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c4fji"></tt>

    注冊找回密碼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國學復興網 門戶 查看主題

    中國古代文學要籍簡介(四):文言小說集

    發布者: 國學 | 發布時間: 2011-10-9 20:44| 查看數: 17538| 評論數: 8|帖子模式

    1、《山海經》( A2 r6 q6 n2 ^: f- v
      《山海經》是先秦古籍,是一部富于神話傳說的最古老的地理書。它主要記述古代地理、物產、神話、巫術、宗教等,也包括古史、醫藥、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內容。除此之外,《山海經》還以流水帳方式記載了一些奇怪的事件,對這些事件至今仍然存在較大的爭論。最有代表性的神話寓言故事有,夸父逐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鯀禹治水等。具體成書年代及作者不詳。: y9 Q! \# s3 w: }, ^' |
      全書現存18篇,據說原共22篇約31000字。共藏山經5篇、海外經4篇、海內經5篇、大荒經4篇。(《漢書·藝文志》作13篇,未把大荒經和海內經計算在內)。《山經》主要記載山川地理,動植物和礦物等的分布情況;《海經》中的《海外經》主要記載海外各國的奇異風貌;《海內經》主要記載海內的神奇事物;《荒經》主要記載了與黃帝、女媧和大禹等有關的許多重要神話資料。該書按照地區不按時間把這些事物一一記錄。所記事物大部分由南開始,然后向西,在向北,最后到達大陸(九州)中部。由于該書成書年代久遠,連司馬遷寫《史記》時也認為:“至《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對古代歷史、地理、文化、中外交通、民俗、神話等研究,均有價值參考。歷代學者一直把《山海經》作史書看待,是中國各代史家的必備參考書,
    # R5 `/ {: j1 i  今有:《山海經集解》王心湛集解,廣益書局1936年版;袁珂《山海經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巴蜀書社1993年版;袁珂《山海經校譯》,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山海經》周明初校注,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版;上海辭書出版社2003年版;《古本山海經圖說》馬昌儀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1;《山海經插圖全譯》九州出版社2001;中國文史出版社1999;《山海經箋疏》[清]郝懿行,巴蜀書社1985年版;《山海經》(晉)郭璞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
    5 j( y$ R( N+ l: U  q# Z7 T, ]6 f0 ?8 V2、《穆天子傳》
    + ]2 N% u- ?7 ~* ^6 F  先秦歷史神話典籍,別名《盛姬錄》,又名《周王傳》﹑《周穆王游行記》,為晉咸寧五年(279)汲縣民盜掘魏襄王墓所得竹書之一,雖有人疑為偽書﹐但一般認為它是周穆王至魏襄王間的傳聞記錄。西晉初年(太康二年),在今河南汲縣發現一座戰國時期魏國墓葬,出土一大批竹簡,均為重要文化典籍,通稱“汲冢竹書”,其中有《穆天子傳》﹑《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后合并為至今流傳的《穆天子傳》。由荀勖校訂全書六卷。
    % O7 t( A% W2 [9 X8 S  《穆天子傳》記述周穆王姬滿西游事跡而帶有虛構成分的傳記作品。周穆王西游是我國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旅行探險活動,周穆王也是我國最早的旅行家,《穆天子傳》則是我國最早的游記。全書共6卷。前5卷記周穆王駕八駿馬西征之事,后1卷記穆王美人盛姬卒于途中而返葬事。
    . {; Z' x# E% l/ ^! j  《穆天子傳》前4卷記述姬滿率領七萃之士﹐駕上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驊騮﹑綠耳等駿馬,由造父趕車,伯夭作向導,從宗周出發,越過漳水,經由河宗﹑陽紆之山﹑群玉山等地,西至于西王母之邦,和西王母宴飲酬酢。實際的路線即是自西安北上,抵包頭,過賀蘭山,穿鄂爾圖期沙漠,經涼州至天山東麓的巴里坤湖,又走天山南路,到新疆和田河、葉爾羌河一帶。又北行1000余公里,到“飛鳥之所解羽”的“西北大曠原”,即中亞地區。回國時走天山北路。這是我國東西陸路交通史上的大事,是我國旅游的開拓者。5、6兩卷,則敘述姬滿兩次向東的旅游經歷。穆天子西游時,與沿途各民族進行頻繁的物資交流,如:珠澤人“獻白玉石……食馬三百,牛羊二千”。穆天子賜“黃金環三五,朱帶貝飾三十,工布之四”等。從這些記載中,可以看到當時物資交換的規模、方式、品種。《穆天子傳》所提供的材料,除去神話傳說和夸張的成份,有助于了解古代各族分布、遷徙的歷史和他們之間的友好交往,及先秦時期中西交通徑路以及文化交流的情況。它說明遠在漢武帝劉徹派張騫通西域以前,中國內地和中亞之間就已有個人和團體的交往接觸。這一點已有不少考古材料可資證明。《穆天子傳》在文字上可能有些夸張,有些神話傳說的內容雜入,但基本事實是應該肯定的。周穆王西游在《春秋左氏傳》、《竹書紀年》、《史記》中均有記載。它對豐富人們的西北地理知識,拓展人們的視野空間,起到了重要作用,對中國地理學的發展有較大影響。- k. @- m' V: K
      晉人郭璞為該書作注。清檀萃有《穆天子傳注疏》,其后有洪頤煊校正本,繼洪氏而作者有翟云升之《覆校穆天子傳》。
    - \9 J% c8 ]% E, u  今有:《穆天子傳》文淵閣四庫全書本,臺灣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版;《穆天子傳》黃丕烈校,中國文史出版社1999年版;《山海經穆天子傳》岳麓書社1992年版;《穆天子傳奇》嚴優等編著,黑龍江人民出版1988年版。另有丁謙《穆天子傳地理考證》﹑顧實《穆天子傳西征講疏》等研究類專著。
    7 y# f. r/ t- \0 x" c' b3、《神異經》+ \& H6 h1 C: P" F4 v
      中國古代志怪小說集,一卷,舊本題漢東方朔撰。所載皆荒外之言,怪誕不經。共四十七條。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已極斥此書,辨東方朔撰、張茂先傳之偽。《神異經》辭采縟麗,格近齊、梁,當是六朝文人所依托。4 O/ l0 B8 |% S
      全書共四十七條。分東荒經、東南荒經、南荒經、西南荒經、西荒經、西北荒經、北荒經、東北荒經、中荒經等九章,顯然是模仿《山海經》的。與《山海經》不同是“然略于山川道里而詳于異物”(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文字也不象《山海經》那樣古樸。書中保存了不少神話傳說,尤其是關于東王公、窮奇、昆侖天柱、扶桑山玉雞等的記載,更是珍貴的神話資料。
    % R) O8 g8 F  k+ E8 v7 r  其版本主要有《漢魏叢書》本、《格致叢書》本、《龍威秘書》本、《說郛》本等數種。: Q! m, Q1 d+ z( s; j
      今有《神異經》,文淵閣四庫全書本,臺灣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版;《穆天子傳·神異經·十洲記·博物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神異經》中國文史出版社1999年版。8 Y0 g6 c  X: _" K/ W9 z
    4、《說苑》) U$ u7 Q. S3 d6 u: K+ E
      先秦至漢初有關史事和傳說分類輯編,西漢劉向撰。劉向(約前77—前6)原名更生,字子政,沛縣(今屬江蘇)人。楚王元劉交四世孫。宣帝時為諫大夫,元帝時任宗正。因反對宦官弘恭、石顯下獄,釋放后成帝即位后得進用,任光祿大夫,改名為“向”,官至中壘校尉。曾奉命領校秘書,所撰《別錄》,為我國目錄學之祖。治《春秋谷梁傳》。據《漢書·藝文志》載,劉向有辭賦33篇,今僅存《九嘆》一篇。今存《新序》、《說苑》、《列女傳》等書。原有集,已佚,明人輯為《劉中壘集》。
    $ ~: A/ P: W# P- o7 H5 F: V& h' t  劉向是西漢經學家,文學家,目錄學家,曾領校秘書,《說苑》就是他校書時根據皇家藏書和民間圖籍,分類纂輯的先秦至漢初有關史事和傳說。由于取材廣泛,書中采獲了大量的歷史資料,所以,給人們探討歷史提供了許多便利之處。書中記載的史事,有的可與現存典籍互相印證;有的記事與《史記》、《左傳》、《國語》、《戰國策》、《荀子》、《韓非子》、《管子》、《晏子春秋》、《呂氏春秋》、《淮南子》等書相出入,對考尋歷史者足資參考。有些古籍已經散佚,但《說苑》中卻保存一二,吉光片羽,尤為可貴。如《君道篇》載師曠言云:“人君之道,清凈無為,務在博愛,趨在任賢,廣開耳目,以察萬方,不固溺于流欲,不拘系于左右,廓然遠見,踔然獨立,屢省考績,以臨臣下。此人君之操也。”《漢書·藝文志》小說家類有《師曠》六篇,早已散佚,師曠的這段議論,疑即出自《師曠》六篇。此類例子,還可找到不少。《說苑》是一部富有文學意味的重要文獻,內容多哲理深刻的格言警句,敘事意蘊諷喻,故事性頗強,又以對話體為主,《說苑》除卷十六《談叢》外,各卷的多數篇目都是獨立成篇的小故事,有故事情節,有人物對話,文字簡潔生動,清新雋永,有較高的文學欣賞價值,對魏晉乃至明清的筆記小說也有一定的影響。
    2 }5 E: k! l" e  今有:趙善詒《說苑疏證》,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向宗魯校點《說苑校證》中華書局1987年版;王瑛王天海譯注《說苑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程翔譯注《說苑譯注》,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5 J; Z8 ~: U- U4 U* U. y! f5、《新序》
    ( Q+ G  R$ z0 A$ X2 b7 V5 ?0 v7 B  西漢一部以諷諫為政治目的的歷史故事類編,劉向編撰。劉向簡介見《說苑》。, k) j* z( N  A
      《新序》是現存劉向所編撰的最早的一部作品。該書的絕大部分條目都是對早期哲學或歷史著作中的材料摘錄后加以轉述或直接照抄而成。這些著作主要是《呂氏春秋》、《韓詩外傳》、《史記》、《戰國策》以及《春秋三傳》、《莊子》、《荀子》。盡管《新序》中的許多故事采自諸子史傳,但就其材料取舍、思想內容來看,無疑體現了劉向本人的社會政治思想。這主要可以歸納為德治仁政思想、賢人治國思想、民本思想、從善納諫思想諸方面。《新序》通行本共有166個條目,分為10卷。人們還從其他資料中收集到59個條目的佚文。書中大多數歷史故事集中在春秋時期,最后一卷(卷10)完全是漢代的故事。書中前5卷冠以“雜事”之名。其他各卷中,有的諷刺統治者的荒淫奢侈(卷六),有的贊揚大臣的全節和忠誠(卷七),有的贊揚義勇之士(卷八),有的講述大臣的善謀(卷九和卷十)。該書的思想基礎是儒家學說,書中尤其強調統治者必須為人正直,要多聽民眾意見和留心賢能和有德之士的建議
    7 K. I9 x. l" h( D  o- ?: l3 @  《新序》中的許多章節故事完整,情節曲折生動,人物形象豐富多彩、特色鮮明,特別是有了虛構的成分。這說明,《新序》已經具備了小說的某些因素。
    . C8 l/ D4 P: ~- u  《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皆著錄此書為30卷。到了北宋,僅存10卷,曾鞏(1019-1083)把這些殘存之文加以編輯,形成了通行的10卷本。此本刻于南宋高宗朝。曾經錢謙益、季振宜、徐乾學、黃丕烈、汪士鐘、楊以增、周叔弢等藏書大家遞藏。今藏國家圖書館。5 n' K2 k0 {; f8 o+ g
      今有:《新序·說苑》莊適點校,商務印書館1929年版;趙仲邑《新序詳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新序》臺灣商務印書館1980年版;《新序全譯》李華年譯注,貴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S! _: [6 P0 Z8 B& o
    6、《吳越春秋》
    # q* p7 ?) z2 n% \& P  東漢趙曄撰,是一部記述春秋時期吳、越兩國史事為主的史學著作。趙曄,字長君,會稽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大致生活于東漢明帝、章帝時。早年為縣吏,奉檄迎督郵,恥于斯役,棄官去犍為郡資中(今四川資陽)拜經學大師杜撫為師,學習“韓詩”。一去20年,音訊全無,家人誤認為他已亡,為之發喪制服。杜撫去世,曄經營葬之,歸鄉。州官召補從事,不就。后舉有道。回鄉后,閉門著述,直至老死,寫就《詩細》、《歷神淵》和《吳越春秋》,后蔡邕到會稽,讀其《詩細》、《歷神淵》,拍案叫絕,以為優于《論衡》,既還京師,廣傳《詩細》,學者咸誦習之。惜此書已佚。
    9 V5 D% q. M$ ^9 l% F$ S3 {" m; r  該書今存十卷,前五篇述吳事,稱內傳,計有《吳太伯傳》、《吳王壽夢傳》、《王僚使公子光傳》、《闔閭內傳》、《夫差內傳》,記載了從太伯立國到夫差亡國;后五篇述越事,稱外傳,計有《越王無余外傳》、《勾踐入臣外傳》、《勾踐歸國外傳》、《勾踐陰謀外傳》、《勾踐伐吳外傳》,記載了從大禹治水到勾踐稱霸后傳八世失國。其中,于越王勾踐謀吳事記載尤詳,幾乎占了全書一半的篇幅。《吳越春秋》大量取材于《左傳》、《國語》、《史記》、《越絕書》等史籍,但不拘泥于史實,加入一定的虛擬夸張成分,同時又采摭摻入了不少逸聞傳說,所記吳越史事遠較他書為詳,是研究吳越歷史和吳越文化的重要文獻。但其中多渲染神異怪誕,多載小說家言,如越女試劍、老人化猿、公孫圣三呼三應之類,常為后世史家詬病。有人認為,就其記載的內容與風格而言,《吳越春秋》實是一部介于史家與小說家之間的作品,是后代歷史演義小說的濫觴。該書敘事注重情節描寫,人物刻畫鮮明生動,在我國的史學史與文學史上都具有較高的地位。
    1 |- u, I2 Q. y7 V1 Q  《隋書·經籍志》和新舊《唐書·經籍志》均著錄為十二卷,但到《宋史·藝文志》中只著錄為十卷。今存十卷,有宋人徐天祜音注,四部備要本。6 O. h/ [& b2 {& p; x( a$ @
      今有:《吳越春秋》,江蘇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張覺校注《吳越春秋校注》,岳麓書社2006年版;《吳越春秋·國語》,劉彬主編.,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吳越春秋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6 l" ]' Q" `* \% P7、《越絕書》7 l7 J) {; p& R' v" W# {
      《越絕書》是記載我國早期吳越歷史、地理的重要典籍。在《越絕書》的成書年代、作者、卷數、書名、篇名等問題上,存在著許多不同的看法:成書年代有春秋說、戰國說、戰國―西漢―東漢說、戰國―東漢說、東漢初年說、東漢末年說、東漢初年―東漢末年說、西晉說;關于作者有子貢撰說、子胥撰說、袁康撰說、袁康、吳平合撰說、袁康撰吳平修訂說、袁康、吳平輯錄說;關于卷數,有十五卷說、十六卷說;關于書名,有《越絕書》原稱《越絕》說、《越絕書》原稱《越絕記》說、《越絕記》非《越絕書》說;關于篇名,有吳太伯與兵法篇亡佚說、今本吳地傳即古本吳太伯篇說、伍子胥水戰兵法內經即古本兵法篇說、今本陳成恒非古本陳恒篇說等等。袁康,會稽(今紹興)人。東漢初期史學家,約東漢初建武中(公元40年)前后在世,生卒年、生平事跡無考。吳平,字君高,東漢會稽人,王充的同鄉,方志學家、史學家。
    ' z  W$ ?* s5 i. G! a+ H+ R6 F  《越絕書》,被東漢著名學者王充譽為當時五大名著之一。書名曰“絕”,舊有“斷滅”等說,今人考證,當為上古越語“記錄”的譯音,是越國史記的專名。《越絕書》內容極其廣泛豐富,詳細記載吳越交戰、越王句踐生聚教訓,最后興越滅吳,逐鹿中原的經過,內容涉及兵法、權謀、術教等,被有些學者稱為“復仇之書”。還記載了許多有關季節變化、農田水利、土地利用、糧食豐歉等內容,因此被不少學者視為一本發展生產、經世致用之書。書中《吳地傳》與《地傳》兩篇,詳細記述了吳越兩國的山川、地理、物產等,因此被有些學者尊為中國地方志之鼻祖。《越絕書》不僅是浙江最早的地方志,也是國內現存最古的地方志。此書還保存了先秦時期許多珍貴的思想史資料,有些記述,則可與其他典籍文獻互為發明,彼此印證,因而向為學者所重視。在現代社會科學的研究過程中,曾有不少人,從不同角度、在不同程度上利用《越絕書》,來考察中國古代史、中國文學史、中國民族史、漢語語言學史、中國歷史地理中的一些具體問題,并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
      o" I( I1 [/ K8 Z3 _  歷代的抄本、刻本有翻元本(越絕書十五卷江安傅氏雙鑒樓藏明雙栢堂刊本雙柏堂本)、張佳胤本、陳塏刊本、古今逸史本、四庫全書本等版本本。 研究成果有清人的二種,一為俞樾越絕書札記曲園雜纂,一為錢培名所作,刻入小萬卷樓叢書。
    ! w' E% K. a$ j. K6 Y1 z  今有:《越絕書》十五卷,四部備要本;張宗祥《越絕書校注》商務印書館1956年版;樂祖謀《越絕書點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越絕書》吳平編吳慶峰點校,《二十五別史》中一種,齊魯書社2000年版。+ R$ I4 T+ c' C$ c5 L6 D
    8、《笑林》
    : C. u9 n6 H1 X: ~* `! G0 |  三國魏邯鄲淳撰,邯鄲淳(約132—221),又名竺,字子叔,又字子禮,東漢時潁川陽翟(今禹州市)人,因著有《笑林》三卷、《藝經》一卷而著名,被稱為“笑林始祖。”淳自小有才名,博學多藝,善寫文章,遐邇知名。漢獻帝初平年間,從三輔客游荊州。建安十三年,荊州內附,歸曹操。文帝黃初初年曾任博士給事中職,曾作《投壺賦》上奏文帝,講述仁義禮儀和恩威相兼的君臣之道。邯鄲淳寫過一篇《曹娥碑》被蔡邕贊為“絕妙好辭”。
    3 h3 B7 o% A1 z" n  G' m1 I  邯鄲淳留名后世并非因其政績或上述文章,主要在于他不經意的閑逸文作——《笑林》和《藝經》。前者講述了當時的許多笑話、噱頭、善喻、譏諷、幽默趣事,后者記載當時流行的投壺、米夾、擲磚、馬射、彈棋、棋局、食籟等諸般游藝項目,成為中國最早的笑話和雜耍專著。《笑林》,三卷。所記都是俳諧的故事,是我國古代最早的笑話專書。原書已佚,今存二十余則。從留存至今的各則看,多為嘲諷愚庸之作,如今天人們熟知的以螳螂捕蟬之葉自障來竊物的故事。
    3 {9 a! I# A7 M/ j$ _) Y( n2 Z$ K  《笑林》不僅因為其諷刺手法為后來的諷刺小品、小說、喜劇等文學體裁提供了借鑒,在寫法上,《笑林》比較注重紀實,善于通過人物的生活片斷、片言只語,以白描手法、簡煉筆墨寫出其性格特征等,為后來的志人小說所廣泛運用,如通過客觀敘述和描寫來顯示愛憎而不直接說出手法同《儒林外辦》“無一貶詞,而情偽畢露”的手法就非常相似。其中一些結構較為完整、有一定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的篇章實際上已跨入粗陳梗概的小說作品之列,成為《世說新語》等六朝小說的先驅。
      k+ u  T$ k$ m  a4 S  《隋書·經籍志》和新舊《唐書》皆著錄《笑林》三卷,宋代著錄由三卷擴為十卷。后佚,今僅存二十余則,散見于《太平御覽》、《太平廣記》等類書中,有清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 k7 Y. ?. s1 m
      今有: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古今說部叢書》、上海文藝出版社1990年影印本;《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列異傳》五種,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史仲文編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
    " s! p+ ^+ ~  J5 d$ C9、《列異傳》
    * {5 n9 D) L3 j  B4 L! ^  《隋書·經籍志》記載作者為魏文帝曹丕,但文中記載了正始、甘露年間事,時間均在文帝以后,因此,宋人的新舊《唐書》均改為張華撰,但無佐證。清代姚振宗解釋為魏文帝作,張華續,此說解決了時間上的矛盾,但也沒有佐證。這本書的內容,南朝劉宋裴松之《三國志》,后魏酈道元《水經注》皆有征引,因此,書出魏晉人之手是可信的。曹丕簡介見《中國古代文學要籍簡介(二)詩文別集》“魏文帝集”。張華簡介見《博物志》。# o3 j5 p4 `" i0 R- |
      《列異傳》記述上至皇帝下到甘露(高貴鄉公曹髦)年間的事,其內容正如魯迅所說:“皆張皇鬼神,稱道靈異,”記述的都是神仙鬼怪故事。書中寫得最多的是鼓吹神仙和道術:魯少千能憑道術治蛇妖;費長房能降神、使神、縮地脈;道人能使活人與死人相見;神仙能令死人復生等。其次是精怪變化、作祟故事:如金銀為妖害人,獲草作鼠為妖,狐貍精、鯉魚精、蛇精害人等。第三是宣揚死后有靈、陰曹地府等人鬼交往故事:《公孫達》中,公孫達死后通過兒子的嘴與家人對話;高士鮑宣積德行善,死后顯靈,使得鮑宣一家三代高官厚祿;蔣濟亡兒在陰曹地府托夢父母,謀求美差。第四是民間故事,這類在《列異傳》中最有價值,如人們熟悉《三王冢》、《韓憑夫婦》、《望夫石》等,皆為后世志怪小說所采用。其它幾類也有一些出色篇章,如人鬼交往中的《宋定伯》,寫宋定伯的捉鬼賣鬼,顯示人類的智慧和勇氣,古代著名的不怕鬼故事。《談生》是一則美麗的人鬼婚戀故事也是同類故事中的發軔之作,對后代影響很大。$ Z/ h' J, m# P, e% l0 l/ T6 X
      今有: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鄭學弢校注《列異傳》五種,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 y3 ^3 v. W1 c8 A+ L
    10、《博物志》+ d5 p* j& O% o9 E
      西晉志怪小說集。西晉張華撰。張華(232~300)文學家。字茂先,范陽方城(今河北固安縣)人。少孤貧,曾以牧羊為生。《晉書·張華傳》說他“學業優博,辭藻溫麗,朗贍多通,圖緯方伎之書,莫不詳覽”。他曾著《鷦鷯賦》以自喻。魏末,被薦為太常博士。晉武帝時,因力主伐吳有功,歷任要職。惠帝時,被趙王司馬倫和孫秀殺害。《隋書·經籍志》錄《張華集》10卷,已佚。明張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輯存《張茂先集》,有今人范寧校本。
    6 G& L1 y( V2 S4 ]3 T8 o' |+ N  《博物志》分類記載異境奇物﹑古代瑣聞雜事及神仙方術等。內容多取材於古籍﹐包羅很雜﹐有山川地理的知識﹐有歷史人物的傳說﹐有奇異的草木魚蟲﹑飛禽走獸的描述﹐也有怪誕不經的神仙方技的故事﹐其中還保存了不少古代神話材料。如所記八月有人浮槎至天河見織女的傳聞﹐是有關牛郎織女神話故事的原始資料。它為我國第一部博物學著作,也是繼《山海經》后,我國又一部包羅萬象的奇書,填補了我國自古無博物類書籍的空白。  @8 F+ x) c2 l8 M! v
      據東晉王嘉《拾遺記》稱。此書原400卷,晉武帝令張華刪訂為10卷。《隋書·經籍志》雜家類著錄《博物志》即為10卷。因原書已佚,故今本《博物志》由后人搜輯而成。此書有兩種版本:一種是常見的通行本,收在《廣漢魏叢書》、《古今逸史》、《稗海》等叢書中,于十卷中又分三十九目;另一種是黃丕烈刊《土禮居叢書》本,亦作十卷,不分目,次第也和通行本協調,據黃氏說此本系汲古閣影抄宋連江氏刻本,收在《指海》、《龍溪》、《博舍叢書》中,內容與前二書完全相同。
    - E9 u2 L) t8 k/ {% I: k  今有:《博物志校證》范寧校政,中華書局1980年版,較為詳實;《博物志》張恩富譯,重慶出版社2007年版;祝鴻杰《博物志新譯》上海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

    最新評論

    國學 發表于 2011-10-9 20:44:40
    11、《燕丹子》
    . p& Z, r. S; O3 ^  ?6 X1 L  歷史(《校讎通義·漢志·諸子》)小說。作者不詳。成書年代有的說是先秦(魯迅),有的說是秦漢人所作(《校讎通義·漢志·諸子》),有的說是作于東漢應劭、王充之后,唐以前(胡應麟)。一般認為至遲在漢末就以寫定,最后定稿者當是漢代人。
    ) n1 f2 e9 K9 t) n' c0 ^  《燕丹子》主要描述有名的荊軻刺秦王故事。是較有感染力的早期歷史小說。整個故事首尾完整,圍繞燕丹子受辱于秦王,設法歸燕,虛己下士,終于求得壯士荊軻。然后是易水送別,荊軻入秦,謀刺秦王。終因輕敵而功虧一簣。全文有重點、有起伏,敘述頗為曲折生動。全文圍繞謀歸、求賢、刺秦三個重點來寫,不枝不蔓,脈絡清楚。其次是塑造了兩個光輝動人的藝術形象:一個是虛己禮賢的燕丹子;一個是重然諾、輕生死/有謀略的壯士荊軻。小說還注重細節描寫如“易水送別”的悲壯場面和荊軻高歌,千載以下,猶存其音容笑貌。
    9 l0 I7 P- U0 V  《燕丹子》《隋書·經籍志》中始著錄,作一卷。其書明初猶存,永樂后亡佚。清乾隆時,四庫館臣于《永樂大典》中發現《燕丹子》上、中、下三篇,輯出成書。此書除《平津館叢書》本外,尚有《岱南閣叢書》本、《叢書集成初編》本。' p6 K+ E8 S! b' y( w% B1 x
      今有:《西京雜記·燕丹子》程毅中校點,中華書局1985年版;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史仲文編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
    # g* @7 ~- N# |0 x. r$ S$ y12、《武帝故事》; s. T0 J  u7 q
      《漢武故事》,又名《漢武帝故事》,其作者,前人有漢班固、晉葛洪、南齊王儉諸說。然皆無確鑿證據。今人劉文忠綜合前說,又據書中反映的社會現象,推論當為建安前后人,較為合理。
    - r5 Z) N& v! }7 ]" q, W8 n  在托名漢代人作的小說中,以漢武帝為素材者最多,《漢武故事》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部。此書記載漢武帝一生的逸聞軼事。始自其母夢日入懷,其父夢高祖賜名,迄于死葬茂陵以及顯靈諸事。其中人物為真幻交織,如陳皇后、東方朔、霍去病、鉤弋夫人等為歷史中實有其人;但像西王母、東郡短人等則為虛構。其中虛構的神仙詭異故事占多,也是描述的最生動傳神部分。如王母下降宮中和武帝見鉤弋夫人兩段,描寫細致秾麗,富有生活氣息,雖為怪異,卻富有濃郁的人情味。語言簡雅,某些細節,如王母見武帝吃桃武留核一段及其議論,頗能傳神。一些描述實際生活中的軼聞,也簡潔生動,如武帝夜宿長亭逆旅一段就是如此。
    2 p& p% r4 b9 i* r; [3 w  此書首見于西晉葛洪的《西京雜記跋》,稱《漢武故事》二卷。《隋書·經籍志》載此書二卷,諸家著錄并同。錢曾《讀書敏求記》亦尚作二卷,稱所藏凡二本,一是錫山秦汝操繡石書堂本,一是陳文燭晦伯家本。兩本今皆未見,現本為明吳琯《古今逸史》所刻,并為一卷,僅78頁。蓋已經刊削,又非兩家之本。今《古今說海》、《古今逸史》、《說郛》等均收有本書。魯迅的《古小說鉤沉》中“漢武故事”從《初學記》、《藝文類聚》、《太平御覽》等多種類書及有關正史中輯得53條,詳加校勘,并著校記,是目前最完備的本子,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漢武故事》,四庫全書版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9 }# g: K. j- z" D13、《漢武帝內傳》
    # G( F! y# \! E3 B  又作《漢武內傳》、《漢武帝傳》,共一卷。《漢武帝內傳》一卷,舊本題漢班固撰。《隋志》著錄二卷,不注撰人,《宋志》亦注曰不知作者。明清人有云為漢班固或晉葛洪撰者,皆無確據,實為后人偽托。《四庫全書總目》云當為魏晉間士人所為,《守山閣叢書》集輯者清錢熙祚推測是東晉后文士造作,二說大致不差。
      t1 G8 a, ^5 q& j3 a% d  本書系承《漢武故事》、《洞冥記》、《十洲記》而來,又加以敷衍增飾。如西王母下降會武帝之事,取自《漢武故事》,但比起《漢武故事》中的簡雅敘事,本書則大事鋪敘,情節繁復,極盡渲染鋪之能事。《漢武故事》中不足四百字的內容亦自漢武帝出生時寫起,直至死后殯葬。其中略于軍政大事,而詳于求仙問道。因道教意味濃郁,被收入《道藏》。其文字亦錯采縟麗,運用了漢賦排偶夸張的手法,雖具有較強的文學性但有失繁縟。
    8 l& n3 N/ n& _  《廣漢魏叢書》、《說郛》、《粵雅堂叢書》等多種叢書皆收有《漢武內傳》。清金山人錢熙祚刻《守山閣叢書》時,以《道藏》本、《太平廣記》、《類說》等對本書作了校勘,并有校記,較為完善。- K( P! ]% ]6 s, T
      今有:《漢武內傳》,浙江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以《守山閣叢書》本為底本,進行分段、校點;《漢武內傳》,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漢武內傳》,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2009年版。
    / R! o4 p1 m' k0 d14、《拾遺記》
    6 p% g; k* |- W- C  志怪小說集,又名《拾遺錄》﹑《王子年拾遺記》,東晉王嘉撰。作者,字子年,隴西安陽(今甘肅秦安縣境)人。生活年代與前秦主苻堅、后秦主姚萇同時。據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考證,卒年約在公元390年。他是東晉時代著名的志怪小說家,也是最早寫小說的作家之一。王嘉是一位方士,起初,隱居東陽谷(在今甘肅秦安縣境),有弟子數百人。后來,因避戰亂,遷隱于終南山。眾徒尋跡而至,他又遷隱于倒獸山。同名士釋道安相熟。他生活在前秦政權下,苻堅累次要他出來做官,他不愿意;公元384年冬才勉強入長安,居于宮中外殿,以應問詢。姚萇入長安,亦“逼以自隨,每事咨之”。王嘉從觀察和分析中得出政局前途的推斷,雖然常以讖語形式出現,往往頗有道理。姚萇死后,其子姚興(字子略)殺掉苻登,王嘉亦被害。王嘉的主要作品有《牽三歌》和志怪小說《拾遺記》。
    * L7 @/ n+ I- N3 a0 Z5 J: I  《拾遺記》原書19卷,220篇,由于苻秦之際的戰亂,典章散失。南朝梁代的蕭綺綴拾成文,合為一部,改編為10卷,今行于世。前9卷記載了自上古庖犧氏、神農氏至東晉各代的奇聞軼事。其中上古部分保存了不少神話傳說。第10卷是記昆侖、蓬萊等9座仙山。《拾遺記》的內容重在宣傳神仙方術,多荒誕不經。但其中某些幻想表現出豐富的想象力。其中的一些篇段故事情節、人物描寫等方面都較為完善,初具短篇小說規模。文字綺麗,所述之事類皆情節曲折,辭采可觀。后人多引為故實。如劉向校書于天祿閣,夜有老人燃藜授學;賈逵年5歲,隔籬聞鄰人讀書后遂能暗誦六經等故事常為后人稱引。
    # @! V( `+ U- C, i  《拾遺記》共10卷。現存最早的刻本是明嘉靖十三年(1534)世德堂翻宋本。另有《稗海》本,中華書局古小說叢刊本等。其中齊治平校注《拾遺記》,中華書局1981年版,較佳,除正文十卷外,還輯得一些佚文作為附錄。7 h- E1 \6 T7 r, ]
    15、《搜神記》4 n) N# ?' T# s/ M4 s
      一部記錄古代民間傳說中神奇怪異故事的小說集,東晉干寶撰。干寶約生于西晉太康(280—289)中,卒于東晉永和(345—356)年間,確切年月無考。字令升,祖籍河南新蔡。父親甘瑩仕吳,任立節都尉,南遷定居海鹽,干寶遂為海鹽人。晉愍帝建興(313)除以才氣特出,被薦為佐著作郎。因平杜弢有功,賜爵關內侯。晉室南渡,由中書監王導推薦任史職,領國史。因家貧,自請為山陰令,遷始安太守。王導為司徒,復請為右長史,遷散騎常侍。干寶自幼勤奮好學,著述豐富。計有《春秋左氏義外傳》、《周易注》、《周官注》等數十篇,并有《晉紀》二十卷,《百志詩》九卷,《干寶集》四卷,惜大多亡佚,唯《搜神記》獨存,并給他帶來巨大聲譽。" k9 m4 P" F* E2 Q
      《搜神記》是我國“古今神祗靈異”的一次系統的總結。全書凡二十卷,搜集了古代的神異故事共454多個,開創了我國古代神話小說的先河。其創作動機,作者在《自序》中稱,“足以發明神道之不誣也”。就是想通過搜集前人著述及傳說故事,證明鬼神確實存在。故《搜神記》所敘多為神靈怪異之事,也有不少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有神仙術士的變幻,有精靈物怪的神異,有妖祥卜夢的感應,有佛道信仰的因果報應,還有人神、人鬼的交通戀愛,等等。其中保留了相當一部分西漢傳下來的歷史神話傳說和魏晉時期的民間故事,優美動人,深受人們喜愛,其中的神話故事如“盤瓠神話”,是關于古時蠻族始祖起源的猜測;“蠶馬神話”是有關蠶絲生產的神話。歷史傳說如“干將莫邪”講述的復仇故事;紫玉傳說,講吳王小女的生死愛情。民間故事,如卷十一”東海孝婦”,講孝婦周青蒙冤的故事;韓憑夫婦的傳說則歌頌了忠貞不渝的愛情;卷一仙女下嫁董永的故事等。文章設想奇幻,極富浪漫主義色彩,是《搜神記》的精華所在,也后人研究中國古代民間傳說及神話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收藏珍本。《搜神記》的語言也雅致清峻、曲盡幽情,確是“直而能婉”的典范。其藝術成就在兩晉志怪中獨占鰲頭,對后代作家影響也很大,如托名陶潛的《搜神后記》,宋代章炳文的《搜神秘覽》,都是《搜神記》的仿制品。后世的許多小說、戲曲,如唐代傳奇故事,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神話戲《天仙配》都和它有著密切的聯系。$ ?- ?( O4 q% i0 P) R' p
      《搜神記》原書為三十卷,唐宋時尤存,大概在宋元之際佚失。今本為二十卷,是明代學者胡應麟從《法苑珠林》、《太平廣記》、《太平御覽》等書中輯出的。
    7 f0 O7 ?4 N" g2 k5 h9 o6 P/ h  今有:《搜神記》汪紹楹校注,中華書局1979年版;《搜神記》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搜神記》岳麓書社1989年版;李劍國《新輯搜神記、新輯搜神后記》(全2冊)中華書局2007年版。  `) T( q1 t5 J3 t: C: A
    16、《搜神后記》
    ; A1 o8 v& {+ m: l' g0 s! p  志怪小說集。又名《續搜神記》,題為東晉陶潛撰,但后世多有持異議者。陶淵明簡介見《中國古代文學要籍簡介(二)詩文別集》“陶淵明集”9 [; c" S; c. t# H
      《搜神后記》十卷,搜集神仙怪異故事一百一十七條。是《搜神記》的續書,體例與《搜神記》大致相似。該書除少數故事與《搜神記》、《靈鬼志》等書相重外,絕大部分采自當時的民間傳聞。內容上大致有四種類型。一類是神仙洞窟的故事,如《桃花源》、《穴中人世》、《韶舞》、《袁相根碩》等,主要講了服食導養、修道求仙之事。第二類是山川風物、世態人情的故事,如《貞女峽》和《舒姑泉》就是有關當地風土的民間故事。作者賦予這些山川風物豐富的人情美,所以顯得美麗動人。第三類是人神、人鬼的愛情故事。著名的有《白水素女》、《李仲文女》、《徐玄方女》等。這類題材寫得絢麗多姿,極富浪漫夢幻意味,且往往加以悲劇的結尾,使他們成為全書引人注目的篇章。第四類是不怕鬼的故事,敘事機智詼諧,是《搜神后記》區別于其它志怪小說另一頗具特色的地方。另外,內容上略為妖異變怪之談,而多言神仙,在魏晉南北朝的志怪群書中也是頗具特色。- J: Q2 K2 Q, B/ C: u& P
      《搜神后記》中不乏佳篇,如卷五的海螺女故事和“阿香推雷車”故事等,都十分優美,歷代傳誦,廣為引用。但總的來說,藝術方面,尚處于小說發展的初期階段,一般是粗陳故事的梗概。2 e3 x0 ?! e8 c6 u/ a# Q
      今有:《搜神后記》汪紹楹校注,中華書局1981年版;《搜神后記》王枝忠點注,春風文藝出版社1999年版;《神后記譯注》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李劍國《新輯搜神記、新輯搜神后記》(全2冊)中華書局2007年版。
    ; ?3 X) d1 \$ \) p  x7 T17、《西京雜記》; x1 Q6 ?0 T- k# J
      一部記載西漢佚事傳聞的筆記體小說集,其中的“西京”指的是西漢的首都長安。關于本書的作者,《隋書·經濟志》未曾著錄,而新舊《唐書》均著錄為東晉葛洪著。葛洪(284~364或343)為東晉道教學者、著名煉丹家、醫藥學家。字稚川,自號抱樸子,晉丹陽郡句容(今江蘇句容縣)人。出身江南士族。三國方士葛玄之侄孫,世稱小仙翁。其父悌,仕吳。吳亡以后仕晉,后遷邵陵太守,卒于官。葛洪為悌之第三子,頗受其父之嬌寵。年十三,其父去世,從此家道中落。十六歲開始讀經。歷任將兵都尉,因戰功遷伏波將軍。東晉開國后受封為關內侯,后隱居羅浮山煉丹。在山積年,優游閑養,著作不輟。卒于東晉興寧元年(363),享年81歲。葛洪為東晉時期著名的道教領袖,內擅丹道,外習醫術,研精道儒,學貫百家,思想淵深,著作弘富。他不僅對道教理論的發展卓有建樹,而且學兼內外,于治術、醫學、音樂、文學等方面亦多成就。《抱樸子》為其主著有《神仙傳》、《抱樸子》、《肘后備急方》、《西京雜記》等。& H, H) l1 v4 L# ^$ S7 i. c: _& z! ^
      《西京雜記》寫的是西漢的雜史,舉凡帝后公卿的奢侈好尚,宮殿苑林,珍玩異物,以及輿服典章,文人佚事,民風民俗等都多有記述。所述怪誕不經,多不足信,歷代指為偽書。但從語氣及內容看,當是雜抄漢魏六朝佚史而成。其中有些軼事如“昭君出塞”、“卓文君私奔司馬相如”、““匡衡鑿壁借光”等故事傳為佳話,為人們喜聞樂道。有關南越趙佗獻寶于漢朝、昭君出塞前后漢宮畫師事跡、劉邦筑新豐以迎太公、漢俗五月五日生子不舉、鄧通得蜀山以鑄銅錢、茂陵富人袁廣漢莊園之奇、司馬遷有怨言下獄死、劉子駿作《漢書》諸事,均可開闊思路,有裨研史。其中不少傳說故事被后人引為典實,對詩詞、戲曲、小說的創作都產生過一定的影響。) x, [& C& _" W0 ^1 m9 P
      《西京雜記》原為兩卷,首載于《隋書·經濟志》史部舊事類,至宋人陳振孫《直齋書錄題解》始著錄有六卷本。現在通行的《西京雜志》亦為六卷,共一百余則,兩萬余言。3 s+ V  @1 u- P4 R  A, I
      今有:《西京雜記·燕丹子》程毅中校點,中華書局1985年版,較佳;《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2009年版。
    % I5 Y" c. a- m18、《飛燕外傳》
    % o9 q/ c; l7 }2 O- g  又名《趙飛燕外傳》、《趙后別傳》。關于作者,向無記載。唯《顧氏文房小說》在收錄此書時錄有一篇自敘,自敘中稱該書為伶玄撰。伶玄字子于,潞水人。由司空小吏歷三署,刺守州郡,為淮南相。其妾樊通德,能道飛燕姊弟故事,於是撰《趙后別傳》。后世學者多指為偽書,伶玄亦非該書作者。當今學者有多傾向為兩漢之際作品,亦有部分學者認為是伶玄所作。
    5 r: K$ ~7 e* B4 q) N5 T, r7 }" a3 W  《飛燕外傳》中國小說史上艷情題材的早期作品,主要講述成帝后宮合德姊妹恃寵、弄權,荒淫無度最后致成帝精瀉而亡的事跡,這成為后代諸多文藝作品的材料淵源。基本情節與《漢書·外戚傳》相合。整部作品首尾完整,渾然一體,但又不是平鋪直敘,而是有簡有繁,詳略得當。故事重點放在飛燕姐妹入宮以后如何媚惑人主,又如何爭風吃醋與和解,以及私通宮奴等情節上,給人以較為深刻的印象。書中不但有人物動作語言的描敘,并已有簡單的心理描繪。與后來的唐傳奇相比,還缺乏細節和優美的語言描繪,但比起此前的歷史小說《燕丹子》等同類作品,已有長足的進步。: }8 }# j0 I( O: ?
      此書最早收錄于宋人晁公武《郡齋讀書志》,歸在史部紀傳類,直至《四庫全書總目》才改在子部小說家類。& u% H4 a+ Q! U
      今有: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古小說叢刊》,中華書局1985年版;《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2009年版;《飛燕外傳》(外二種),吉林文史出版社1999年版;《飛燕外傳》時代文藝出版社2003年版。
    + U6 }# N2 |, [, T0 O19、《語林》
    " x% g" E: X$ T: ~  《語林》晉代軼事小說。作者裴啟。裴啟的生平我們知道得和很少,根據《世說新語》劉孝標注以及《續晉陽秋》等提供的零星資料,知道的大致如下:裴啟,字榮期,河東聞喜(今屬山西)。父輩曾為官宦,但裴啟終生布衣,故稱處士,史書無傳。裴啟少有風姿才氣,受漢魏以來風氣影響,喜好品評古今人物。又因家庭出身等原因有機會與士林上層人物如謝安等結識來往。于是在晉哀帝隆和年間(361—362)寫成《語林》。此書開始極受歡迎,名聲大噪。但由于書中有關謝安的兩條記錄謝安本人堅決否認,從此一落千丈,為時論所不齒,此書“遂廢”。當《隋書·經籍志》首次提到此書時,只是在子部小說類的《燕丹子》書下附筆提及。但人物也好,文學也好,畢竟不是一個人的話語能將其從歷史上根除的。東晉以后,《裴松之的《三國志注》,劉孝標的《世說新語》,昭明太子的《文選》李善注等都曾提到《語林》佚文,足見其文獻價值和文學價值。, X; @- G8 n& U7 ?/ o$ x5 H; L9 V1 P$ G
      《語林》記錄漢、魏、兩晉知名人物的精彩應對,在晉代軼事小說中最富盛名。現存一百八十多條。從現存條目來看,略古而詳今,漢、魏只有三十多條,其余都是晉代的。《語林》中保存了許多珍貴的歷史資料,如記錄大將軍王敦等人在西晉滅亡之際,閉戶共為謀生之計,這時王曠來,諸人不讓其入內。王曠乃鑿壁而窺,大喝:“天下大亂,諸君欲何所圖謀?吾將欲告發”。眾人遂延納入座,遂共建江左之策。這條重要史料,揭示了瑯琊王氏決定輔佐元帝在江東即位,建立東晉王朝,成就江左偏安之局的內幕。石崇與王愷爭豪,老婢挖苦桓溫似劉琨,以及曹操奸詐兩則,對我們認識東晉貴族的驕奢,桓溫和曹操的奸雄本色都提供了極有價值的歷史資料。; E; ?+ y4 @) c4 ]$ |7 s
      《語林》不僅記言,也記事,往往寥寥數語,幾筆勾勒,就把人物性格凸顯于紙上,如記王藍田吃雞蛋的幾個動作,便把王藍田的急躁描繪的惟妙惟肖。
    5 |. @4 Z: \7 j8 S8 A  除大量采用《語林》內容的《世說新語》一書外,后世的許多大型類書如《藝文類聚》、《太平御覽》、《太平廣記》等都屢屢引用。魯迅先生更是不辭辛勞,將散見于各類書中的《語林》文字搜集整理成《裴子語林》一書。雖屬吉光片羽,但彌足珍貴,從中我們依稀可以想見當年何以有風靡一時的“裴氏學”。2 H( q  Z3 N& G$ G) L
      《語林》對后來軼事小說的影響也不可低估。《語林》今存的不到二百條的故事,有近一半為《世說新語》所采用,有的幾乎是原文照錄。明清時代又出現《明語林》和《新世說》,可見影響之遠久。
    # f3 [, e: @* V  《隋書·經籍志》首次提到《語林》十卷,但《宋書·藝文志》已不著錄,可見此書在宋代已佚。清人馬國翰從《初學記》、《北堂書鈔》、《藝文類聚》等典籍中輯得一百多條,收入《玉翰山房輯佚書》,見《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魯迅已從上述典籍中輯得一百多條,收入《古小說鉤沉》,見《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版;周楞伽輯注的《裴啟語林》,輯得佚文180多條,最為完備,1988年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另外亦收錄在《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中國筆記小說文庫》上海文藝出版社1990年影印;《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之中。) z1 y: j& T% @% m8 |
    20、《世說新語》- D0 T0 N# c9 I8 ?. \
      《世說新語》亦稱《世說》、《世說新書》、《新語》、《世說新語》等。是我國南朝宋時期(420-581年)產生的一部主要記述魏晉人物言談軼事的筆記小說。是由臨川王劉義慶組織一批文人編寫。劉義慶(403~444年),南朝宋彭城(現江蘇徐州)人。宋武帝劉裕之弟長沙王劉道憐的兒子,13歲時被封為南郡公,后過繼給叔父臨川王劉道規,因此襲封為臨川王。劉義慶自幼喜好文學、聰敏過人,深得宋武帝、宋文帝的信任,備受禮遇。曾任荊州刺史,愛好文學,《世說新語》是由他組織一批文人編寫。本是,《世說》一書剛剛撰成,劉義慶就因病離開揚州,回到京城不久便英年早逝,時年僅41歲,宋文帝哀痛不已,贈其謚號為“康王”。& q/ Z" x+ }* M9 M- x/ K  d
      《世說新語》全書原八卷,劉孝標注本分為十卷,今傳本皆作三卷,分為德行、言語、政事、文學、方正、雅量等三十六門,全書共一千多則,記述自漢末到劉宋時士族階層言談、軼事,全面真實深刻地反映了漢末以來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當時士大夫們的精神風貌和個性品格。作者并不是客觀地羅列這些材料,從全書各門類名稱到具體的行文措辭,不僅可以看出作者的褒貶和品評,而且也反映出當時的社會風尚和美學趣味,如王述升任尚書令認為是理所當然,王羲之坦腹東床等則,反映了當時名士率真、任從自然的美學追求;阮籍醉酒傍酒家婦酣眠,魏文帝率客吊王粲學驢鳴,不但不以為怪,反而受到稱賞,說明當時人們崇尚狂放行為尤其是與名教相抵觸的行為;殷仲堪三天不讀《老子》,便覺得舌頭不靈便;樂令以麈尾柄確幾解釋道家旨歸等,反映了當時玄學的盛行。《世說新語》中還保存了許多關于顧愷之、戴逵等人音樂、書畫資料以及上層貴族飲酒、服“五石散”等方面的資料,都極為珍貴。
    : ~! i6 q( N$ H1 ]& X( M  藝術上,《世說新語》最大的特色就是語言的雋永、含蓄和凝煉。即便是敘述性的語言,也同樣簡練、含蓄、準確,既高度概括又富于表現力。如表現王戎吝嗇的兩則:
    5 L. g+ c; p2 i) [! m0 `  王戎有好李,賣之,恐人得其種,恒鉆其核;
    5 C# Z7 z7 [. c& j+ a' P! A) U  王戎女嫁裴頠,貸錢數萬。女歸,戎色不悅。女遽還錢,乃釋然。% U. w( }6 ]- ?; _9 N. e
      沒有人物言行的描寫,純用敘述,寥寥數語,讓人覺得王戎的吝嗇小氣已到了病態的程度。此書在描寫人物言行是,亦能抓住一些典型細節,盡顯人物性格特征,如寫大將軍王敦酒后常一邊吟詠曹操的《龜雖壽》中名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一邊用玉如意敲擊唾壺作節拍,結果“壺口盡缺”。另一則寫管寧、華歆園中鋤菜見金,華歆拾起來看一看,扔掉;管寧揮鋤如故,就像沒看到一樣。時人以此評論二人德行高下。另外像周處除三害,劉伶病酒,王徽之雪夜訪戴逵,溫嶠娶妻,韓壽偷香等生動鮮活的故事被后代詩人經常引用,也成為后世戲劇、小說如關漢卿的雜劇《玉鏡臺》、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中的素材。其中一些故事更成為后來的成語,如坦腹東床、喜登龍門、咄咄怪事、難兄難弟、前倨后恭、人琴俱亡、傳神寫照、吳牛喘月、管寧割席等。: ^; i8 w5 }* z) a5 \# P+ C
      《隋書·經籍志》、《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等皆作《世說》,這是該書的最早稱謂。今宋初晏殊刪以后,便通稱為《世說新語》。劉峻的《世說新語》注本征引繁富,引用的書籍達四百余種。今人校注該書的有余嘉錫《世說新語箋疏》、徐震諤《世說新語校箋》、楊勇《世說新語校箋》。日本德川時代的學者亦著有幾種《世說新語》注。9 m! H  k, U% N9 J6 a& R
      今有:《世說新語校箋》徐震堮箋校,中華書局1984年版。中外譯本方面,有馬瑞志馬瑞芳的英文譯本、BrunoBellaire的法文譯本和目加田誠等的多種日文譯本。當代研究《世說新語》的兩本博士論文為代表:一是王能憲著《世說新語研究》,認為《世說新語》的作者即為劉義慶;另一本為范子燁著《世說新語研究》,認為《世說新語》乃成于眾手。
    國學 發表于 2011-10-9 20:45:07
    21、《幽明錄》5 H' x7 K# ^1 r3 Y$ z
      南朝劉宋時代志怪小說集。劉義慶撰。劉義慶介紹見《世說新語》。  U: D, X5 i9 s( n
      《幽明錄》所記都是神鬼怪異故事,與《搜神記》同為六朝志怪小說的代表作。《幽明錄》同作者編寫的《世說新語》相似,也是根據前人舊說纂輯而成,所以其中有不少與《列異傳》、《搜神記》、《搜神后記》中的故事相同,但篇幅明顯增長,有的已多達一千多字;許多作品情節曲折,神怪形象多具人情,和易可親,極富現實性;許多作品敘事中穿插文人詩歌,具有抒情寫意的詩化特征,使作品充滿了詩情畫意。可見《幽明錄》已開有意為小說之先河。并在當時及后代產生影響,如劉晨、阮肇入天臺山遇仙女的故事,在當時曾廣為流傳;龐阿與石氏女魂相遇故事和唐人《離魂記》的情節相似;廣平太守徐玄方女復活故事即《牡丹亭》本事的雛型。唐人編纂《晉書》時亦曾采取其中的資料。
    4 y, _& u7 v; `  《幽明錄》在《隋書·經籍志》中著錄為20卷,兩《唐書》中作30卷,是南北朝志怪小說中篇幅較大的一種。原書于宋代已失傳,明清兩代有好幾種輯本。; ~5 t* e% T7 M+ r2 t8 p2 x" p
      今有:魯迅重新輯錄的《幽明錄》,多達260多條,最為完備,收入《古小說鉤沉》,見《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版;鄭晚晴《幽明錄輯注》,文藝出版社1988年出版,多有增刪。
    ) n3 ]; ?" H2 Y9 C22、《冤魂志》( C$ }1 u, Q- T. U
      北朝志怪小說集。顏之推著。顏之推(531—約595),字介,瑯邪臨沂(今山東臨沂)人,世居建康(今南京市)。生于士族官僚家庭,世傳《周官》、《左氏春秋》。他早傳家業,12歲時聽講老莊之學。生活上“好飲酒,多任縱,不修邊幅。”為人博覽群書,為文辭情并茂,得梁湘東王賞識,19歲就被任為國左常侍。后投奔北齊,歷20年,官至黃門侍郎。公元577年,北齊為北周所滅,他被征為御史上士。隋代北周之后,他又于隋文帝開皇年間被召為學士,不久以疾終。依他自敘,深為“三為亡國之人”而嘆息。傳世著作有《顏氏家訓》是北朝后期重要散文作品,在家庭教育發展史上有重要的影響。《北齊書》本傳所載的《觀我生賦》,亦為賦作名篇。
    " @3 G- |5 {( b% ~% ]  《冤魂志》是南北朝時期一部論因果報應的志怪小說。作為一部“釋氏輔教之書”,其主旨是宣揚佛家思想。圍繞這一中心,《冤魂志》在內容上重點突出因果報應說,主要描述了因諸般惡行而遭受的報應,用以強調佛教冤報論信而有征。但幾乎不涉及陰間冥界情形,這一點與同期的志怪小說有著明顯不同。其取材既有歷史往事,又有當代人物事跡,目前所存條目尤多晉宋間事。從全書思想傾向來看,無足稱道,但從其中某些條目約略可見當時的混亂局勢和世態人情,如少反映和揭露封建統治者濫殺無辜的暴行;反映統治階級的內部矛盾和斗爭;歌頌了廉潔明正的清官;反映了兵荒馬亂年代人民遭受的苦難等,有一定的認識價值。
    8 w$ I1 i+ I& q. ~  Y  《冤魂志》最早見于《隋書·經籍志》,《宋史·藝文志》改稱《還冤志》,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則作《北齊還冤志》二卷,后來還有《還魂志》、《還魂記》、《還冤記》等異名,實皆都是一部書。目前通行本為一卷,存35則,另有少量佚文存于《法苑珠林》,《太平廣記》之中。今有:羅國威《冤魂志校注》巴蜀書社2001年版。. O; _% n5 y% [% w4 u2 y
    23、《述異記》2 Q! @7 H+ V1 I# W- D; t+ \
      南朝有兩部志怪小說集皆稱《述異記》。一是齊朝祖沖之的《述異記》;一是梁朝任昉編寫的《述異記》。祖沖之(429年—500年)字文遠,祖籍范陽薊(今北京大興縣),為避戰亂,祖父輩由河北遷至江南。祖父祖昌曾任劉宋的“大匠卿”,掌管土木工程;祖沖之的父親也在朝中做官。祖沖之從小接受家傳的科學知識。青年時進入華林學省,從事學術活動。先后任過南徐州(今鎮江市)從事史、公府參軍、婁縣(今昆山市東北)令、謁者仆射、長水校尉等官職。其主要貢獻在數學、天文歷法和機械三方面,是我國杰出的數學家,科學家。) ?+ i1 S3 i, h, Q* ?
      《述異記》多記晉、宋、齊之事,偶及漢魏。與顏之推《冤魂記》相反,很少佛教、神仙類內容,以妖祥休咎為最多,這也與祖沖之天文歷算家身份相吻,其中只有少數幾條記事委婉曲折,具有可讀性,如黃苗祝禱后自食其言遭受天譴的故事,勸人重信用、守然諾,自有可取之處。特別是黃苗食言化虎,受罰五年后再變為人的故事,對后代小說戲劇啟發很大。書中寫鬼的故事也不少,但更少有特色。僅有潁川庾某故事,死后復生,冥吏借機勒索錢財,直接成為《聊齋志異》中名篇“席方平”的范本。因此,與《幽明錄》等同類題材相比,祖沖之《述異記》對后世影響不大。
    ; {5 G. s" Z% W8 y3 a  祖沖之《述異記》最早見于《隋書·經籍志》著錄,屬雜傳類,共有10卷。現已失傳。魯迅的《古小說鉤沉》輯有佚文。唐宋類書引錄《述異記》時往往不注明作者,因而易與任昉的《述異記》相混。如《太平廣記》所引條文很多,一部分出于任昉本,現在只能以不見于任昉本的視為祖沖之作。魯迅輯本中有一些故事如“歷陽湖”、“園客”、“封邵”、“朱休之”等條,亦見于任昉的《述異記》。
    : n/ @/ U3 w6 M' ~( c- ]- s( L% y  今有:《古小說鉤沉》,見《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版;《述異記》《道藏》第24冊,文物出版社、上海書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聯合出版,1998。% d1 A+ U0 L) U  l3 O/ \! q# y' l
      第二種《述異記》為梁代任昉所作,他有意襲用祖沖之的書名,亦稱《述異記》,共2卷。任昉(460~508)字彥升,小字阿堆,樂安博昌(今山東壽光,一說山東廣饒)人,父遙,齊中散大夫。昉未生時,其母嘗晝寢,夢有彩旗蓋四角懸鈴,自天而墜,其一鈴落入裴懷中,心悸動,既而有娠,生昉。任昉自幼“聰明神悟”,四歲能誦詩,八歲能文,“雅善屬文,尤長載筆,聲聞藉甚。”叔父任晷夸他“吾家千里駒也。”南朝宋時,舉兗州秀才,拜太常博士。入齊為王儉所重,任丹陽尹劉秉的主簿(辦公室主任)、竟陵王記室參軍,官至中書侍郎、司徒右長史,梁時歷任義興(今江蘇宜興縣)、新安(今浙江淳安縣)太守。一生仕宋、齊、梁三代,為官清廉,仁愛恤民,離開義興時,“舟中惟有絹七匹,米五石而已”。天監七年(508年)卒于官舍,家中僅有桃花米20石。梁武帝蕭衍“悲不自勝”,“即日舉哀,哭之甚慟”。任昉為梁代著名文學家,擅長寫表奏書啟應用散文。文格壯麗,“起草即成,不加點竄”,而同期的沈約以詩著稱,時人稱“任筆沈詩”。又與沈約、王僧儒同為三大藏書家,“竟陵八友”之一(竟陵八友:任防、王融、謝朓、沈約、陸倕、范云、蕭琛、蕭衍)。他反對范縝的“神滅論”,作《奏彈范縝》文。著有《述異記》2卷、《雜傳》247卷、《地理書鈔》9卷,《地記》252卷、《文集》23卷、《文章緣起》1卷等。《地記》、《雜傳》等近500卷,均佚。今傳明人輯《任彥升集》。另《文章緣起》一書,舊題任昉撰。
    * t& w6 z- N1 l' `  任昉《述異記》二卷,通行本作上下卷,出自宋本系統,收文三百余條,與祖沖之的《述異記》一樣,也是記怪異之事,極少涉及當時很普遍的佛家內容,但題材要比祖沖之《述異記》廣泛豐富得多。神話傳說、山川地理、古跡遺址、民間傳說、歷史掌故、奇禽珍卉等,無所不記,內容相當龐雜。其中資料類的條目,與張華《博物志》相近,但比《博物志》資料豐富。如精衛填海、武陵桃花源等,都將歷史上數種說法加以排列,再做取舍。另外書中輯錄的一些民謠民諺,亦可看出當時社會風氣、民俗人情。另外不少條文還征引前人一些詩賦文章,這些詩賦文章有的已失傳,更顯其資料的可貴。
    0 Z5 n/ u5 V* ^7 B- K% U+ u  任昉《述異記》最早見于《崇文總目》小說類,唐以前未見著錄。書前有無名氏序,說任昉“家藏書三萬卷,故多異聞,采于秘書,撰《新述異記》上、下兩卷”。但書中有后魏孝昌、北齊河清年間的事,已在任昉身后,因此至少已不是原著。書中有許多材料見于其他古籍。所記多為異聞瑣事,與《博物志》近似,故事性較差。與任昉文采相距甚遠。《四庫全書總目》認為“或后人雜采類書所引《述異記》,益以他書雜記,足成卷帙”。有據南宋臨安府尹家經籍鋪本翻刻的《隨庵叢書》本;新安程榮,于明萬歷(1573-1620)年間刻本。6 v4 {9 h4 B1 ^8 I
      今有:任昉《述異記》,吉林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任昉《述異記》臺北:藝文印書館1965年版。  _4 r* {" D1 y6 F
    24、《異苑》
    ! F, X. e1 `4 c1 ?1 q+ S  南朝志怪小說,宋劉敬叔撰。劉敬叔,《宋書》、《南史》俱無傳。明胡震亨始采諸書補作《劉敬叔傳》,這是目前所知唯一有關劉敬叔生平事跡較為詳備的記載:劉敬叔,字敬叔,彭城人。少穎敏有異才,起家中兵參軍,司徒掌記。義熙中,劉毅與宋高祖共舉義旗,克復京郢,功亞高祖,進封南平郡公。劉敬叔也被任命為南平郡郎中令,以事忤毅,為所奏免官。及劉毅被誅,高祖受禪,召為征西長史。元嘉三年,入為給事黃門郎。數年后以病免。太始中,卒于家。
    ) x' o8 _. Y3 J6 w. U. t  《異苑》之名系仿自劉向的《說苑》,與《博物志》、《述異記》全出後人補綴者不同,此書在宋以后并未亡佚,只是不大流行,罕為人知全書分為十卷,382條,基本上都是各種奇聞異事。諸如山川靈異,古今名人、動植物、器物的神奇變化、吉兇征兆,民間祭祀神祗、鬼神故事、冢墓靈異和夢兆,妖精變化、死而復生等等。文字簡短,只有幾十字或百來字,情節簡單,敘事概略,缺乏描寫性語言,所以形象不夠生動,難與《幽明錄》等同類著作相比,這也是它幾乎一度失傳,對后世影響不大原因。
    7 B8 @+ Q4 m+ R- V# v; L# `; `: F  《津逮秘書》、《學津討源》、《古今說部叢書》、《說庫》等古叢書中收有此書。今有:《異苑談藪》,其中《異苑》為范寧點校,《談藪》為程毅中、程有慶輯校,中華書局1996年版。
    ( q2 e% J6 ?/ E25、《續齊諧記》
    ! }+ s0 T5 R: _% S: E8 F( G4 a  南朝志怪小說集。南朝梁吳均撰。吳均(469~520),又作吳筠,字叔庠,吳興故鄣受榮里(今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西畝受榮村)人。南朝梁時期的文學家、史學家。好學有俊才,其詩文自成一家,長描寫山水景物,稱為“吳均體”,開創一代詩風,深受當時文壇領袖沈約的稱贊。梁武帝天監初年,為郡主簿。天監六年(506年),被建安王蕭偉引為記室。臨川王蕭宏將他推薦給武帝,很受欣賞。后又被任為奉朝請(一種閑職文官)。欲撰《齊書》,求借齊起居注及群臣行狀,武帝不許,于是私撰《齊春秋》,稱梁武帝為齊明帝佐命之臣,觸犯武帝,書焚,并被免職。不久奉旨撰寫《通史》,未及成書即去世。有文集25卷,已散佚,明人輯有《吳朝請集》,今存詩130余首。
    # s5 B- o" I3 @/ x5 e# v% ~  吳均之前,劉宋的東陽無疑已有《齊諧記》7卷,已佚。吳均續作1卷,同《齊諧記》一樣,雜記怪異鬼神之事,亦是從前人著作中搜取成文。如“華陰黃雀”、“燕墓斑貍”、“白膏粥”等篇就見于《搜神記》。《續齊諧記》今存一卷十七則,主要雜記風俗民情,如“九日登高”,這是此書特色所在。另一類為鬼神故事,其中寫得最好的是“清溪神廟”,寫會稽趙文韶與清溪女神人神相戀的故事。環境描繪、氣氛渲染,在夾以音樂、歌聲和詞曲渲染,使場面極富感染力,清詞麗句,如歌的行板,頗有此“吳均體”特色。被明代戲劇家湯顯祖贊為“騷艷多風,得《九歌》余意”。另一類是當時神怪書中常有的怪異故事,如“紫荊樹”、“籠歌小兒”等。由于文辭優美、描述生動,書中不少故事曾廣為流傳,如田真兄弟三人分荊故事,張華識別斑貍精故事,九月九日桓景登高避災故事,七月七日織女渡河會牛郎故事,五月五日作粽祭屈原故事,陽羨書生寄居鵝籠等等,常為人引作典故。" [( N; r3 Y" }5 |. A6 [7 U: {
      自《隋書&#8231;經籍志》始,歷代史書對《續齊諧記》均有著錄。現存傳本為一卷十七則。但《日本國見在書目》和《崇文書目》皆著錄為三卷。從徐子光《蒙求注》引劉晨﹑阮肇故事,《太平御覽》引其中的吳龕故事,《樂府詩集》所引的王敬伯故事,均不見今本,似不止一卷十七則。明人搜集《續齊諧記》和唐人小說八篇,刻為一書,命名《虞初志》,《四庫全書總目》作《陸氏虞初志》,有康熙年間刻本和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今有《虞初志》,上海古籍出版社據掃葉山房書局1926年版復印;《顧氏文房小說》本。另外魯迅《古小說鉤沉》,見《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版;《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中國筆記小說文庫》上海文藝出版社1990年影印;《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中亦收有《續齊諧記》。7 y6 j* u1 c5 }" `
    26、《啟顏錄》  j9 n* ^8 \  c0 c- M5 _' B$ u
      隋代笑話集。《啟顏錄》的作者記載較為復雜:《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云:“《啟顏錄》十卷,侯白撰”;《宋史·藝文志》則曰“皮光業《啟顏錄》”;《說郛》正文署唐侯白,目錄卻署劉燾;宋人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則說:“《啟顏錄》八卷,不知作者”從這些情況看來,《啟顏錄》多半為隋初侯白草創,后人續加增益。在一般情形下,還是把《啟顏錄》的著作權歸于侯白。侯白字君素,魏郡臨漳(今屬河北)人生卒年不詳。好學有捷才,舉秀才,任職儒林郎。善巧辯,在京城嘗與仆射越國公楊素斗智,《北史》載其“好為俳諧雜說,人多狎之,所在處觀者如市。”隋高祖聞其名,召修國史,月余即歿。著《旌異記》15卷、《啟顏錄》,皆佚,《太平廣記》引用甚多。
    * P3 G1 B2 o# `' m/ q) ^, N. U  《啟顏錄》十卷。此書采集歷代舊文,并記述作者自己的滑稽言行。魯迅謂其“俳諧太過,時復流于輕薄”(《中國小說史略》)。其中雜有唐代之事,當系后人所增入。原書已散佚,今存約百余則。
    3 A8 q( Y" |  r8 X; R. C( t  《啟顏錄》是我國最早的笑話集之一。不僅收錄了不少原始笑話,而且將它們按標準分為“論難”、“辯捷”、“昏忘”、“嘲誚”等類。即便是沒有分類的笑話故事,也多有標題,比如“千字文語乞社”、“山東佐史”、“嘲臀”、“子在回何敢死”等。分類自然體現了著作者對笑話較高層次上的美學把握,即對故事添加標題,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體現了著作者或輯錄者的概括和抽象,體現了他對笑話的某種理性認識。從笑話的內容看,《笑林》似多生活笑話,而《啟顏錄》則多歷史笑話,似乎都是有根有據的而非杜撰或采錄的故事。每則故事都幾乎標上了時代的印痕,或秦或漢,或魏或晉,而以“今朝”隋唐居多,富有生活氣息和時代性。這也是《啟顏錄》的特色之一。
    ! M- k$ D2 l7 W2 S' L( I  《唐書·經籍志》著錄《啟顏錄》2卷,已佚。《唐書·經籍志》現存《啟顏錄》,主要從敦煌卷子;《太平廣記》、《類說》卷14、《續百川學海》、陳禹謨《唐滑稽》、許自昌《捧腹編》等類書或叢書中輯出。今有:曹林娣,李泉輯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另外:《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史仲文編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魯迅《古小說鉤沉》,《魯迅輯錄古籍叢編》人民文學出版社1999年版;《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歷代筆記小說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版;漢魏六朝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古小說叢刊(12種),中華書局1979年以后陸續出版等叢書中亦有《啟顏錄》。
    " x2 @- |' ]. o- _/ U27、《古鏡記》
    $ ~+ b' {$ f7 a" D  唐初傳奇小說。據唐代顧況《戴氏廣異記序》和《太平御覽》,作者當為王度。王度生卒年不詳。隋大業初為御史,大業八年(612)兼著作郎。奉詔撰國史。九年,出兼芮城令。大業末寫作《隋書》稿,未完成,約于唐武德初年去世。
    1 q2 u1 P$ ?( S7 o/ P  《古鏡記》自述他在大業七年從汾陰侯生處得到一面古鏡,能辟邪鎮妖,攜之外出,先后照出老狐與大蛇所化之精怪,并消除了疫病,出現了一系列奇跡。后其弟王績出外游歷山水,借用古鏡隨身攜帶,一路上又消除了許多妖怪。最后王績回到長安,把古鏡還給王度。大業十三年古鏡在匣中發出悲鳴之后,突然失蹤。篇中以幾則小故事相連綴,侈陳靈異,辭旨詼詭,尚存六朝志怪馀風。但篇幅較長,加強了細節描寫和人物對話,稍有文采,代表著小說從志怪演進為傳奇的一個發展階段。
    # C# j0 {- Z$ G  {0 D  《古鏡記》載《異聞集》。《太平廣記》也有采錄。
    3 ^9 w2 m0 G2 a7 t4 W. r* Q  今有:張友鶴《唐宋傳奇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64年版,1979年新一版;《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魯迅校錄《唐宋傳奇集》文學古籍刊行社1958年版,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年版;汪辟疆校錄《唐人小說》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中國筆記小說文庫》,上海文藝出版社1990年影印;《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史仲文編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 m# o; Z3 R$ c( ]$ \7 W: d3 D
    28、《冥報記》" D1 f1 d* J3 w/ X  V9 H
      唐初志怪小說,唐臨著。唐臨(600年-659年),字本德,唐代京兆長安(今陜西西安市)人。北周內史唐謹之孫,先人從北海遷徙到關中,與兄唐皎有聲名。義寧三年(618年)正月,李建成東征,唐臨為直典坊,后授左衛率府曹參軍,李建成死后,出任萬泉縣丞,遷侍御史,轉黃們侍郎。為人儉薄寡欲,不治第宅,服用簡素。高宗即位,任檢校吏部侍郎,遷大理卿。永徽元年(650年)為御史大夫,尋遷刑部尚書,加金紫光祿大夫,復歷兵部、度支、吏部三部尚書。永徽三年(652年)參與《唐律疏議》的編修。《冥報記》亦作于唐高宗永徽年間(650年-655年)。顯慶四年(659)貶為潮州刺史,卒年六十歲。兩《唐書》有傳。( P8 l, L# ?: M) X7 A
      《冥報記》是唐代最早的一部志怪小說。此書受六朝志怪小說影響,意在宣揚佛家因果報應之說。他在“自序”中說是親見親聞,有根有據,其實完全是虛構,如“唐岑文本”條,說唐太宗時的中書令岑文本年輕時乘船溺水,一船人盡死,岑文本因念佛生還。設齋禮佛又在碗中得二枚舍利子。編造目的無非是宣揚佛家靈異和吉人自有天佑。食肉殺生,必得惡報,是《冥報記》的另一個重要內容。如“王將軍”、“姜略”等條更屬荒唐。
    " f- H* b/ J' q0 T. F  《冥報記》文字簡古,與六朝小說相近,但也有的篇章,如“睦仁蒨”、“王壽”,篇幅較長,敘事曲折,顯示出六朝小說向唐傳奇的過渡。顧況在《戴氏廣異記序》中將《冥報記》與張說《梁公四記》以及王度《古鏡記》并提,可見其藝術上價值已得到時人的認可。
    " r% |! z  D7 H  ]  據顧況《戴氏廣異記序》,唐臨《冥報記》,凡三卷。但宋以下不見著錄,此書在中國亡佚已久。日本高山寺藏有唐鈔本三卷。近人楊守敬以日本藏本為基礎,補入從《法苑珠林》、《太平廣記》中輯錄《冥報記》佚文,分為六卷。近人汪紹楹以談愷本為底本,以清陳鳣校殘宋本、明沈氏野竹齋鈔本及明末許自昌本、清黃晟本為參校,整理出一種較好的本子。1959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即據此本排印;1961年中華書局改正若干排印錯誤后,重新出版。另有方詩銘輯校《冥報記·廣異記》,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5 F4 Y5 m6 D2 W# Z! y1 j
    29、《補江總白猿傳》
    3 R' A% Y& u: \  唐初傳奇小說,作者不詳。一般認為是唐前期作品。寫梁大同末年歐陽紇率軍南征,至長樂,妻為白猿精劫走。歐陽紇率兵入山,計殺白猿,而妻已孕,后生一子,狀貌如猿猴。“及長,果文學善書,知名于時”。以小說攻擊異己,唐初已經頗為流行,這篇《補江總白猿傳》即為一例。據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這篇小說是攻擊唐代著名書法家歐陽詢的。小說中的歐陽紇是歐陽詢的父親。而歐陽詢貌類獼猴,當時同僚大臣長孫無忌就曾作詩嘲謔他像個猴子:“誰言麟閣上,畫此一獼猴”(見劉餗《隋唐嘉話》及孟棨《本事詩·嘲戲》)。猿猴劫人間婦女為妻,古籍中已有記載。漢焦延壽《易林·坤之剝》說:“南山大瓘盜我媚妾。”其后西晉張華《博物志》等書更有較具體的描述。本篇在構思上當受其影響。其內容尚沿襲六朝志怪小說遺風,但比起稍前的《古鏡記》來,結構完整,情節曲折,描寫也頗為生動,在唐代傳奇藝術成熟過程中有一定的歷史地位。而且白猿自此成為中國奇幻文學中一個鮮明獨特的形象。宋代話本有《陳巡檢梅嶺失妻記》,其故事即脫胎于本篇。吳承恩《西游記》中孫悟空及六耳獼猴形象,也可能受其啟發。
    9 H3 K8 n, s! x9 G1 e' ], u; L  此篇存《顧氏文房小說》及《太平廣記》,魯迅校輯《唐宋傳奇集》收入了此篇。 - t3 J/ w& l1 V" g4 t8 E
      今有:張友鶴《唐宋傳奇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64年版1979年新一版;《筆記小說大觀》,江蘇廣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魯迅校錄《唐宋傳奇集》文學古籍刊行社1958年版,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年版;汪辟疆校錄《唐人小說》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中國文言小說百部經典》,史仲文編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
    . ~: ]6 B/ S- d" [/ f( |30、《游仙窟》! ?/ B, j! `6 H. ?- K" e7 J& r
      唐初傳奇小說,作者張鷟。張鷟(約660—740)字文成,自號浮休子,深州陸澤(今河北深縣)人。高宗李治調露年間登進士第,當時著名文人蘇味道讀了他的試卷,嘆為“天下無雙”,被任為岐王府參軍。此后又應”下筆成章”、”才高位下”、”詞標文苑”等八科考試,每次都列人甲等。調為長安縣尉,又升為鴻臚丞。其間參加四次書判考選,所擬的判辭都被評為第一名,水部員外郎員半千稱張鷟的文章猶如成色最好的青銅錢,萬選萬中,他因此在士林中贏得了”青錢學士”的雅稱。張鷟為當時有名的文章高手,頗負文名。據舊《唐書》記載:“新羅日本使至,必出金寶購其文。”武后證圣(695)中遷監察御史,長安(701)初貶處州司倉、柳州司戶,后改德州平昌令。張鷟性急,行為不檢,又好訕短時政,臧否人物,為宰相姚崇所惡。開元初,御史李全交羅致罪狀,貶往嶺南。不久內徙,起為龔州刺史,又入為司門員外郎。開元十八年卒,年七十三,贈國子司業。著有《朝野僉載》、《游仙窟》、《龍筋鳳髓判》等。4 i2 d7 d9 y2 ?9 o5 E+ Q: i
      《游仙窟》是用第一人稱手法,用一萬余字的駢文詳細鋪陳了一場華麗的艷遇。自敘奉使河源,途經神仙窟,受到女主人十娘五嫂柔情款待,宿夜而去。題為“游仙”,實則是寫風流艷遇式的庸俗生活,其中夾雜不少色情描寫,可以說是中國文學作品中直接描寫男女性行為的作品。魯迅說它“文近駢麗而時雜鄙語”,但也指出“亦為治文學史者所不能廢矣”。鄭振鐸說:“它只寫得一次的調情,一回的戀愛,一夕的歡娛,卻用了千鈞的力去寫。”它一脫志怪小說的怪誕色彩,轉向描寫現實生活。在藝術上,散、駢并用,還采用了許多民間諺語,這是很值得稱道的。此書于當時傳至日本,對日本文壇頗有影響。日本學者鹽谷溫《中國文學概論講話》稱之為日本第一淫書。它代表了唐代傳奇的一個時期的傾向和水平。
    / V8 |2 ~; ?0 h: C  《游仙窟》國內向無傳本。清末楊守敬作為駐日公使的隨員在日本訪書,發見了這部小說,并將其著錄于光緒十年(一八八四)刊出的《日本訪書志》中。國內最早的刊本是一九二八年四月海寧陳氏慎初堂《古逸小說叢書》本。不過在此之前,魯迅已于一九二二年二月從沈尹默處得到日本元祿三年(二八九)刊《游仙窟鈔》,并在北京大學講課時介紹了這一作品。一九二九年二月由北新書局出版的川島(章廷謙)校點本《游仙窟》即以魯迅所藏《游仙窟鈔》為底本。今有李時人詹緒左校注《游仙窟》,中華書局2010年版。
    國學 發表于 2011-10-9 20:45:33
    31、《紀聞》
    4 I& C6 T: H' g& W  唐初傳奇小說集。牛肅撰。牛肅,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人,約生于武后時,卒于代宗朝,做過岳州刺史。事跡不詳。據本書中“牛肅女”、“晉陽妾”等條記載,牛肅舅舅曾為晉陽尉,其女名應貞,適弘農楊唐源。從此書所載的內容和時間來看,可推之《紀聞》的寫作與結集