止血作用,但以上兩例從脈診來判斷,均屬氣虛,用人參補氣就能止住血,因氣是血之帥。用人參必需掌握其脈是沉細弱,倘是浮或數均不能用,那等于火上加油,兩寸沉弱也能用。但關尺很大就不能用,那就會把肝火引上來,只能加重病情。六脈沉細最好用,當然如有口干現象,最好配上天冬、生地,叫做天地人“三才湯”,用來治療氣陰不足。還有一個怪病,是一個中年婦女,平時她跟好人一樣,只是不能上樓或上坡,上則眩暈倒仆,十分駭人。多方醫治無效,住省某大醫院治療近1年。CT、B超等各種儀器也檢查不出病來,作心臟病試治之,根本無效,院方以“不知何病”相辭,只好出院回家靜養。當時黃師診見其寸脈大而兼實,關尺則沉遲細小,斷為氣血郁停上焦、難于周流中下兩焦所致。上樓上坡,則郁血上奔,沖激腦部,故眩暈仆倒;走平路則無激動,故安然無恙;下樓、下坡,則氣血下注,故亦平安。遂治之以懷牛膝、代赫石等引血下行之藥,兩劑即痊愈,結束2年之休養,隨即上班。! Q5 D" y  ^4 n1 W% f1 N8 g; s
    五。據脈以斷定生死,真可以說得上是“其言有征”的。看生死的脈,主要是看兩尺;左尺腎水,右尺腎火。若尺部無脈(男右女左),必死。這是我的老師傳授給我的。可以征驗。有這樣的脈,即使言行、舉動、起居如平常人,也是必死無疑。試舉一個病例:有一個女病人,第一次患病接我出診。她的丈夫抱她由房出廳,半途暈倒在地,蘇醒后,扶持到廳上,當時病情嚴重,但左尺有脈,我說無礙,終于醫治好了。后來第二次患病,病勢較輕,坐在廳上言笑自若;但是左尺卻沒有脈,我判斷她必死。結果,遲半日后,即告死亡。這是看死脈的診法的一種,在這之外,還可以看脈象的彼此相生相克,以定生死。比如肺癆久咳病人,出現數脈,甚至實大洪盛的,必死;因為洪數屬于火脈,火克金,所以它不宜出現于肺癆久咳病人的脈象中。其他各臟的病的生死脈,都是像這樣的。都可以用這樣的方法來計算它。
    $ j' c: Y8 j( z! X" R- }( M       還有思春的脈象,表現在左關的特別弦旺上;這種弦脈,上貫寸,下貫尺。若發現如此形狀的脈波,則絕不能使用辛溫的藥劑;誤用辛溫,必發癲狂。故有此脈象,不論男女老少,都應該給予滋水平肝的療法。
    + h& R' I; n6 @" T" W4 x: k; T+ _9 }       脈學的理論全部來源于《內經》、《難經》《脈經》,雖是集大成之作,但我們只能得到“知其然也”的信息,即“什么脈主什么病”,無法“受人以漁”。通過長期的訓練,如果你掌握了診脈的原理就不會懷疑,而且學習脈診還很快。舉幾個例子:
    7 D+ X, W, x: x" v" @       一病人,左關浮取弦兼有滑象,右寸近手腕凹陷處洪大而有結象,我告訴他,你憂愁且做事猶豫不決,出現胸悶癥狀,患者詫異:“你怎么知道?”我告訴他,中醫認為,左關主肝膽,膽主決斷,決斷不利則膽氣不降,少陽膽氣不降則浮弦,就久慮不決則有弦滑象,右寸近手腕凹陷處洪大而有結象主憂愁,乃氣海壅塞之象,今你左關浮取出現弦而不柔之象,定是思而不決之義;又右寸主肺,肺志在憂,今見你氣海一派氣機郁結之象,結合膽脈,可知定是發愁所致,而且少陽不利,兼有微滑之象,必出現胸悶。于是,治療當然是和解少陽,溫膽湯加減,囑其主動減少思慮。病人笑稱我是“半仙”,其實,我所應用的東西,沒有一點跑出《內經》、《難經》。2 T5 T+ m9 X4 ?5 T! Q1 \1 }7 _
           一女病人,右寸關浮取細澀略帶緊象,直接問病人:“你胳膊痛嗎?”患者立刻笑說:就是左胳膊痛,近來有嚴重之勢。原因在于:右寸關浮取皆主手陽明,足陽明,今只見到二經細澀緊可知病在上焦,在經。上焦手陽明走行循上臂,故問其故。脈行與經脈走行是分不開的,怎能不科學?& m3 @9 c7 N" Z3 Q5 z+ N3 u
           記得在非典剛剛結束之時,碰上一個女病人發燒四個月40℃以上,患者輾轉求治,醫院出院未有結論,只是給其四片強的松來壓制高熱。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